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作为一个历史短暂的移民国家,美国人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神话。《星战》就是卢卡斯为他们缔造的“现代神话”。

爱玩网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虽然我在基督教卫理公会派的影响下长大,但一切精神信仰对我都有影响……那个时候,在我家乡加利福尼亚的马林郡这边,好像人人都成了佛教徒……”

——乔治·卢卡斯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所言的“那个时候”,指的是他从少年到青年的60-70年代,正是嬉皮运动席卷美国的时期——二战之后,美国经济发展迅速,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然而科技和社会的剧烈变革带来了传统信仰的瓦解,年轻一代在对旧道德体系嗤之以鼻的同时,不断寻找着新的精神寄托。一种自发的、叛逆性的生活方式在他们中出现:留长发、穿反传统的服装、听摇滚、吸食迷幻剂、组成公社、集体沉溺于迥异于传统西方价值观的东方神秘主义宗教中。

当时卢卡斯生活的加州旧金山一带,美国西海岸南部,正是嬉皮运动的发源地和大本营。来自遥远异国他乡的哲学和禅理,道教、佛教、侠士、武士道等等,伴随着日本武士电影和中国功夫片的热潮,涌入了他的生活。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这一切都可以在《星球大战》中找到明显的印记——达斯·维达那酷似日本武士铠甲的头盔,绝地武士的交襟长袍,那布女王带有鲜明东方风情的华丽裙服和奇特面妆,飞船仪表盘上的象形文字,片中人物亚洲化的名字,如莎克·提、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奎刚·金等等(欧比旺最初还打算由日本演员三船敏郎扮演),光剑武学的各种招式名称(比如砍手称为cho-sun);甚至连“绝地”(Jedi)一词,都来自日语的“时代剧”(jidaigeki)。当然,也包括片中最重要的概念——原力。

日本武士版的达斯·维达
日本武士版的达斯·维达

欧比旺解释原力(the force)为:“所有生物创造的一个能量场,包围并渗透着我们,是把星系聚集在一起的力量。”掌握原力奥秘的人,绝地和西斯,不仅可以在战斗中发挥超乎常人的能力,还可以通过对整个“能量场”的探索而预知未来,乃至利用这种生物能量,延长自己的生命。极少数西斯据传竟然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原力”这一概念的来源,除了现代物理学中的基本力、统一场论等,无疑还夹杂了很多东方宗教概念,如“气场”、“道”和佛教的“缘”、“因果”等等。而光明原力和黑暗原力的对立与统一,则无疑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阴阳”两仪理论。

在已成形的两个“三部曲”中,光明原力和黑暗原力无时无刻不交织在一起,影响剧中人物的命运。前传中,光明看似占据了主导,而黑暗原力其实在隐秘的角落里潜伏壮大,逐步导致阿纳金·天行者的堕落和共和国的崩解。在星战正传里,西斯帝国如日中天,绝地武士濒临灭绝,可是少年卢克·天行者对原力的不断探求,最终令堕入黑暗面的父亲阿纳金幡然醒悟,回归光明。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尽管影片主基调依然没有脱出传统美国西部片正邪分明、善恶对抗的老套路,但卢卡斯巧妙地利用亚洲文化的独特性,和这种文化相对于欧美观众而言的距离感和陌生感,塑造出绝地和西斯这样强大、神秘的世外高人,同时在服装、语言、场景上大量运用东方元素,进一步烘托“太空歌剧”那神话般如梦似幻的氛围。这一点从故事最初也最著名的旁白“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就可以看出来。

绝地武士在故事中被描述成具有深厚道德底蕴、探寻灵性道路的修行者,他们独身、禁欲、不留私产的生活方式令人联想到僧侣。严格遵循的一师一徒的武艺传承方式酷似中国武侠,崇尚白刃格斗、并以“亲手铸剑”来象征心智的成熟和技艺的炉火纯青,则很明显受到武士道的影响。正传中的两人决斗场景,其“对峙——出击——防反”的方式很容易令人想起日本剑道的格斗(混合了西方传统击剑)。

《星球大战·新希望》中欧比旺对战达斯·维达
《星球大战·新希望》中欧比旺对战达斯·维达

影片中几个主要的绝地武士,如尤达,被不遗余力地塑造成充满智慧的禅宗大师形象:年迈而不起眼的外表、常常打坐的姿态、永远使用倒装句和说话似是而非的语言特色,完全是一个外星的少林老和尚。卢克在片中追随高人求道、修行,并最终成长为一代宗师的故事,处处可以找到经典中国武侠片的影子。

在前传中,东方元素的运用,在服装和场景上更加明显(如那布女王的礼服,如刚艮人的雨林场景),其武打桥段也“顺应时代”地加入了更多花哨的功夫元素,如居合、空手道、截拳道,一改正传中拉锯战式的击剑手法,增加大幅度的跑动、转体、腿法、空翻,制造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激战场面。连兵器种类也从单一的光剑,演化出达斯魔的双头剑杖、文翠丝和杜库伯爵的弯柄光剑、以及最近的凯洛·伦的十字剑等等。

欧比旺的起手架势就是一个剑诀
欧比旺的起手架势就是一个剑诀

再细心一点我们可以发现,卢卡斯利用美国人对东方文化的陌生和憧憬拉开距离,但同时也不忘记用“回归欧美”的方式来收买观众的情绪。比如说,娜塔莉·波特曼扮演的那布女王在前传第一部中,大部分时间穿着带有蒙古和日本特点的华丽长袍,画着类似日本古坟时代巫女的夸张妆容,凌厉而带有震慑性,望之顿生敬畏之感。但在后两部电影中,她和男主角逐渐相爱时,服饰和发型便更加接近欧洲文艺复兴时代,显得可亲可爱,不复当初高高在上的感觉。

那布女王1
那布女王

阿米达拉参议员
阿米达拉参议员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在剧情上,前传主要通过阿纳金逐步黑化的主要原因——执念,来体现类似佛教因果循环说的宿命论色彩:执念导致恐惧,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导致仇恨,仇恨令他滑入黑暗的深渊。结合正传中父子对峙,达斯·维达最终幡然悔悟弃暗投明,完成了预言中“要为原力带来平衡”的使命,使得拍摄时间相差20多年的两个三部曲真正成为一个整体。

对东方元素、异国风情的利用,并非卢卡斯的首创。但星战的真正高明之处,除了灵活不着痕迹的手法,还有它在这方面刻意的模糊解读——“原力”贯穿故事始终,是一切事物发生和消解的终极答案,然而却永远似有若无,很多剧中人对它都有不尽相同的阐述——欧比旺认为它是气场,奎刚认为它是生命动能,尤达则说它是世界本身。卢卡斯真正希望的,是为“原力”和星战电影勾画一个泛宗教的轮廓,其内涵足够广阔,不对人们的想象力做任何束缚,能够让任何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的观众都在其中找到共鸣。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在星战诞生的70年代末期,风行了20多年的嬉皮运动已经衰落。嬉皮士们极端的散漫、随意和个人化,以及吸毒、滥交等负面行为导致社会上普遍的不满和反对。加上经济形式的恶化,使这一本来就没有严密组织的群体不得不抛弃虚幻的理想追求,将精力集中到更加现实的问题上。

然而信仰缺失、精神空虚的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曾一度支撑美国人的“牛仔精神”并没有因嬉皮运动的瓦解而重新得到接受。在艺术领域,摇滚乐向朋克、新浪潮、重金属方向发展,嬉皮文化被更加颓废的歌特文化逐步取代,诗歌和小说的后超现实主义流行一时。而电影界自老式美国牛仔精神的代表——西部片全面没落之后,还没有出现后起之秀。卢卡斯和他的《星球大战》恰好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填补了空白。用导演自己的话说,这是献给年轻人的现代神话,“这种神话可以用来传递价值观,并给他们带来一种活跃的、灵性的、充满幻想和好奇的生活。”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这也就是为何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诞生时,影评人一时迷惘不已,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种影片,因为它的确前无古人。在星战中,人们可以发现许多老好莱坞科幻电影的痕迹(如三十年代的《飞侠哥顿》),充满动感的星际激战片段受到4、50年代空战片的影响(如《晴空血战史》)。电影的某些部分可以拿来和正统宇宙科幻片(如《太空漫游2001》)比较,但其人物和故事又大相径庭,比如韩索罗船长明显地带有传统西部片主角的个性特点。

卢卡斯致力于缔造“现代神话”的做法,对美国人来说至关重要——作为一个历史短暂的移民国家,他们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神话。而神话是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尽管现代人已经不再需要它来了解人和自然,但神话的传承依旧是一个民族精神凝聚力的来源。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星战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成功地承上启下,接过了西部片中“昭昭天命、进取开拓”的美利坚牛仔精神的接力棒,将舞台从蛮荒的美洲大陆搬到无垠广袤的太空,又把东西方文化巧妙糅合,带来耳目一新的观感,彻底为观众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这也正是它在影史上获得里程碑式地位,并将永远在美国人的精神生活中占据一角的根本原因。

作者/艾守义 编辑/冬夜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神话缔造者:为什么星球大战中有如此多的东方元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艾守义 星战7 星球大战
48小时评论排行
  1. Steam发力"反色情",《巫师3》会下架吗? 802
  2. 悲报:星际争霸2首位游戏播报员因癌症去世 年仅33岁 497
  3. 喜加一不玩是病得治?Steam新活动鼓励玩家登陆已买游戏 310
  4. 爱玩游戏早报:《底特律:成为人类》发售 媒体基本好评 128
  5. 八师傅又“复出”了 EHOME战队宣布xiao8担任教练 122
相关文章

作者艾守义

网易专栏作者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