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守望者联盟: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欧尼钟表匠

2016-03-17 11:42:30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栏目由守望电台Levin撰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前言:“守望者联盟栏目将在开年推出一项名为“奇技时代”的特别企划。十一张地图,十一段故事,我希望通过一些小人物来呈现出守望先锋时代的社会面貌。故事或许悲剧,或许荒诞,或许结局圆满,这些元素不管是在游戏中还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都真实存在。奇技二字,代表着那个充满了人工智能,超级英雄,超现代化城市,科技飞速发展的守望先锋世界,所有的一切,足以让人啧啧称奇,心驰神往。

第二段故事发生在俄罗斯,俄罗斯人一直被称为“战斗种族”,骨子里有一种天生的傲气以及不拘小节。在智能危机爆发之时,俄罗斯并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寻求联合援助,而是靠着本国的发达的重工业,生产出了一大批重火力武器和“巨型可驾驶机体”,来对抗侵入国家的机械洪流。在智能危机结束之后,俄罗斯民众更加拥护本国政府,并且对其他国家以及联合国产生了微妙的疏远情绪。守望先锋中的沃斯卡娅工业区曾经在战乱时期扛起了为前线提供武器支援的重任,同时也见证了和平年代俄罗斯智能机械技术的革新。这种大型工业区分布在在俄罗斯广袤的疆土之上,与卫国部队一起守护着北境。

守望者联盟: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欧尼钟表匠

“我恨这些家伙!”

格特马洛夫的大嗓门吓了我一跳。此刻,我正望着此刻正在列队走过工业园的“欧尼”(人工智能的统称)发愣:这些新型号的欧尼,身材比之前更加匀称,手臂关节处还加装了新的微型动力源,更重要的是研发部门更新了最强的反入侵系统,声称这些机器人可以一心一意在厂区为人类服务。格特马洛夫看我没有回应他,索性放下手中的工具,对着欧尼们挥了两下拳头,仿佛要隔空将这些机器人都打倒在地。

“机器终究还是机器,之前这群铁皮杂种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玩意儿了,没想到战争刚一结束,这东西又开始在工业区晃来晃去。”格特马洛夫说完自顾自地摇了摇头,然后拿起工具继续手上的活儿。“我是不会收铁皮杂种做学徒的……死都不会。”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着。

机械钟表,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过时。原子动力的快速发展使得可穿戴智能设备迅速普及,新型的欧尼手表也有虚拟现实立体投影的功能,只要轻触按钮,就可以通过网络和同步投影将自己周围转变为虚拟空间,并且这个空间的大小可以自主调节——年轻人都喜欢这个——原子能提供强大的续航能力也让传统的机械手表相形见拙。

就在机械钟表逐渐式微将要推出历史舞台的时候,智能危机爆发,俄罗斯决定生产出大量的巨型可驾驶机体来对抗机器人,战乱时期民众对于智能设备避之不及,政府也下令禁止个人携带欧尼手表,以防止人工智能以此作为媒介,入侵到城市以及军队内部;另一方面,沃斯卡娅工业区有着严格的保密协议,一切可以记录影像的穿戴设备,在这里的员工都不可以使用。人们终究还是需要一个计算时间的工具,包括工业区也需要大量的钟表来用以人员调配,机械钟表自然而然地再次流行了起来。

战争来了又去,使用机械钟表的习惯却在工业区内保留了下来。我所工作的部门就是负责整个工业区内机械钟表的检修,在我盯着广场上的欧尼们发呆之前,我刚刚修理好装配部门送来的故障钟表。

“我觉得还好”。我摘下带在左眼的放大镜,手指在桌子上面咚咚咚地敲来敲去,像是在弹一架不存在的钢琴,修理钟表这份工作要求手指必须保持想当的灵活度。“我倒是希望咱们小组可以来一个,这样咱俩就能在工作的时候抽空喝上一杯了。”

“得了吧,这些铁皮杂种会在你喝酒的时候往你头上蹦枪子儿。”

守望者联盟: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欧尼钟表匠

格特马洛夫的老家在伊尔库茨克,也是当年智能危机爆发之时灾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当维和军队到达那里时,机器人大军几乎已经将整个地区夷为平地。可怜的格特马洛夫在逃亡的时候失去了老婆和孩子,通过征兵加入了维和自卫部队,到现在他的右手臂上还有一条伤疤,像是纹身一样包裹在小臂上。所以,他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面蛰伏的猎豹,智能机器人就是羚羊,恰好在肚子饿的时候看到,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咬死。他习惯性称呼欧尼为“铁皮杂种”,甚至当机器人在厂区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总是扭过头盯着机器人的背影,十分不忿地发出一声“呸”。

所以,当我和格特马洛夫面前站着一个最新型号的欧尼实验品,并且被告知要教会这个机器人修理钟表是,我整个人像是被人在午夜十二点的西伯利亚当头浇下一桶冰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有眼球还在滴溜溜地转悠。我双手无力地垂着,双腿站的笔直,嘴巴微张谨慎地看着格特马洛夫,他的情况和我恰恰相反——像是刚刚吃过烤辣牛肉然后被人灌了一整瓶伏特加,脸涨的通红,眼球向外凸起着,拳头紧紧攥着,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呜呜声(我确定他不是在哭)。这个欧尼看了我们一分钟之后,伸出右手想和我们一一握手:“你们好,我是FT98,新来的钟表学徒。”

“咳咳……额……”我努力咽下一口吐沫,清了清喉咙。“哦,好的,好的……那个……我叫埃里克斯……这个……这个是我的同事……格……格特马洛夫。”

我说这话的时候,包括上前握手的时候,根本没有将目光放在机器人身上,而是紧紧地盯着格特马洛夫,生怕他会突然抄起墙上的消防斧将FT98劈成两瓣,或者是顺带把我也劈成两瓣。

“哼!”格特马洛夫终于有了一个简洁的回复。

我拍了拍手,活跃一下快要凝结成冰块的气氛,然后手不停地搓来搓去。当然,尴尬的人只有我自己,FT98是机器人,情绪感知几乎为零,哪怕你不和他握手,他的程序只会记录为个人习惯,而不是不友好。至于格特马洛夫,他的冲天怒火快要把房子都烧穿了。

FT98到隔壁房间进行充电,当然是我将它支走的——

“你该充电了。”

“哦,可是我的电量显示还有百分之七十。”

“不不不,你该充电了。”

“是因为修理钟表特别消耗电量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

——当活动门关上之后,格特马洛夫指着隔壁房间,也就是FT98充电的房间开始咆哮,那分贝就像是我奶奶看到煮饭的锅里跳进了一直鼹鼠。

“杂种!混蛋!他们怎么能够把铁皮杂种带到我的工作房间!”

“……”

“这些杂种就是来抢我的饭碗的!一个两个,把我家都搞没了,现在又来抢我的饭碗!”

“……我们俩都是沃斯卡娅的终身制员工。”

……

就这样,格特马洛夫咆哮了近十分钟,我也顶着随时会耳聋的危险苦苦解释了十分钟。终于他累了,颓然坐在椅子上,眼皮向下耷拉着,喘着粗气。

“埃里克斯,这件事由你来负责,刚才是你上去握手的,我可没动。”

守望者联盟: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欧尼钟表匠

我送了一口气,飞快地将一些必备工具装到提箱里。“那么,下午我先带这个机器人去楼下实验室参观,你留在这里继续工作。”拍了拍格特马洛夫的肩膀,我赶紧去找FT98了,活动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看到格特马洛夫狠狠地砸了一下工作台。

“所以,所有的钟表修理相关程序已经拷贝到你的记忆器里了是吗?”

我在实验室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电脑上一根线连接着FT98,显示屏准确地显示出他的记忆器中至少被预装了一半的钟表修理软件解析程序。

“对,但是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可驾驶机体上面也要配置备用机械钟表,明明有更加先进的操纵系统可以使用。”FT98像我摊了摊手,意思就是它自己本身就是新时达科技产物的结晶。

我抬起手腕,一只机械手表正在稳步运作。突然,我面前的FT98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两只机械手臂也不听使唤地挥舞着。

“停!”我微微一笑。“这就是为什么要使用机械钟表的原因。”

沃斯卡娅所生产的所有产品,小到螺丝大到可驾驶机体,都是使用的防磁材料。当然,这些欧尼是例外。刚才我操控实验室内的磁场进行反转,使得FT98的内部运行发生了混乱,而我的手表指针依旧是一秒一秒平稳运行,不会有丝毫的差池。而且大型可驾驶机体上面都带有乱磁场装置,也正是凭借这一伟大的创造,才将俄罗斯地区的智能危机消除。至于为什么这一方法只能在俄罗斯地区使用,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的气候以及高纬度,乱磁场的作用效果会更加明显。

我没有向FT98解释为什么它刚才会不停抽搐,也永远不会告诉他关于乱磁场的秘密。它只是一个来负责帮助修理的机械学徒。话说回来,就算它知道了,也不可能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一旦他尝试这样做,它体内的自毁程序就会启动,然后将它变为一堆废铁。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格特马洛夫和FT98的关系没有丝毫的缓和,他从来不和FT98对话,只是埋头在工作室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但是我发现FT98对于工作的帮助很大,例如手表上面的小部件我需要带上放大镜才能看清楚,FT98只需要通过自己眼睛里的高倍摄像头就可以将错误的地方扫描的一清二楚,并且放大投影到我对面的墙壁上;例如他的手臂可以用作大型钟表的位置固定,并且可以准确测量出零部件的安装位置。FT98帮助我修理钟表时,格特马洛夫也会偶尔的看上几眼,然后一副所有所思的样子。只有在FT98不在工作室的时候,他才会主动过来和我谈论一些事情,或是喝上几杯酒,然后醉醺醺地和我聊天。

“埃里克斯,这个机器人(铁皮杂种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什么时才会离开我们的工作室?”

“我倒是希望它可以留下来,兄弟,你看它帮了我不少的忙。”

“下周我们要去南边的厂区去维修那些大家伙,我可不想带着这玩意儿到处在外边晃悠。”

格特马洛夫说的是维修可驾驶机体的事情。工业区最近要出场一批新的巨型机体,需要我和他去做最后的调试工作,包括钟表的校对以及自恢复。

“那就不带FT98了,就咱们两个人去。”我不想扫格特马洛夫的兴,喝下最后的酒,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今天就喝到这里,继续工作吧。”

守望者联盟: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欧尼钟表匠

事后回想起来,爆炸应该是在我把杯子放下的一瞬间发生的。我先是看到火焰从被炸开的活动门咆哮着窜了出来,而后一股热浪将我和格特马洛夫掀翻在地。我的脑袋重重的撞在地上,眼睛被烟熏地睁不开,双手胡乱地在地上扒着,寻找身边的格特马洛夫。然后我听见他在我耳边咆哮:“你看!我说过!我就说过!这肯定是铁皮杂种要把工作室给炸了!”

我的眼睛一眨一眨,只能看到零星的图像在我眼前飘动,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成为了缺乏电力的机器人,我摇了摇脑袋,因为我耳朵里一直在嗡嗡嗡地响。先是看到FT98从火中飞奔过来把格特马洛夫给抱了出去,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格特马洛夫还是在咆哮:“杂种!别碰我!哎呦!我的腿折了!”

我定了定神,看到FT98又跑进来,伸手把我一把拽了起来。我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机器人的怀里,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从医院中醒来已经是一周之后了,FT98一直留在病房照顾我和格特马洛夫。警方的调查报告显示更像是黑色幽默一般击溃了格特马洛夫的心理防线——爆炸当然不是FT98造成的,当然,也并非意外事件。

沃斯卡娅工业前些日子刚刚对各个生产项目进行公开招标,机械钟表这个部门一直由特尔乌公司负责,而且工作室还有各种专利,所以这次招标是十拿九稳。但是几大竞争对手确动了歪脑筋,利用亡命徒进入沃斯卡娅企图盗取工作室的机密,在未得逞之前就被发现,狗急跳墙引爆了整个实验室。

这件事情后,FT98成为了工作室的正式员工,格特马洛夫也对这些人工智能有了新的看法,虽然还是不愿意和FT98进行太多的交流,但是起码算是接纳了这位新伙伴。

“你现在还在提防着机器人吗?”

在我和格特马洛夫完全康复之后,我问了他这个问题。

然而他没有回答,又是一声咆哮。

“FT98,过来把这个钟表固定住!”

夜叶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Levin 责任编辑:叶星辰_NG27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