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我是品游师,一个喜欢写作文的游戏玩家。闲来无事,围绕ACG聊聊历史地理,人文艺术,小聊怡情,谨期以文觅知音。

朝花夕拾

Game Chat

朝花夕拾: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1959年3月21日,植松伸夫出生。

爱玩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朝花夕拾:JRPG音乐教父 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1959年的3月21日,植松伸夫出生。植松先生称得上是日本、乃至世界游戏音乐界的泰山北斗,地位完全不亚于动漫音乐界的久石让和电影音乐界的坂本龙一。为什么他的名声这么大?首先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今天大家是用笔,用键盘谱在曲子,我认为这样是很难超越植松先生的,因为他用的是心,而且是心无旁骛的全身心,这种专注精神能激发出昂扬的生命力和无限想象力,注入到音符里面,就能变成直抵人心最柔软处的那种旋律。

其次因为FF这个系列最初的定位就是RPG,但跟传统的还不太一样,传统RPG和之前那些ACT注重的是游戏性,但FF是属于那种极富戏剧性色彩的作品,强调的是人物在成长时内心的变化过程,喜怒哀乐被代入到游戏里面,配合这些情感需要,音乐变得有人味儿,游戏也被拉升到艺术的高度,这在当时FC时代是破天荒的。

朝花夕拾:JRPG音乐教父 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同时他在创作时还喜欢不断尝试各种风格,尤其是融入交响乐这种演奏方式,国外有个指挥家特意还组了个交响乐团,就为了专门编演植松的曲子,满世界巡回搞演出,演了100多场。游戏音乐从嘈杂的街市和孤立的客厅首次被搬上交响乐的舞台,就像天野喜孝,天野喜孝把游戏原画提升到美术画展的高度,让全世界都感受到游戏的由俗变雅,这些大师功不可没。

植松先生曾经谱写的那些金曲,《時の放浪者》、《Eyes on me》、《素敵だね》等,搁到今天仍旧不过时,这些曲子就像一朵朵永不凋零的花,成为玩家记忆中的永恒经典。

包括那首神奇的《水晶序曲》,这首曲子在FF1上听其实非常单调,但有意思的是它能随便改,古典的、摇滚的、交响乐的,怎么来怎么行,换句话说就是“万金油”。我读书时就买过一套动漫时代出的FF的CD集,叫《最终幻想调律篇》,囊括了从FF1到FF10的全部音乐,很多曲子都重新润色,《水晶序曲》竟然有和声演唱了,哇!听得我浑身激灵,感动不已。据说植松先生当年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谱完了这篇序曲,跟他前面那些精雕细琢比起来,可以说是最不用心的一首,但一直沿用至今,被演绎成各种各样的风格,反倒成了植松先生音乐的最大一面旗帜。FF在不断进化,这首曲子也没落下,跟着FF的步伐与时俱进。

朝花夕拾:JRPG音乐教父 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前面我提到FF最初的戏剧性定位,从1代到10代,这10代其实一直是在沿着戏剧性这个坡度往上爬,直到FF10登顶。植松先生的音乐赋予了这些戏剧性剧本极强的代入感,你在生活中听到的全世界那些鸟鸣声、海浪声、牛羊吃草声、风吹树叶的飒飒声,这些都不是音乐,用音乐表达紧张和快乐很容易,但要去表现“那座山”、“那棵树”就非常难。像《GAIA》这首曲子,其实就是大地在歌唱,《悠久之风》和《边境之村达利》,你稍微一听,立马就能看到这些花草树木,乡村牧场就在你身边,听得到它们在歌唱,植松先生的这些插曲水准丝毫不亚于任何一首主题曲,因为这是他用昂扬的生命力谱写出来的万物之灵的咏叹调。

《扎那鲁冈多的夕阳》也是难得的好曲子,可能不光是我,很多人打开游戏时都要在开场CG那里停一停,就为了重温下那份静谧的美好。这首曲子是钢琴曲,我不懂钢琴,但总感觉好多好听的钢琴曲,根本没法编成歌让人来唱,像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还有《卡农》,包括班得瑞、查理德·克莱德曼和石进的那些经典,整首曲子浑然一体干净极了,但人声一加进来就完了。我曾经听过一首叫《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的钢琴曲,当时就有人填词来唱,结果人声和曲子完全呈上下两条平行线,人声拼命去压曲子,始终融不到一块,然后我又把曲子拿出来听,发现还是光曲子更好听。我不敢想象植松先生这首曲子让人来唱会是怎么样,肯定惨不忍睹。

朝花夕拾:JRPG音乐教父 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植松先生的曲子完美的诠释了“幻想”这个词,和FF的整个世界观相得益彰,这个系列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植松先生的音乐要记一头功,是他让全世界聆听到那遥远世界的天籁。植松先生本人还来过上海开音乐会,我有个广州朋友当时特意请假飞过去,就为了一睹大师风采。

他跟我讲当时现场很有意思,植松先生带来很多新曲,包括把很多以前的曲子重新编排,用摇滚形式演奏出来。结果台上激情澎湃,台下却静悄悄一片,所有人就坐在那,呆呆地瞅台上望着。现场摇滚是典型的互动派对,要的就是让你high,组织人浪也好,站着摇摆起舞也好,不管什么方式,起码得high起来,但没有,甚至在演奏舒缓曲目时,连荧光棒都没几根,朋友说他搞不懂这是为什么,我也搞不懂。不知道植松先生来广深,南方观众会是什么反应,反正久石让的音乐会我是听够了,因为他跟星海音乐厅有合作,他老人家就经常跑广州来演出,大家还是很热情的,真心希望植松先生以后也能照顾下南方观众。

最后讲两件小事。我个人对FF系列有很深的感情,我刚学上网时,逛的第一个论坛就是天幻网,在这之前我还加过一个叫“最终幻想联盟”的网上组织,其实就是一帮喜欢FF的网友聚在QQ聊天室里瞎侃,当时为了好判断你是不是盟友,盟主要求大家全部以“FF-”开头命名网名。其中有个哥们的名字特经典,就叫“FF-看着我”,《Eyes on me》翻译过来就叫“看着我”,这哥们每次一进来就往那儿一挂,也不说话,大家都看着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这哥们的名字我印象极深,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朝花夕拾:JRPG音乐教父 植松伸夫的幻想之音

另外还有俩盟友的名字,一个叫“FF-生命の旋律”,另一个叫“FF-素敵”,后面这位是个妹纸,我还见过真人,那时流行网友见面,因为我是日文盲,而且也从来没见过这个词儿,刚一碰面,我就问她“素敵”是什么意思,之前还一直以为是“宿”字儿写错了,后来她才跟我说这是“绝美”的意思。

等到那天下午,我们又一起坐公交车去看漫展,她说她很喜欢《素敵だね》这首歌,她自己还会唱,我说太棒了,那就来段儿呗?她说那行,来段就来段呗。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因为没座位,她就抓着竖栏杆站在那,用日文完整地清唱了《素敵だね》这首歌。对于中国人来讲,这首歌比《Eyes on me》要难唱得多,因为《Eyes on me》是英文歌,日本人不会卷舌,都是大平舌,所以只能请王菲。我们唱日文歌也很难,你要有一定的日语功底才能唱出那种味儿,否则就跟数五十音图一样,难听得要死。当时是2001年,刚好是FF10日版发售那年,这妹纸在没有任何伴奏和声下,就用流利的日文清唱,简直好听极了,最后好多乘客一起鼓掌,那场面至今记忆犹新,今天应该很难会再出现这样的场面,今天大家都很忙,完全看不见对方。

悠久の風 (来源:网易)

文/品游师(微 信 公 号:gamewhy2015,一个喜欢写作文的游戏玩家)

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你可能感兴趣:
朝花夕拾 植松伸夫
48小时评论排行
  1. LPL夏季赛:Mystic五杀达成!WE 2:0轻取OMG 364
  2. 别叫我恺撒!游戏中的罗马名字原来是错的 315
  3. 每周DOTA2:DCBOY缺席TI7 中国战队”击败“签证官 252
  4. 洪兴帮的逆袭 CS:GO特锦赛Gambit挺入决赛 127
  5. 主场遭淘汰!VP0-2不敌Immortals无缘决赛 101
相关文章

作者品游师

机友协会吹水部部长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