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谈日本巫女文化

在日本这个神明信仰依旧很强的国度里,巫女这份职业最起码还是能得到社会的尊重。不少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都会将前往神社担任巫女作为自己踏入社会的第一站。

  本文为爱玩网百万征稿活动投稿,作者miku2005,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谈日本巫女文化

在很多人心中,日本巫女(みこ,罗马音miko)身上多多少少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她们年轻靓丽,正处在人生最美的年华,供职于祭祀先祖的神社里,主要负责参拜作法以及日常的打扫整理等工作。她们性格温和、优雅从容,对待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言行举止中无不透露出有着“大和抚子”之称的日本传统女性之美,可谓是日本宗教文化之中的一道靓丽风景。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20)
“护士、空姐、巫女:男人的三大幻(妄)想”——《银魂》

相信很多80、90后的朋友,对日本巫女的印象多数都来源于动画或者游戏吧?例如在和风恐怖游戏——《零》系列里,巫女作为游戏着力描绘的淳朴民俗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重要角色,给每一位体验过本作的玩家都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笔者将透过《零》系列所刻画的巫女,来谈谈这个在日本历史上含蓄、阴柔而又充满传奇色彩的神秘职业。

首先,让我们从日本巫女的起源说起。

日本巫女的起源

在如今日本石川县白山市的白山比咩神社里,供奉着被认为是日本巫女之起源的女神——菊理媛命。根据日本历史上第一部敕传编年体史书——《日本书纪》的记载,上古时期,创世神伊邪纳岐(也译作伊奘诺尊)因难以抑制思念之情,只身前往黄泉寻找自己因难产而死的妻子伊邪那美(也译作伊奘冉尊),(ps:此处的难产绝非现代医学概念上的“难产”,具体是什么,太羞耻原谅笔者说不出口……)结果好奇心作怪不慎目睹了妻子丑恶不堪的姿态,当即吓得扭头就逃,伊邪那美大怒,亲自带领众神鬼追杀曾经跟自己无比恩爱甜蜜,并用神圣的“交合”仪式创造大地的夫君。当伊邪纳岐逃到黄泉边界后,他抱起一块千斤巨石堵住了黄泉与人世的交界,并发誓和追上来的昔日妻子恩断义绝!后来,伊邪纳岐颇有悔意,又前往黄泉想和妻子重续前缘,结果只遇到了负责为伊邪那美传话的黄泉守护神——菊理姬,她告诉伊邪纳岐:“(伊邪那美)有言矣,曰:‘吾与汝已生国矣,奈何更求生乎?吾则当留此国,不可共去’。”伊邪纳岐也只能无奈地“闻而善之,乃散去矣”。

白山比咩神社
白山比咩神社

这便是在日本史料中唯一能找到的关于菊理媛命的记载。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书纪》虽然是官方组织编撰的史书,但记录的历史事件还是以民间口传的居多。那么巫女在日本究竟起源于何时呢?比较普遍的说法为自蛮荒时代起,当人类有了祭祀神明的活动时,巫女便已存在,其职责是在神道的法事中作为使者向人类传达神的旨意。根据日本民俗学家中山太郎所著的《日本巫女史》介绍,巫女是紧随着咒术与宗教的发展而诞生,且“古代女性几乎皆过着巫女之生活”,时间长了便自然而然形成了某种表达对神明之信仰的存在。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
日本巫女服

需要指明的是,日本巫女和中国巫女绝非同源。根据《周礼》、《国语》等文献的记载,早在炎黄时期,中国就已出现了职责为“掌岁时祓除、衅浴。旱暵则舞雩。若王后吊,则与祝前。凡邦之大灾,歌哭而请”的官职,大意就是求雨、为江山社稷祈福之类,任职的女性叫做“巫”,男性则叫“觋”。后来到战国百家争鸣时代,巫觋的地位不断衰落,秦朝之后便完全退出了政治舞台。而在《日本书纪》的记载中,日本接受中国文化影响是以公元513年《易经》传入日本为标志,在那时中国的巫觋制度早已废除了几百年。

隐忍、温柔、红颜薄命:《零》系列中的巫女

简要介绍了日本巫女的起源后,让我们先回到游戏中,看看《零》系列所刻画的巫女形象吧。相信接触过这游戏的朋友,都知道“仪式”在此系列中的地位吧?《零》系列中的仪式,既有现实中仪式活动的严谨和象征性、周期性的特点,也有着自身独具的血腥、残忍、充满宿命论的一面;同时也是每一作故事的起源和结局的铺垫:以类似“车裂”的手法撕裂祭品的“绳裂”、亲手杀死至亲之人的“红贄祭”、以肉体承担他人之悲痛的“刺魂”、以丧失记忆为代价寄托对死者哀思的“归来迎”、在孤独中一点点融化,完成镇守夜泉之职的“大柱”......仪式的存在,既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恐怖、血腥,却也格外凄美动人的故事,也让游戏本身酝酿了淳朴而浓厚的民俗文化气息。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9)
《零》系列中的巫女

正如现实里为祭祀神明而举办的各种神道法事一般,《零》系列中的仪式,也表达出了人们对神鬼、黄泉的敬畏与恐惧之情:几乎所有的仪式,目的都是为了封印现世与隐世交界的“黄泉之门”,阻止已死之人回到人间。而游戏中的巫女,则在各类仪式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除了“绳裂”和“红贄祭”是由男性神官主持外,在“刺魂”、“归来迎”以及镇守夜泉的仪式里,巫女都是仪式的筹办者和流程的执行者;甚至于某些人格、精神方面有着非常突出的个人魅力的巫女,最终都被选为献祭给神鬼、以求保佑一方平安的牺牲品:“绳裂”中,四肢被绑在石台上“车裂”的是巫女;“刺魂”中,全身被死者之血刻满刺青、扔进奈落深渊的祭品是巫女;“归来迎”中,戴着“月蚀之面”起舞,在舞蹈中被死者灵魂寄宿的“容器”是巫女;日上山上,身处特制的木箱,忍受着精神上的孤独和肉体一点点融化的痛苦,镇守黑夜之泉的也是巫女......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或许,恐怕已没有哪款游戏像《零》系列这样,将日本历史上最具“圣母”形象的巫女刻画得如此鲜活动人:首先,她们隐忍、温柔,有着标准的大和抚子所特有的包容与悲天悯人的胸怀。例如久世之宫里接受“刺魂”的巫女,必须要以自己的肉体之痛来“接纳”参拜之人丧失亲人的“心痛”;日上山镇守夜泉的巫女,必须要以“看取”的能力将上山赴死之人最后的思念与情感传导至自己身上,安抚对方的灵魂,让对方再无眷恋安心告别……她们为了保佑一方平安而毫无怨言地承受着悲惨的宿命,随时准备为神明、为使命而奉献自己美丽的肉体与灵魂。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7)
全身刻满刺青后,被投入奈落深渊的巫女——久世零华

但另一方面,她们也有着自己的情感,甚至可以说,在宿命枷锁的禁锢下,她们内心深处反而比谁都更加渴望受到他人的关心呵护,而一旦有来自外界的温存感染了巫女平静而冰冷的心绪,那么原本人格与灵魂都极为强大、一直以来勉强压制着自我的她们就更容易陷入“失控”状态:冰室雾绘、黑泽纱重、久世零华、黑泽逢世......游戏里给玩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几名巫女,一方面心甘情愿地承担着牺牲自己的使命,另一方面,她们最终无一不都是因失去了亲情或爱情后,悲伤之下无法控制自身情感的强烈波动,从而导致庄严的仪式失败,并在灵魂的失控与暴走中反而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可怕的灾祸......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22)
“红贄祭”失败后,化为怨灵的黑泽纱重。

我们或许会觉得游戏中以怨灵姿态出现的她们非常恐怖,但当我们真正了解她们的身世和经历后,对其更多的还是怜惜吧?可以说,对平淡而真挚的普通人情感细腻的刻画,是《零》系列在故事叙述上的一大特色,隐忍、多情而又外柔内刚的巫女们,恰恰才是此游戏将先抑后扬的情感喷发烘托到极致、将故事情节演绎得格外凄美动人的隐藏“主角”。

巫女与女性崇拜

说完游戏中的巫女后,接下来让我们具体聊聊现实中的巫女吧。从哪开始呢?不急,先继续说说创世神伊邪纳岐。根据《日本书纪》的记载,伊邪纳岐从黄泉逃离后,感觉自身沾染了无数污秽肮脏之气,于是便前往日向国(今九州)的一条河流洗浴,“于是洗左御目时,所成神名,天照大御神”。他在清洗左眼的时候诞生了一位新的神,正是在日本文化中影响非常深远的“天照大神”(火影迷们大声告诉我:万花筒写轮眼左眼的绝招叫什么?)。一直以来,天照大神都被看作是日本神话传说中最核心的女神,直到今天还被奉为日本皇室的祖先、神道教的祖神。而在古时代的日本,天照大神则是全日本人心中的“圣母”,代表了一个延续数百年的极端狂热的女性崇拜时代。

日本浮世绘中的天照大神
日本浮世绘中的天照大神

根据《日本巫女史》的介绍,从古至今的巫女大致可分为两类:其一为“神和系之神子,古今以来约廿六种”。也就是在古代日本女性崇拜时期,作为“神”的代言人,在政治、思想、文化等方面均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巫女;其二为“口寄系之市子,亘於各地约四十三种”。即是指大化改新、中央集权不断强化、男性开始掌握话语权之后,广泛散布于市井的平民巫女。当今日本社会,第一类巫女几乎已不复存在,但在早期日本那个巫术信仰极为强烈的蛮荒年代里,她们确实长时间活跃在这个岛国的时代最前沿。在日本历史上有据可考的125位天皇之中,其中8位是女性,且除了江户时代的明正天皇、后樱町天皇而外,其余6人全部集中在公元6——8世纪,故在日本历史上这个时段又有“女帝的时代”之称。如果从文献中首位有记载的日本巫女——跟中国三国时期同一时代的邪马台女王卑弥呼算起,那么日本历史上女性崇拜、“阴盛阳衰”的现象至少延续了500年。

日本文献中记载的第一位女帝——推古天皇
日本文献中记载的第一位女帝——推古天皇

那么,日本巫女究竟是从何时起,以“神”的代言人身份活跃于社会各个领域,并受到平民百姓的虔诚敬仰呢?很遗憾,由于日本直到大化改新后才创立自己的文字,因此巫女主宰的古时代几乎已无史料可考。我们依然只能从神话传说中寻找端倪。

在《日本书纪·神代篇》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天照大神的弟弟——须佐之男(就是日本神话中手持十拳剑斩杀八岐大蛇的神)在天上胡作非为,天照大神又气又不忍心问罪于他,于是乎自己躲进了一个山洞里不愿出来,顿时天地间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众神明为了请她出来想尽办法却依然无可奈何。直到后来,舞蹈女神天钿女命裸露上身、衣袋垂于脐下三尺,骑在一个木桶上起舞,因她舞得格外妖娆美艳,引得围观的众神欢呼不止。天照大神在洞中听到外面如此热闹,好奇的探出头观看,被埋伏在一旁的天手力男神猛地拽了出来,于是天地间又重获光明。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1)
天钿女命起舞“请神”

如果把天钿女命的舞蹈视为某种“仪式”,那么这个故事可能就是最早的关于巫女通过舞蹈的仪式“请神”的记载了。直到现在,日本的不少祭祀活动中依然能看见伴随着乐器的演奏,手持道具、身穿巫女服起舞的巫女。这种舞蹈,就是我们常说的“巫女神乐”,舞蹈时使用的道具,一般包括神乐铃、扇子、笛、太鼓等等。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5)
神乐舞的道具——神乐铃

巫女起舞“请神”的行为,在《零》系列中也得到了体现:《月蚀的假面》中,胧月岛每隔十年都要举办名为“胧月神乐”的仪式,仪式的主要内容,是由一名戴着特制面具的巫女,伴随着五名同样戴着面具,手持不同乐器的少女演奏出的特殊旋律起舞。在此过程中,由于大脑受到面具特殊材料刺激,巫女会逐渐丧失关于自身的所有记忆,人格与精神将会被“清空”,达到“空身”状态。此时另一个世界的亡灵会将巫女的精神领域重新“填满”,并借助巫女的舞蹈向生者传达自己的情感与思念,与生者进行交流。

当然,“胧月神乐”和现实的巫女神乐还是有些不同,现实的巫女神乐是“请神”,请哪尊神?当然是天照大神——目的在于祈求天照大神保佑大地五谷丰登、平安吉祥;而“胧月神乐”是“请鬼”,目的在于表达、寄托生者对死者的思念。诚然,游戏制作者出于艺术创作的需要,跟现实的表现形式有所差异也很正常。

那么,古代的日本巫女,难道仅仅依靠在神道法事活动中跳跳舞、露露肉就能降服众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巫女与巫术

有趣的是,记录日本巫女最早的文献并非出自于日本,而是我国大名鼎鼎的《三国志》,而记录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前文提到的邪马台女王——卑弥呼。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3)
日本卑弥呼形象

根据《三国志·魏志·倭人传》记载:卑弥呼“年已长大,无夫婿”,且“事鬼道,能惑众”。此处的“鬼道”,就是指巫术。卑弥呼自称为天照大神的使者,能够与神灵直接接触和交流,起着沟通天上与人间的中介者作用。虽真伪无法考证,但最起码,卑弥呼确实靠“巫术”赢得了人们的追随和信仰,甚至于将巫女崇拜推向了巅峰:根据《三国志》记载,卑弥呼死后,“更立男王,国中不服,更相诛杀,当时杀千余人。复立卑弥呼宗女壹与,年十三为王,国中遂定”。可见,当时男人想称王,结果就是一场血腥的屠杀。

巫女的巫术不仅仅能蛊惑人心,某种意义上也有利于农业生产和促进社会稳定。根据《日本书纪》的记载,公元642年7月,全国遭遇大旱,宫中群臣仿效中国杀牛宰马、大办祭祀、朗经诵佛求雨,却只有零星“微雨”。最后不得不由当时刚登基不久的女帝——皇极天皇亲自上阵,史载“(皇极天皇)幸南渊河上,跪拜四方,仰天而祈,即雷大雨。遂雨五日”——女王一出马就立即求来了整整五天大雨!她用了什么“巫术”或许不得而知,反正最终的结果是,老百姓纷纷称赞她为“至德天皇!”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0)
影视剧中的皇极天皇(高岛礼子饰)

在古日本,巫术不仅仅活跃在社会顶层阶级。平安年代中期的宫廷学者藤原恒明在《新猿乐记》中提到“四御许者觋女也,占卜、神游、寄舷、口寄之上手也”。意思是巫女主要承担的社会职能有“占卜、神游、寄舷、口寄”四种。“口寄”即是灵魂附体,其巫术内容又分为生灵附体、死魂附体、神明附体三类。普通百姓的丧事办理、供养、驱邪避灾等活动,一般都是由民间的自由巫女和下层的职业巫女负责主持。可见,巫术已经渗透到了社会各个领域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而在《零》系列里,不少游戏设定同样也有巫术的影子:例如主角之一的雏咲深红从小就拥有感知灵魂的能力;例如麻生海咲和灰原朔夜容易被亡灵附身的特殊“体质”;例如日上山的巫女们的“看取”能力;当然还有系列的标志——可以探测亡灵、击退、封印怨灵的除灵射影机……只不过和现实有所不同的是,《零》系列中的“巫术”更偏向于与“鬼”作战,颇有些类似于阴阳师、道士之类专职驱鬼辟邪的职业;而现实中日本巫女的“巫术”则更多应用于在各类仪式里与“神”交流、祈祷、向世人传达“神”的旨意,并在女性崇拜时代里被统治者用作思想控制的道具。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巫女的没落

平安年代后期开始,巫女便逐渐在政坛上失势,镰仓时代之后便完全退出了政治舞台。没落的缘由,史学上一般解释为受到中国儒家思想的影响。但首先孔子本人一向主张的是“男女同尊卑”;其次试想,在一个民族中延续了成百上千年,早已根深蒂固的精神信仰,难道真的会仅仅因为外来文化的一句“男尊女卑”就彻底崩溃了吗?

其实,联系平安年代末期日本的社会格局,就不难理解巫女衰落的真正缘由了:庄园制的兴起,助长了地方武装势力的壮大,拥兵自重的庄园领主不再听命于皇室,而是为了扩张势力相互间冲突不断,战乱中男性的优势也开始逐步显现。在经历了“保元”、“平治”两场内乱后,皇室已无力控制地方武装势力,武士的社会地位水涨船高。随着镰仓幕府“征夷大将军”制度的设立,作为特权阶级的武士开启了对日本社会长达600余年的统治历程(ps:这个“征夷大将军”分量有多重呢?看过《银魂》的朋友,想想茂茂、定定、喜喜吧)。

《银魂》中的德川茂茂原型为日本江户幕府第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
《银魂》中德川茂茂原型为日本江户幕府第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

与之相对应的是,女性逐渐沦为男性的附庸,巫女彻底丧失了话语权,流落于市井中,一般只能在神社主持一些祭祀类的活动。虽然也涌现出歌舞伎的创始人——出云阿国之类杰出的巫女,但终究凤毛麟角。因此,大和抚子之殇,根本原因还是时代变迁的无奈选择。

结语

前文曾经提到过,《零》系列中的巫女往往都背负着残酷的宿命:那就是随时要做好为镇住“黄泉”牺牲自己的准备。那现实中的巫女呢?从文献来看,没有任何史籍有关于在神道的法事中,巫女必须牺牲自己、将自己的肉体或灵魂奉献给“神”,以求保佑一方平安的记载。毕竟曾经作为“神”的代言人,在日本这个神明信仰依旧很强的国度里,巫女这份职业最起码还是能得到社会的尊重。不少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都会将前往神社担任巫女作为自己踏入社会的第一站。因此,《零》中的巫女“为宿命而牺牲自己”相信也是游戏制作人为了最大限度烘托故事的悲剧气息而作出的构思吧。

大和抚子之殇:从《零》系列浅谈日本巫女 (14)
在爱情与宿命中选择了后者的黑泽逢世

曾经主宰东瀛大地的大和抚子,哪怕如今几乎只能作为一个象征性的文化符号而存在,但是,她们依然用自古传承下来的慈爱、包容以及外柔内刚的坚韧,毫无怨言地默默守护着大和民族的行为准则和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为每一位子民点亮前进的明灯。无论我们和这个民族曾经有过怎样的过去,从人格上而言,我们都应该对她们抱以足够的尊重。毕竟,就像我们自己所说的,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可悲的,是没有未来的。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爱玩也爱写 巫女 miku2005
48小时评论排行
  1. LPL夏季赛:Mystic五杀达成!WE 2:0轻取OMG 364
  2. 别叫我恺撒!游戏中的罗马名字原来是错的 315
  3. 每周DOTA2:DCBOY缺席TI7 中国战队”击败“签证官 252
  4. 洪兴帮的逆袭 CS:GO特锦赛Gambit挺入决赛 127
  5. 主场遭淘汰!VP0-2不敌Immortals无缘决赛 101
相关文章

作者miku2005

爱写游戏的休闲玩家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