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我不想知道这种真实!漫谈被妖魔化的日本忍者

忍者作为日本文化象征的一个符号,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游戏与二次元的世界里,并且不知为何形象也越来越妖魔化。

爱玩网百万稿费投稿,作者 miku2005,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源起于我国道家的奇门九字诀,最早出自东晋道教学家葛洪编撰的《抱朴子·登涉》:“抱朴子曰,入山宜知六甲密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后误传为‘在前’,并沿用至今)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传入日本后被日本佛教——真言密教的信徒视为修炼肉体与精神的“九字真言”。而这些信徒中的大多数狂热分子,都从事着曾经在日本历史上名噪一时,被视作黑暗、阴谋与杀戮之象征的神秘职业——忍者。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
日本忍者及其主要武器装备

作为日本武士道文化的一个分支,记录忍者这一职业最早的文献,出自于江户时代甲贺流名门——望月一族所编撰的《忍术秘书应义传》。据该书记载,推古女王时期,总揽朝政的圣德太子身边,有一位名叫“大伴细人”的“志能便”,这个“志能便”正是忍者的假名日文“しのび”(罗马音:shinobi)的汉字谐音。圣德太子辅政期间,这位“大伴细人”一直起着为他侦查、搜集各种机密情报的幕僚作用。圣德太子能够有“八耳皇子”的美誉,对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的小道消息了如指掌;并在苏我氏密谋的宫廷政变中全身而退,“大伴细人”的情报网功不可没。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火影忍者》中的“忍术”更类似于魔法

如今,忍者作为文化象征的一个符号,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二次元的世界里,并且形象也越来越妖魔化,甚至被提高到了类似美国超人那般拯救世界的英雄的地步。例如对忍者文化的全球推广居功至伟的民工漫《火影忍者》,作品中“忍者”这一职业就成为了年轻孩子毕生追求、奋斗的理想与目标,而流派众多、五花八门的“忍术”更是一大亮点。那么,真实的忍者是什么样的呢?现在,笔者将通过几款不同的游戏所刻画的忍者形象,来聊一聊日本历史上真实的“忍者”。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战斗篇

说起以忍者为主角名头最响的游戏,光荣脱裤魔旗下金字招牌之一的《忍者龙剑传》如果称第二,那恐怕没人敢称第一。作为追求连击爽快感的华丽派动作游戏的旗帜作品,从叉盒子360上的2代开始涅槃重生的忍龙系列,以其大开大合赏心悦目的连招、极具感官刺激和视觉震撼力的喷血断肢、结实爽快的操作手感、容错率极低的高强度快节奏对抗等优点,树立了自己“ACT之王”的地位。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3)
让玩家热血贲张的“第一动作游戏”《忍者龙剑传》

而游戏主角隼龙,与其说是一名忍者,不如说是一名身怀绝技的全能型狂战士:经常独自一人正面单挑一整支高科技装备武装到牙齿的小股特种兵,甚至是虚构的妖魔鬼怪等超自然神力;仅凭手中一把剑摧毁一架坦克、战机、一座要塞等机械化军事武器设施更是家常便饭。同时,游戏在剧情上也把他设定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般的存在。而敌方阵营中的忍者,虽不能和挂着光环的主角相比,但刀枪剑戟耍起来同样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遑多让,集团出动时各种花样百出的连携战术更是能让玩家苦不堪言。可以说也正是这些配角们令玩家“抖M潜能全开”的出色表现,才能和隼龙一起共同成就了一款品质卓越的硬核派动作游戏。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4)
忍者中的“战神”——隼龙

此外,老牌游戏大厂世嘉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制作发行的《忍》系列游戏,在玩法和各种设定上和忍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虽没有忍龙那般花哨的连招,但主打的“杀阵”系统同样华丽、爽快而极富视觉美感。担任主人公的忍者,无论是武藏、秀真,还是女忍者绯花,也都被设定为跟邪恶势力正面对抗的英雄。只不过由于年代颇久至今续作难产,此系列的知名度相比忍龙自然逊色得多。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5)
《忍》系列的性感女忍者——绯花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忍者正面作战能力如何呢?我们都知道,忍者是精于侦查、盗窃、暗杀等工作的、类似于特种部队的组织,文献中关于他们正面作战的记载少之又少,但依然有可用作参考的战例——例如发生在日本天正年间(1573年——1592年)的“天正伊贺之乱”。

根据日本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村长王……啊不对,“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麾下将领太田牛一所著的《信长公记》的记载,公元1581年,信长公为了一雪两年前儿子信雄擅自进攻伊贺,结果却被伊贺忍众K得鼻青脸肿的耻辱,亲率大军6万余人第二次攻打伊贺,并扬言要对所经之地“悉放火”。伊贺众仅以四千余人仓促应战。但由于信长吸取了信雄失败的教训,对忍者的快速袭扰战法早已准备了应对措施,结果伊贺众溃不成军,不到一个月整个伊贺大地就被信长烧成了一片焦土,老幼不留尸横遍野。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6)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根据另一本详细记录了此次动乱的文献《伊乱记》记载,最后伊贺忍仅剩三首领之一的百地丹波聚集残兵一千七百余人死守孤城柏原(今日本三重县名张市)。但就在形势一边倒的情况下,打遍全日本无敌手、向来走到哪儿都要“三光”的织田信长,居然非但未将伊贺忍斩尽杀绝,还爽快接受了宛如风中残烛般的对手提出的和解,至于原因,文献并未作出解释。但无论如何,伊贺忍众这才避免了被“魔王”断子绝孙的命运。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7)
《银魂·将军暗杀篇》刚登场便惊艳众人的女仆忍者百地乱破,她的原型正是百地丹波,不过真实的丹波是位大叔,也不会傀儡术,而是擅长使用火枪,并在伊贺之乱中战死

伊贺之乱虽以伊贺众的崩溃式惨败而告终,但首先敌人毕竟是当时凭借武力横扫全日本的织田信长,且在《信长公记》的记载中,织田信长此次攻打伊贺,不仅把自己南征北战十余年积蓄的家当全拉了出来,还勾结了和伊贺忍对立的另一大忍者流派——甲贺众。伊贺忍在己方兵力还不到“魔王”十分之一的局面下坚持抵抗了一个多月,并且最后还让口头禅为“城屠”的信长公奇迹般地接受和解,从此推测,或许忍者的正面作战能力其实并不弱。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8)
伫立在名张市的伊贺之乱400年纪念碑

根据江户时代甲贺流隐士藤林保武所著的、忍者的修习指南《万川集海》介绍,忍者自古以来一直奉行精英化全能型人才的培养路线,其训练内容和过程对受训之人的肉体和精神都有着长年累月的、平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严苛考验,并且独门忍术只能在家族内部传承而不许外泄!这就决定了优秀忍者不可能像军队那样“量产”,搞不好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的级别;《万川集海卷之二·正心篇》还提到:忍者有很多从诞生之初沿袭下来的传统,其中有一条规定,每个人在成为一名忍者之前都要发誓,只有在维护主君和集体利益的关键时刻,才可以毫无保留地使用自己学会的技艺,并且要为维护集体和主君的利益无畏死亡。因此,忍者更不可能被轻易投放到规模大拼消耗的正面战场,去和士兵、武士们短兵相接。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9)
忍者的修炼

此外,德川幕府第八代将军——德川吉宗曾经在幕府开设了中枢机密机关“御庭番”,成员主要是伊贺众的精英忍者,专门负责幕府将军、诸侯的保卫、警戒,以及侦查等工作,可以说扼守了整个幕府的“咽喉”!有“德川将军的耳与目”之称。“御庭番”一直存在了近150余年,直到19世纪德川幕府向欧美列强开城投降才撤销。因此,虽然类似隼龙那样“狂战士”般的强力忍者在文献中从未有记载,但忍者全能型作战机器的优点,在历史上确实得到过统治者的欣赏与重用。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3)
《将军暗杀篇》中大出风头的“御庭番众”并非凭空虚构

任务篇

前面探讨了忍者的正面作战实力,但光天化日之下短兵相接始终是忍者的“副业”,甚至从文献来看更是一名优秀的忍者应该极力避免的。所以,接下来就具体聊聊他们的本职工作吧。说起潜入暗杀系列游戏,相信大多数忍者迷心中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天诛》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忍者活剧”——《天诛》

作为一款老字号的纯正和风潜入类动作游戏,《天诛》系列在“暗杀”系统上的造诣可谓登峰造极:隐藏位置的选择、对目标活动轨迹的细致观察、出手时机的正确把握……暗杀成功时各种一剑封喉、颈骨碎裂、鲜血喷溅配合目标扭动的肢体在凄惨的哀嚎声中瘫软倒下的场景……极高的策略性和背后阴人的爽快与成就感,给《天诛》系列缔造了极佳的口碑。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暗杀”才是《天诛》系列的招牌

同时,游戏大幅度弱化了主角的正面对抗能力,使之不再是隼龙那样随时随地开启无双模式的狂战士,而是更加接近于真实的忍者:没有将敌人瞬间大卸八块的华丽刀法、也没有不用借助道具就能在空中滑翔的本领,更没有一剑把直升机劈成两半的功力;只有朴实无华、严肃刻板一招一式地拼杀......一般而言同时面对两个以上的敌人就能令玩家叫苦不迭,对必杀、奥义技能在操作上的高要求,也让玩家不得不在暗杀与正面对抗中作出理智选择。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天诛》系列的正面作战——朴实无华

在忍者形象的刻画方面,《天诛》毫无疑问是相当出彩的:力丸、彩女、凛三名主要角色都有着高超的技艺和自己的情感与行事风格,游戏成功地把主角的性格特点和生活经历融入充满阴谋与杀戮的战国时代背景当中,将活跃在黑暗中、背负宿命刀尖舔血的忍者们演绎得格外生动传神。只不过,或许是出于烘托剧情和情感的需要,《天诛》系列的忍者在人格上多少也有些被妖魔化、理想化的痕迹,线性闯关的游戏机制也未能较为完整地反映出忍者生活的全部。因此若要论最为接近江户时代真实的民间忍者生存方式的作品,当属跟《天诛》系列风格非常相似的《忍道》。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隐蔽、观察、伺机而动,这才是真正的忍者

和《天诛》不同,《忍道》系列故事背景设定在了一片被三位大名共同统治的藩属国——宇高多,虽然三人之间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但内心深处都无比渴望独霸这片富饶的土地,欲望的爪牙无时无刻不在瞅准时机准备将政敌一举撕碎,也让看似宁静的宇高多大地翻涌着滚滚暗流。在彼此势均力敌、都不敢公然撕破脸皮的情况下,雇佣忍者在暗中打击对方就成了实惠而高效的做法。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2)
《忍道》系列中的暗杀系统也非常出色。

主人公所在的忍村不隶属于三位大名中的任何人,而是暗中对三人不同的委托来者不拒,利用自己掩人耳目的高超本领在三人之间周旋,让他们一点点相互削弱。游戏中任务种类花样繁多,有暗杀、偷窃、绑架、运送、抢夺、救援等等——虽然在故事剧情和人物形象的刻画上不如《天诛》那么活灵活现,但游戏玩法和设定可以说最大限度地展现了江户时代真实忍者的生存状态。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7)
“暗杀”只是忍者生活的一部分,很多时候他们的工作非常复杂

根据遍访过现存忍术名家、跟随伊贺名门修习过忍术,获得“中忍”身份及“追影”忍号的忍者文化资深研究者——储信哲哉所著的《忍者》一书的介绍,从古至今的忍者大致分为很多流派,名气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当属上野的伊贺流与近江的甲贺流。其中各自又有不少以家族姓氏命名的忍术名门:例如伊贺流的服部一族,甲贺流的望月一族等等。早期的伊贺众主要盘踞在伊贺(今日本三重县伊贺市和名张市)境内自立山头,不受中央管辖,也不隶属于任何大名,而是跟所有大名都缔结了金钱契约,跟《忍道》系列的忍者类似,专干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路。伊贺忍内部根据能力和分工不同,又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三个等级,其中上忍负责统筹全局出谋划策;中忍负责任务或作战的临场指挥;下忍则是具体的执行者。伊贺之乱过后,伊贺忍众受到为德川家康打天下立下汗马功劳的服部半藏所感召,选择为德川幕府效力,后来成为“御庭番”机构的主力成员,就此当上公务员进而飞黄腾达。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6)
日本国家级历史遗迹——伊贺上野城中的伊贺忍者

甲贺众则跟伊贺众刚好相反,他们没有“上忍”,而是听命于自己的主君。根据江户时代军事学家槙岛昭武所著的《关八州古战录》的记载,甲贺忍者一开始效力于应仁之乱过后不断壮大的六角家族,且因为在河越城战役中成功击退幕府大军,并将室町幕府第九代将军——足利义尚打成重伤而受到六角家族的表彰。六角家覆灭后,甲贺众转而投靠“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并协助信长制造了伊贺之乱。德川幕府成立后,随着伊贺众的受宠,跟他们结下过梁子的甲贺众就此游离于中央政权之外,之后的岁月里再无任何亮眼的表现。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7)
坐落于京都的甲贺忍者屋敷——望月出云守

战乱年代,大名经常花钱雇佣忍者完成一些正面战场很难实现的目的:例如侦查敌方情报、偷窃机密文件、在敌后搞破坏扰乱军心、甚至于暗杀敌方要人或大名等风险极高但收效很大的任务。这些,便是人们的普遍观念里对于忍者的一些基本认知。但奇怪的是,笔者查询了很多史料和战国大名人物传记,几乎找不到任何在著名战役或者影响格局的历史事件中,忍者有过突出表现的例子。所能找到最有影响力的,大概就属《室町武将游佐氏之研究》中提到的,公元1551年,室町幕府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雇佣忍者化妆成僧侣,在若江城成功暗杀讨伐细川晴元凯旋而归的河内守——游佐长教,可惜也只是只言片语一带而过,甚至连动机都没交代清楚。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3)
《战国basara》系列中的足利义辉

除此之外,其他能找到的,就只有《万川集海》和《忍者》之中描述的忍者执行任务的方式过程,尽管描述得玄乎其玄天花乱坠,遗憾的是都没有任何事例予以佐证;另外诸如历史上很有名的武田信玄的忍者部队“乱波”,也只是将一些社会上的无业游民聚集起来,稍加训练后专门从事一些侦察谍报等工作;至于《立川文库》提到的“真田十勇士”更是小说创作的杜撰产物。按理说这样一个日本武士道文化中颇有影响力、至今都还存在并延续的符号象征,难道真的是二次元创作过度神化的产物吗?这也是本文下一部分将着重探讨的话题。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8)
“真田十勇士”中名气最大的猿飞佐助(本图人设出自《战国basara》),其实他是虚构人物

忍者的人格与社会地位

和《忍者龙剑传》把持着act游戏头牌一样,主角隼龙也早已坐实了游戏界的忍者“一哥”之位,并且被粉丝昵称为“龙哥”。在《忍龙》系列里,战场上的龙哥可谓威风八面舍我其谁,但个性上却是一位低调不张扬的硬汉:一副黑色面罩总是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对坚毅的双眸;对身边跟自己有感情羁绊的人都有些疏远,总是孤身一人前往九死一生之地,对敢于阻挡自己的人平静而冷酷地痛下杀手;无论面对怎样的险境都表现得异常沉着;对自己认定的目标超乎寻常地坚定,哪怕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20)
沉稳、冷酷而刚毅的龙哥

同时,内心深处的隼龙其实是个温柔且随遇而安的性情中人。在《刀锋边缘》里,总是以低调甚至有些冷漠的姿态示人的龙哥,却收到了单纯善良、无法说话的小萝莉康纳写在手机屏幕上的“做我爸爸吧”……所谓硬汉柔情,无论你藏得多深,总能有一双纯真无邪的眼睛把你“揭穿”。

其他几部以忍者为主角的作品中,无论是《天诛》系列的好搭档力丸、彩女,还是《忍》系列的御姐绯花,甚至是名气稍逊的《忍道2散华》的男主角禅,个性上跟龙哥都有不少相似点:低调、不爱张扬,甚至有一点不近人情的冷漠;对自身本领绝对自信、对任务和目标无比执着与忠诚。另一方面他们也有着各自的思想、情感和遭遇......正是这些鲜活动人的人物形象,才演绎出了一个个活跃在黑暗中、在滴血的刀尖上起舞的忍者们的精彩故事。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1)
《忍道2散华》中一心要为爱人复仇的男主角火祭禅

那么,真实的忍者在为人处世方面是什么情况呢?

日本江户末明治初历史学家冈谷繁实编著的《名将言行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战国时代中期,有一位名叫加藤段藏的忍者,腿脚功夫特别传神,擅长跳跃和飞檐走壁,说白了有些类似于我国的“轻功”。当时正值“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招募组建忍者部队,加藤便主动毛遂自荐。负责全权管理忍者部队的山本勘助奉信玄公之命考察此人。山本先命人在一座院落里铺上一层荆棘,然后让加藤飞越围墙进入院子,此时信玄公则躲在院内的树荫里暗中观察。加藤听命后果然一跃而起轻松翻越围墙,但就在他即将落地时,忽然察觉到地面有荆棘,竟然脚尖轻轻点地再度起跳飞出院外。加藤的表演令在场的武田家臣们纷纷赞不绝口。山本勘助问信玄公是否收下此人,信玄公只说了一个词:

“斩之!”

加藤死后,有家臣问信玄公为何杀之,信玄答道:“那种异乎寻常的功夫,将来很可能成为葬送武田家的武器,现在除掉比较安全。”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有着“飞毛腿加藤”之称的加藤段藏

浸淫忍者文化多年的储信哲哉,在自己著的《忍者》一书中总结了忍者的“四大戒律”:不可滥用忍术、舍弃一切自尊、必须守口如瓶、不得泄露身份。对于忍者而言,职业的隐秘性质决定了他们必须时刻注意隐藏自己。就像《万川集海·正心篇》提到的,忍者无论何时都要将“忠义”摆在第一位,忠于主君、忠于使命;所作所为都要以任务或主君的利益为优先,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亮出自己的真本事。因此,言行举止过于张扬永远是忍者的头号大忌!信玄公组建忍者部队,目的是进行一些侦查、暗杀或者敌后破坏等高风险活动,像加藤这样爱表现、醉心于炫耀自己本事的忍者,当然不会在信玄公的考虑之中;同时他的本领又确实高强,一旦放任其投靠其他豪强,将来难免会成为一大祸患,因此“斩之”就成了当时在信玄公看来最好的选择。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23)
“甲斐之虎”——武田信玄

这大概也是为何如今世人对于忍者的真本事争议颇大的原因: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使他们练就了不张扬、不讲究任何“面子、尊严”、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的超强心理素质,如同被“洗脑”般只知道一门心思完成自己的使命,更不会想着去题个词、写本书什么的记载自己的丰功伟绩以图“留名青史”。《银魂》里伊贺三上忍之一的百地乱破登场的第一句台词“忍者就是要默不作声地完成任务”,可以说是对忍者人格与工作态度最精辟的概括。

但真正见识过忍者本领的人,无一不对他们刮目相看:例如在《信长公记》的记载中,织田信长对伊贺忍者的称呼是“鬼魅之国”。信长控制京都后,由于必须要向西南方向扩张,因此盘踞在京都东部的伊贺忍者就成了他后方的心腹大患。但即便如此,信长公还是等到自身实力足够壮大、其余大名基本被消灭殆尽后,才拉出全部家当讨伐伊贺,最终也未能将伊贺忍者消灭。此外再比如前文提到的“御庭番”。试想,如果忍者真的只是一群成天偷鸡摸狗的社会底层无业游民,能得到统治者如此大的赞誉和重用吗?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6)
历史上真实的忍者能力绝对不容小觑

不过,在那个作为特权阶级的武士所主导的幕府时代,出身贫寒、行事风格不那么“光明正大”的忍者,社会地位依然不算太高。储信哲哉在《忍者》一书中就曾提到,武士和忍者的关系是互相瞧不起,尤其武士非常嫉恨忍者,一旦捉住敌方忍者都会施以酷刑折磨至死。对大名而言,武士是家臣,忍者则是“家奴”,因此虽然有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之类的大名重用忍者,但终究只是看重其能力,人格上依然没把忍者和武士同等对待。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9)
忍者与武士是一对永恒的宿敌

根据记录德川家康生平的《三河物语》介绍,为德川家康打天下鞠躬尽瘁、有着“鬼半藏”之称的伊贺忍者服部半藏正成,去世时的俸禄也只有8000石,甚至不到跟他同等官阶的武士的十分之一。而“鬼半藏”已经是历史上有记载的忍者之中个人成就与地位最高的了。或许,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何在《天诛》和《忍道》两款最接近真实的忍者形象的游戏中,敌方阵营的武士总是令玩家非常头疼,甚至很多时候不得不避开之才能顺利完成任务目标。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26)
游戏中的服部半藏形象。

《忍龙》和《忍》系列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作品刻画的是活跃在高科技文明繁华的当代社会中的忍者,因此我们经常能看到忍者穿梭在钢筋水泥摩天大楼林立的都市中,跟各种装备先进的特种部队甚至是重火力飞机大炮鏖战。这种通过夸张的艺术手法将传统与现实有机结合的创作思路,既催生了两款富于幻想风暴力美学的act佳作,也将类似于《火影忍者》那般“忍者神化”的二次元创作潮流进一步推向顶峰。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那么真实的忍者在当代社会处境如何呢?2012年,甲贺流第21任掌门——川上仁一公开宣布不再招收弟子,曾经在日本历史上风云一时的甲贺流忍者正式宣告终结。至于原因,川上仁一只是淡淡地表示:因为忍者“已不适合现代生活”。而其余尚存的忍者流派,例如伊贺流、户隐流等等,在科技飞速发展、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当代社会,也宛如最后一抹晚霞、面临着一点点淡出历史舞台的境地。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10)
日本“最后的忍者”——川上仁一

不过,在日本这个非常注重保护传统文化精髓的国度,忍者们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出路——那就是以“形象代言”的身份宣传忍者文化。如今日本已有不少旅游景点高薪招募忍者,作为当地的旅游项目向游客进行忍者文化的宣传。此活动一推出便得到了社会的热烈响应,甚至有国外的忍者迷不远万里漂洋过海赶来日本报名,只为一圆自己心中那份“忍者”的梦想。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29)
如今,忍者表演经常出现在日本知名景点中

当然,这样的宣传还是表演性质居多,如今的日本,已不可能再出现服部半藏、百地丹波这种无论能力还是人格都堪称楷模的真正忍者(但是,以忍者低调不张扬的行事风格,搞不好真出现了也没人知道呢),作为一名日本文化爱好者,笔者多少还是有些惋惜,不过,这或许也是时代的选择吧。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后记:关于女忍者

我知道肯定有不少绅士会关心这话题,因此最后再来专门进行介绍吧。

根据储信哲哉《忍者》的说法,女忍者的日文“くノ一(罗马音kunoichi)”实际上是忍者的暗语,指代“用女性来施行的忍术(くノ一の术)”,说白了,就是美人计呗(P.S.:至于另一种羞耻的“くノ一”指代女性比男性“多一个洞”之说,经鉴定还是某不知名猥琐大叔的意淫)。和男性不同,女性一般不会穿着传统忍者服饰执行任务,而是化妆成女佣或侍妾献给目标人物,以便达到暗杀或刺探情报的目的。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30)
同人画中的女忍者形象

历史上最有名的女忍者集团,就属武田信玄麾下的“歩き巫女”,成员多是在战争中丧失亲人,被信玄公收养的年轻少女,首领“望月千代女”出身于信浓国(今日本长野县)甲贺名门望月一族。在如今日本长野县以及相邻的山梨县的民间传说中,望月千代女专门负责培养信玄麾下的女孩儿,教给她们各种色诱之术,以便有机会献给达官贵人后为信玄公刺探情报甚至暗杀对方。

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31)
《无双大蛇》系列中的人气角色——女忍,她的原型正是望月千代女

此外,在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的小说《关原》里,提到过一名德川家康献给石田三成的女忍者——初芽局。小说中她原本是家康派去暗杀三成的女刺客,不料她却爱上了三成,并在三成战死后选择出家。但在记录关原战役的所有文献中均没有提到过此人。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漫谈游戏中的日本忍者

因此,绅士们醒醒吧,这样的女忍者历史上从不存在,将来也只会出现在二次元和COS界。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爱玩也爱写 miku2005 忍者 忍龙
48小时评论排行
  1. 免费游戏领到爽 steam限时两款免费游戏喜加二 62
  2. 育碧《纪元1602》免费喜加一 圣诞盛会多款游戏迎史低 38
  3. 《炉石传说》冬幕节活动开启 完成任务得卡背和卡包 30
  4. 今年的DOTA2最佳英雄奖竟然Ta? 萨尔让人心疼 19
  5. CJ2018美女coser、showgirl精选图集 1
相关文章

作者miku2005

爱写游戏的休闲玩家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