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谁来为情怀买单?从《血污》看游戏众筹的未来

玩家希望通过众筹玩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游戏,但更害怕受伤害。因为众筹的本质,永远不是区区几十美刀,而是人性最后的一点美好。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宋少弘(特约撰稿人),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五十岚孝司最初众筹请愿视频中的霸气摔杯,是对大资本的不满
五十岚孝司最初众筹请愿视频中的霸气摔杯,是对大资本的不满

本届E3上,前Konami著名游戏人——被无数玩家奉为无法超越的经典之作的《恶魔城:月下夜想曲》的制作人五十岚孝司的新作《血污》终于放出Demo,并宣布将对众筹时支持金额超过60美元的玩家们先行开放下载。

众筹这种新的制作模式在游戏界里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众筹模式究竟如何兴起,又到底是好还是坏?这些问题,接下来就让我们一一探析。

another
没了城堡怎么办?——再建一座

精神续作和众筹是天生一对

近几年游戏业界里一个颇为引人注意的说法,就是所谓的精神续作。众所周知,游戏本身作为一项知识产权,有着巨大的价值。早些年商界流传一个故事,那就是即便可口可乐一夕之间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工厂,也能凭借这个品牌东山再起。这个故事放在游戏界也同样有道理,假设任天堂因为某个全球性灾难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固定资产,相信只是凭借着旗下的马里奥和精灵宝可梦,也不至于讨不到一口饭吃。

谁来为情怀买单?从《血迹》看游戏众筹的未来

但是玩家都知道,一个优秀的游戏,其产生之初,除去游戏公司的资金投入和大力支持之外,必然不能缺少的一个要素,便是优秀的游戏制作人。我们尽可以想象没有了宫本茂的水管工和没有小岛秀夫的那一窝蛇,恐怕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为每个玩家所津津乐道。

但在这个商业社会里,有时候难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被玩家奉为经典的游戏系列的制作人,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当初自己供职并制作了这款游戏的公司时,这个已经被玩家深深喜爱的IP,其制作人是不能带走的。毕竟从公司的角度,这些IP无论从商业价值来看,还是从社会影响来考虑,都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财富。

那么一个问题也就是由此产生,游戏产权当然不是某一个制作人的私有财产,毕竟要开发一个3A级大作所需要消耗的资源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但假设这个游戏离开当初创作自己的制作人,又还能称作当初那个游戏吗?

谁来为情怀买单?从《血迹》看游戏众筹的未来

有些游戏交出的答卷,是肯定的。比如失去了加贺昭三的《火焰纹章》系列,虽然未必可以说还是当初的那个游戏,但起码从各个方面来看,都仍然在不断进步之中。但某些游戏给出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生化危机》系列在公司和系列创始人三上真司分道扬镳之后,便无可阻挡的每况愈下。即便强大如《最终幻想》系列这样的IP,没有了坂口博信之后,也似乎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

但另一方面,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制作人,在脱离了原有平台之后,似乎也没能延续自己之前的艺术神话。冈本吉起在离开卡普空之后,创立了一间叫做游戏共和国的公司,结果其为Xbox360定制的《大众派对》这款游戏居然只卖了区区641套,弄得久负盛名的冈本大神落了一个“641本吉起”的外号,直到靠手游《怪物弹珠》翻身才算是一雪前耻。

至于缔造了感动无数玩家,左右了若干次主机大战胜利的《最终幻想》系列的坂口博信,在离开了史克威尔之后的遭遇甚至更为糟糕。在微软的大力支持下,《蓝龙》也遭遇市场失败。之后,坂口大神转战多个平台,依旧没有起色,最后弄得一世英名一塌糊涂,不能不说是个失败。

20080530144304394
Xbox360和NDS平台的《蓝龙》两作反响平平

last-story-660
Wii上《最后的故事》叫好不叫座

于是渐渐的,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游戏制作人们,也发现了一个非常显现的道理。每个人的机智终归都是有限的,自己偶然得到命运之神的垂青创造出一个既叫好又叫座的超级IP,却不能保证一而再甚至再而三的创造这样水准的游戏。但是这些制作人毕竟都离开了自己曾经供职的公司,那些过往的辉煌产物,如今都不再属于自己。可那些知识产权在原公司手上的IP,又恰恰是自己最为擅长的题材,实在令人苦恼。

很快,一些制作人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游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以往的IP虽然不给用,但却以前的公司也不能阻止这些制作人去开发和那些游戏类似的作品,这些新游戏完全可以继承以前游戏的系统和玩法,甚至是相似的世界观,只要不用以前的名字就可以了。于是目前随处可见的所谓“精神续作”,就这么诞生了。

可是虽然如此,这些单飞的名制作人,还有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那就是资金。游戏制作人虽然在粉丝群体中名气巨大,但是收入其实只是一般,以往研发一个游戏动辄就消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金的资源,对于单飞之后的他们,实在是无力解决的一笔巨大资金。这个问题曾经在很长时间内困扰着这些制作人们,直到现在以Kickstarter为代表的众筹网站横空出世。

同样依靠《众筹》制作而成的《泰拉之战》目前运营得还不错
坂口博信依靠“阶段性众筹”制作而成的《泰拉之战》目前运营得还不错

那根叫做Kickstarter的救命稻草

文章开头部分所说的《血污》这款《恶魔城》系列的精神续作,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才能够顺利诞生的。2014年五十岚孝司从K社离职之后,一段时间内曾经迷失过方向,不知道究竟自己还能够做什么。这个时候,一则消息给他信心和勇气,那就是前Capcom著名制作人、洛克人之父稻船敬二通过Kickstarter成功众筹了数百万美元用来开发自己的新作品《无敌九号》,而这款游戏也被公认为是《洛克人》系列的精神续作。

五十岚孝司反复阅读该条新闻后,决定依样画葫芦,他先是和一些朋友探讨了这么做的可能性,在得到肯定之后,又花了相当长时间来构思自己的这款新游戏。当一切都构思完成后,五十岚在若干众筹网站中,也效仿稻船敬二,选择了kickstarter。

谁来为情怀买单?从《血迹》看游戏众筹的未来

作为全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众筹网站,现在每天在Kickstarter上众筹的项目不胜枚举,类别则从智能硬件到电影,从小说到剃须刀,覆盖面极广。但2009年这个网站第一次和普通用户见面时,则是一个标准的针对独立艺术的融资平台,一些小规模的实验话剧团体,可以在计算自己演出的最基本费用后将希望筹集的资金数目连同项目介绍放在Kickstarter上,支持者们则根据自己的能力及意愿捐赠任意金额的钱。

如果在项目众筹期结束后筹集的金额达到或者超过之前的预期数字,则项目视为成功,网站在扣除手续费后会将其余金额打给筹款人,筹款人可以用这笔钱去操作之前的项目,而捐赠者往往也能根据自己捐赠金额的不同,得到筹款人的实际回报,比如免费门票或者T恤等等。

这种崭新的商业模式,对于之前那边边缘化的实验艺术团体来说,无异于一根救命稻草。

成立Comcept公司的稻船敬二,无敌九号却遭遇普遍差评
稻船敬二成立Comcept公司自己干,《无敌九号》近日却遭遇普遍差评

在传统模式中,这些艺术团体如果想要举办一场演出,必须自己先凑够包括场地租赁服装道具在内的一系列费用,然后再开始尝试卖票,这对于那些清贫而不善资金筹措的艺术家而言,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即使侥幸筹集到了演出所需的费用,这些团体也很可能因为糟糕的推广手段导致票卖不出去,最终落个血本无归散伙收场的悲惨结局。

有了Kickstarter之后,一切显然都变得不同,这些艺术团体只需要将自己的演出计划和内容简介放在网站之上,便可以筹集到自己想要的资金,就算项目失败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大不了再构思新的演出内容,至少团体不会面临解散的命运,艺术家们也不至于债台高筑。

如果说传统模式中,内容生产方需要先行投入,后期再尝试成本甚至盈利,就像运输公司要先买汽车再去卖票一样,风险完全在自己这一边的话;那么众筹模式中,则需要用户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现金支持内容提供方,至于厂商的承诺究竟何时兑现,甚至是否可以兑现,则没有必然把握,就像乘客需要先自己掏钱众筹买汽车,以后才能上车,风险可以被完全转嫁到了用户这一边。

谁来为情怀买单?从《血迹》看游戏众筹的未来

在以演出作为众筹内容时,这种模式的弊端并不会凸显出来,毕竟除去纯粹的骗子,演出这种产品兑现起来是没有问题的,无非是最终的演出质量好坏而已,这时用户至多也就觉得花钱看了一场垃圾演出,还不至于对于众筹这个模式产生怀疑。

但是当智能硬件产品甚至游戏这种产品开始众筹之后,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显露出来,必然作为一个产品,游戏开发的过程充满了未知,最终项目因为各种因素而流产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是开发商自己投钱又自己决定取消项目,玩家最多觉得遗憾,毕竟自己还没有掏钱。但众筹的游戏项目最终无法兑现,则会让已经预先掏钱的玩家对于这种模式产生巨大怀疑,而不幸的是,这种状况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

游戏众筹的黑与白

2012年,《猴岛》系列的编剧兼制作人提姆·谢佛带着他自己新作的设计概念登陆了Kickstarter,这款叫做《双重美好》是一个标注的2D冒险游戏,经历过雪乐山和卢卡斯艺术等公司构建的冒险游戏黄金时期的玩家,很容易被这样一款有着诸多怀旧因素的游戏所吸引。考虑到区区40万美元的众筹需求和在老玩家心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提姆·谢佛本人的制作担保,没有人会觉得这个项目的众筹会失败。

2824783-tim_schafer_034.0
Tim Schafer

但也没有人想到,这个项目的众筹过程竟会如此成功。40万美元的目标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被达成,在为期一个月的筹款周期中,《双重美好》最终筹集到了惊人的340万美元,是当初目标的八倍有余,能够达成这样的结果,当然有玩家对于过去美好回忆的原因,也就是现在常常被拿来炒作的情怀这个要素,但更重要的是,玩家们对于Kickstarter这个网站和提姆·谢佛本人都是有着最基本的信任的,否则再是情怀满满,也不至于有如此结果。

这件事也立刻把游戏众筹这个事情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时间Kickstarter网站的游戏板块也成了当红炸子鸡,是几乎所有媒体都在不断讨论的话题。可当时就有一些媒体提出质疑,虽然提姆是个资深游戏人,但毕竟多年不在行业之中,如今游戏的开发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提姆的团队是否能够按时交付游戏,需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

schafer_8
谢佛后期的行为被许多人质疑是在骗钱

事实被这些看起来有些过分小心的人言中了,提姆在项目说明中承诺的交付期到期之后,游戏的开发进还远远没有完成,提姆·谢佛只好发布说明,表示因为众筹金额超乎预期,开发小组希望可以提升游戏的品质,所以项目进度较预期远为落后。玩家虽然表示不满,但一则多少也能理解,二来Kickstarter并没有设立退款机制,所以也只好继续耐心等待。

2013年7月,提姆再度公布游戏开发进度,此时游戏已经更名为《破碎时代》。而这似乎也是这个游戏本身破碎状况一个真实说明,因为提姆宣布游戏不得不被分为上下两部发售,而第一部也需要等到2014年1月份才能在steam上提供下载,也就是说原本预期8个月可以提供给玩家的游戏,居然要用两倍时间才能让那些一年多前也已经买单的玩家玩到其中一半,真是个彻底的笑话。

broken-age-01
游戏品质倒是没有让人太失望

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进入众筹程序之后,玩家们发现单纯的延期跳票已经是其中较好的结果,包括《星际公民》在内一系列引发巨大反响的众筹游戏先后都宣布跳票,玩家们如今已经见怪不怪,前段时间甚至传出几人众筹游戏之后拿资金去做大保健这样的荒唐事情,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当然都是游戏众筹的黑暗面,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游戏众筹的确也有许多光明之处。如果没有Kickstarter和它所提供的众筹机制,那么无数玩家日思夜想翘首企盼的《莎木3》,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和玩家见面的,而英雄末路的大牛制作人,恐怕也只好提前退休,再也没有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

Hyper-Light-Drifter-stretch-goals-image-e1379461048418
《光之旅者》依靠众筹顺利发行,获得诸多好评,作者Teddy Dief甚至因此加入了SE

《血污》和众筹模式的未来

让我们再回头说完《血污》的众筹故事,五十岚孝司开始这款游戏的众筹之后,因为缺乏资金,仅仅是给出了一个基本概念作为众筹依据,虽然他从来明确说过这款游戏和《恶魔城》之间的任何联系,但其作为恶魔城之父的身份和口中不断讲述这款游戏是一个有着剑和鞭子的2D动作游戏时,所以玩家自然会将这款游戏视为《恶魔城》系列精神续作。

有了这些要素作为卖点,游戏的众筹取得了意料之中的成功。首日五十岚孝司和他的《血污》就筹集了超过100万美元,项目的筹款金额最终达到了550万美元,创造了当时的游戏众筹记录,直到后来被寄托了太多情怀的《莎木3》打破。

《莎木3》众筹的众筹速度破纪录
《莎木3》众筹的众筹速度破纪录

从目前公布的各种进度和E3即将开放早期支持者的demo来看,《血污》开发进度和质量相当不错,绝对没有砸五十岚孝司和《恶魔城》招牌的意思。毕竟五十岚孝司作为一个从没有真正脱离一线开发的著名游戏制作人,无论在项目进度还是项目质量上的控制能力,都是不需要担心和怀疑的。依此来看,如果没有大的意外,《莎木3》也应该可以最终用让满意的质量发售,虽然是否会跳票这个谁也说不好。

如果上述两个项目最终取得成功,那么无论是Kickstarter还是游戏众筹这件事本身,都会变得更容易让玩家接受。都说核心玩家的钱不好赚,但真遇到喜欢的东西,这批人也是最大方的金主。但另一方面,如果《血污》这样的项目成功了,也必然将大大提供众筹的门槛,恐怕日后如果不是已经声名在外的制作人下海,Kickstarter上一众老爷们掏起钱来恐怕也就没那么容易。

当时铃木裕微妙的众筹之请
当时铃木裕微妙的众筹之请:莎木的命运就在你们手中

就像当年iOS刚刚推出AppStore之时,基本素质稍微达标的游戏都可以卖得不错。如今手游领域早已经是个不亚于主机平台的修罗场,随随便便的成功根本已经遥不可及,假设《怒鸟》是一个2016年推出的手机游戏,恐怕也无法复制当年神话。

而如果万中有一,哪怕真的是只是万分之一,《血污》这个项目因为某些因素最终没能顺利和玩家见面,则Kickstarter类的众筹网站以后想要再做游戏类众筹,将变得无比困难,毕竟如果连五十岚孝司再加上550万美金都无法完成一个游戏,名气小点的制作人就将更加无法说服玩家掏腰包了,当然笔者要再次强调,这样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150612104259996
迅速破450万美元

Bloodstained_Wallpaper
从已有的信息看,“比月下还月下”的《血污》还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总之无论从最终《血污》交出的答卷如何,都毕竟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想要通过众筹来实现自己的游戏梦,将变得越发困难,无论造成这种困难的门槛是越发提高的门槛还是玩家可能逐渐流失的信任,毕竟众筹对于普通玩家而言,是一种风险极高的游戏方式,能够支撑的也只是情怀和玩家对于制作人及网站的基本信任,这种脆弱的结构,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实在令人不敢断言。

众里寻他千百度,是爱情故事里的一种难以表达的美好,可众里筹他千百万,则是极大考验人性的一种商业冒险,玩家希望通过众筹玩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游戏,但更害怕受伤害。因为众筹的本质,永远不是区区几十美刀,而是人性最后的一点美好。

newgen___mighty_no9___yooka_loylee___bloodstained_by_mikoto_chan-d8tf19x
三款知名众筹“精神续作”:《无敌九号》、《Yooka-Laylee》、《血污》

编辑/Philia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详情请看这里

游走东瀛VOL.1 圣地巡礼教程:东京新宿篇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订阅爱玩APP的《百万投稿每日精选》,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爱玩也爱写 血污 五十岚孝司 众筹 kickstarter 宋少弘
48小时评论排行
  1. LPL夏季赛:Mystic五杀达成!WE 2:0轻取OMG 364
  2. 别叫我恺撒!游戏中的罗马名字原来是错的 315
  3. 每周DOTA2:DCBOY缺席TI7 中国战队”击败“签证官 252
  4. 洪兴帮的逆袭 CS:GO特锦赛Gambit挺入决赛 127
  5. 主场遭淘汰!VP0-2不敌Immortals无缘决赛 101
相关文章

作者宋少弘

永不退场的闯关族。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