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曲》故事会第六回之北冥怅

2016-12-08 15:52:34 来源: 爱玩网(杭州)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很多年以后,我一个人坐在北溟花海之上,这里斑驳的树影,弯曲的小路,微风中不时飘过的淡淡甜腥味和初见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我再也没有来时的心境。

我想过,这短暂的一生,有过憧憬,有过希冀,有过平淡也用过波澜,我遇见过很多伙伴,却始终没遇见过爱情……

作者:晴柔

(一)

我的名字叫晴柔,我在狱火红莲大陆的隐龙镖局中长大,把我抚养长大的是镖局里一个让人无法看出她真实年龄的星术,她让我叫她千秋雪姐姐,可是她却叫我大小姐,我是隐龙镖局总镖头的女儿。和我一起长大的还有众多的镖师们,他们每个人都是在江湖中战力榜上排得上名号的高手,可讽刺的是,我竟不会武功。

据千秋雪姐姐说,十年前的一个春天,我母亲在运镖途中被另一个大陆的人杀害,再也没有回来……父亲伤心欲绝,并立下重誓不让我学武运镖。但我不愿意把我短暂的生命在闺阁中绣花弹琴中度过。

在我年幼的时候,母亲曾告诉我,在烽火之境,一共有三座互不相联的大陆,分别是狱火红莲、瀚海玄英和黑暗之魂,在不同大陆出生的子民穷尽一生也无法见面。但是千百年来,由于星体运动造成时空磁场扭曲,三座大陆中间升了一座名叫北溟界的浮岛,穿过位于伟大遗迹的边境,三座大陆的人能在这里相遇。后来,为了防止别的大陆的人乱入,每座大陆的天命者都在北溟边境用厚厚的城墙建起了云都,只有战力达到三万二以上的天命者,才有资格穿过云都,进入那个神奇的地方。

母亲曾说,北溟界遍地都是珍贵的药材,还经常有上古异兽穿梭其中,但最让人神往的是,那儿有一片终年不谢的花海,置身其中,能让人忘却烦恼。每当母亲说起那里时,眼睛总会闪耀着奇异的光彩。那究竟一个怎样神奇的地方,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亲自到北溟花海去看一看。

(二)

由于父亲的禁令,镖局的哥哥们都不愿意教我武功,战力几乎为零的我连云都都进不去,要去北溟界,简直是妄想。就在我几尽绝望之时,我遇到了一个来自西净土的猿仙人,他说我是天灵根,天生具有能与异兽交流的能力,便问我愿不愿意学习御灵之术。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也许能实现我的梦想,于是我便拜猿仙人为师。

记不清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操纵异兽的能力越发精进,战力一跃登上了御灵排行榜前十。如今,镖局里很多镖师都已不是我的对手。

近年来国泰民安,商业繁华,我们镖局的业务也随之拓展神速,每天都有很多的商人托镖。千秋雪姐姐频频在父亲面前夸赞我,说我的战力已远超于她。镖局的大镖头墨殇哥哥也对父亲道,“现在正是镖局的用人之际,新招的人毕竟不如自己人可靠,而且晴柔也长大了,是时候让她出去历练一番。”

父亲沉默良久,终于松口,同意让我参与走镖,但只允许我走短途镖线。几个月来,我把短途镖车运得又快又稳,从没出过什么差子。一天晚上,我鼓起勇气向父亲提出我想试试北溟界的长途镖线,父亲竟大怒,罚我关了整整七天的禁闭。

(三)

看着在房里生闷气的我,千秋雪姐姐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你也别怪总镖头罚你,你可知道,你的母亲就是在北溟界遇害的……”听到这个消息,我身体一沉,跌坐在地上,喃喃道“竟然是这样,那凶手是谁?难道没有被官府抓住处决吗?”

姐姐扶起我,走到窗边望着远方,摇了摇头,“北溟界是不隶属于任何一座大陆的特别存在,那里龙蛇混杂,在那个地方杀人也不会受罚,而且北溟界的结界在每日午时才会打开,等大家发现你母亲失踪想去寻找,也得等到次日午时结界打开之时才能入内……总镖头在云都城外等了一个晚上,进入北溟后却只发现满地的鲜血和破损的镖车,你可知那是什么样的心情?而你现在提出要北溟运镖,你可知总镖头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姐姐的一连串发问让我再次陷入沉默,可不知道为什么,姐姐的一番话非但没有打消我去北溟界的念头,反正让我去一探究竟的欲望越发的强烈。我每日越加勤奋练习御灵之术,并偷偷拿到了镖师们的北溟运镖路线图,研究了个透彻。

终于,机会来了……

(四)

那天晚上,是隐龙镖局丸子姐姐和勺子哥哥的大婚庆典,整个天阙王城都燃起了绚烂的烟火。大镖头墨殇哥哥与丸子姐姐是兄妹,看着自己的妹妹终于找到了好归宿,墨殇哥哥一高兴多喝了几杯,直到子时,酒水不沾的小高和觉尘两位圣修才把醉得不醒人事的他送回了镖局。

我知道,墨殇哥哥明天将有一趟送往北溟界的重镖。入夜,我偷偷的躲进了镖车的宝箱内,又用御灵之术操作松鼠宝宝们帮我把镖车恢复原状。

第二天,墨殇哥哥果然运送着镖车上路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镖车的宝箱里居然还藏着我吧。

到了云都城门口,整个车队需要进入法阵检测战力,如果战力不足,会被拒绝入内。我的战力足够通过检测吗?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还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的镖车很快穿过了云都的地界,来到了北溟界。

北溟界的山路崎岖,我在宝箱内被颠簸得头昏眼花,在我快支撑不住时,镖车终于停了下来。我知道,应该是到了隐龙镖局的驿站,墨殇哥哥该下马歇息了。听着墨殇哥哥的脚步声远去,我从镖车上跳了下来。眼前是的一切和在我们大陆上的景象的确有很大不同,四处生长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树木和野花,幽长的山路上不时有上古灵兽路过。

但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这里的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甜腥的味道,似乎是血的味道。

(本文来源:爱玩网 ) 杨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于 镇魔曲 故事会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