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曲》有故事的装备之灭魂之将

2017-01-04 15:07:31 来源: 爱玩网(杭州)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魂魄的湮灭,源于心灵的堕亡,而这正是灭魂之将的使命。

灭魂神君绝对是天界最像神的一个神了。

他手持龙纹巨刃,斩尽天下不公不幸,面容冷酷杀伐果断,一个没有任何弱点的神,是非常可怕的。

不过天界的大多数神都不认为灭魂神君像神,他更像是一把只知道杀戮的刀,就像他的神号「灭魂」二字,哪里都透露着一股无情的味道。

天界所有的神都不敢在有灭魂神君的地方犯事,生怕那把龙纹巨刃落在头上神体受损神魂毁坏。

灭魂神君的确是因为杀戮而成神的。

他曾经杀了很多人,成神之后斩妖除魔更是数不胜数。

他曾是侠名满江湖的少年刀客,惩恶扬善,手中的刀沾染了无数恶人的血液,也背负了许多仇家的追杀,他在一次逃亡中救下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姑娘。

刀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姑娘。

不是那种好看的,但是灿烂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尤其是那样捣蛋的性子,跟他的快意恩仇截然不同。

她说,打不过就要跑啊,命都没有了还怎么救人。

她说,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所以你管我是下药还是挖坑,能让他们爬不起来不就行了。

她说,你这双手真是好看,若不是拿着这刀,更适合摇扇品茗,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

她说,你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看,这条毛毛虫多可爱。

她说,你看这江南风光,真是好看极了,要是咱们能一直呆在这多好,不仅有好吃的,还有好看的小姑娘。哎,你脸红什么,难道你想好看的姑娘了?

她说,你看这把匕首,可是我亲自打的,绝对是上上之作,看在咱们共患难了这么久,就送给你吧。

她说……

那个时候,他的世界好像只有她。

就连他坚持的正道好像都随着她的心意变得不一样了。就连来自魔道的仇家的追杀都变得轻松起来。

可是那个时候只是那个时候。

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了,不止是来自江湖的正邪两道,还有来自北疆的侵略,国家大义当前,刀客无心江湖恩怨,执意去战场杀敌。

他要姑娘去江南,找他救过的一个官宦夫人,那里远离战争,那夫人也会看在他救她一命的份上,将姑娘当女儿一样看待,护她安稳。

可是姑娘却不想让他去战场,她用了各种方法阻拦他,到最后连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招数用上了,也没能让刀客回心转意。

到最后她只问了他一句,你心里的什么样的才是正义?

回答她的是刀客将刀背在背上转身离开的背影。

刀客以为自他一转身,他们就会天涯各自,永不相见。

在战场上刀客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不知道他们做没做过坏事,不知道自己什时候也许就会被敌方的冷箭射中,他日日夜夜想的不是他的正义,而是他的姑娘,想念她灿烂的笑容,想念她琐碎的唠叨,想念她偶尔的娇气,甚至想念她时不时的捣蛋。

他在战场遇到了她。

她在敌军中央,穿着北疆特有的衣裳,一尾长鞭,神情倨傲,一鞭下去就是几个人皮开肉绽的倒下去。

两个人在不断杀戮中越来越近。

刀客看着前方的姑娘,嘴唇蠕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想问很多问题,他更想说她想她。

可是刀客都没有。

他拿刀指着她,他说今日我定要替天行道,将你们这群北疆蛮夷赶出中原。

于是二人一把大刀,一柄长鞭斗在一起。

姑娘终究不敌倒在了刀客的刀下。

那柄长刀连着姑娘的身躯倒在了被血染红的战场上,刀客冲过去抱紧了姑娘单薄的身子,却再也看不到她看向他时弯弯的笑眼。

他连让她再睁开眼都做不到。

他看见了她在北疆敌军中央的战铠,那是北疆的皇室才能穿的皇族服制。他看见她倨傲眼神后的惊恐不忍,在他们流亡的路上,她连杀只野兔果腹都不舍得,就连给仇家下毒都不忍心下致命的毒。他看见他们对战之前她看他的眼神,有笑意有不舍有爱恋。跟他看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刀客因斩杀北疆皇族继承人有功受封赏,他只要了一块中原皇室那一块上古玄冰带着姑娘的尸骨隐入江南一处不知名的山谷中。

后来刀客因杀入道成神,他将自己的神魂送入姑娘的尸骨,送她去往生地转世,他没有将她带到可以成神的化仙福地,也没有让她投生人界皇室贵胄,他将她送去了埋骨魔路。

往生地的管理神君战战兢兢的说这不合规矩,灭魂神君将那把龙纹巨刃横在那负责管理的神君颈间,就这样看着他心爱的姑娘投去了埋骨魔路。

灭魂神君说,那魔界没有责任没有正义没有阴谋诡计,只有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他只愿她能张扬高兴的活着,成魔又能如何呢?至于那些会挡了她路让她无法安心的神魔,就该由我为她真正的为她开辟一个安稳。

灭魂神君将他在人间战场征战时所用的一把大刀用神力催化,用当年那姑娘所用的那柄长鞭化为刀身龙纹,成为那柄斩杀无数妖魔的龙纹巨刃。

后来许多神魔给那把沾染无数神魔生命的巨刃冠上灭魂神君的名字叫它——灭魂之将。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把刀的使命,只是为了守护一个通过埋骨魔路成魔的魔头。

因为他的心,早就随着那姑娘去了。

你说正义?

她,才是他所追寻的正义。

(本文来源:爱玩网 ) 杨钊

关于 镇魔曲 灭魂之将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