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宫里有只小花妖(三)

2017-01-09 11:01:54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来源:官方记者站。

第三章 移花宫消失之谜

夜色渐深,毫无所获的两人又一次走到了荷花池附近;想起花妖叮嘱两人半个月不要打扰她,两人刚准备离开便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反映敏捷的两人,迅速的躲在了两米开外的假山后。

“师傅,那妖物真的没有离开吗?”年轻男子和他的师傅又一次出现在了移花宫的荷花池边。

“前几日此地妖气缭绕,奇怪的是我们追踪而来却一无所获。若能度化此妖,为师便功德圆满,可羽化成仙了。”老者话音落下,假山后面的两只露出了一脸懵逼的表情。

妈蛋!先出来一只妖,又来一个老道!说好的武侠风呢!这玄幻离奇的升仙伏妖是什么鬼!!!!!!(你管我,我是作者我乐意)

“浮华,你且去找些吃的,奔波了多日,今夜我们就在此处落脚吧。”老者说完席地而坐,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念些什么。

那老者本是天宫的木子真人,因触犯律条被贬下凡;需度化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妖物便可重归仙道。

月前,他在仙界的师兄推演出此地便是他坐化之地,却一直遍寻不到妖物;情绪中不免多了一丝焦灼;而那年轻的男子便是他的徒弟浮华公子。

在老者喋喋不休的念了半刻钟后,一圈圈红色的光晕包裹了他,并以他的身体为圆点,迅速向四面蔓延开来,整个移花宫宫殿都被包裹在红光之内;

假山后的兄弟二人见识到老者的所为,心中一阵慌乱。这特么还怎么打?要是此时花妖被老者降服,那他们俩可怎么办!!!

“你们二人还不出来吗?”随着老者的声音落下,他的目光定在假山后的兄弟二人;在老者的威压下,搁浅和赞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在此处做什么?”浮华乍然看到走出的两人,不时打量着两人,心里暗暗吃惊,五丈之内自己竟然没发现有这俩人的存在。(其实这俩人只是存在感低罢了)

“我们是何人好像与阁下并不相干吧!”面对着实力不菲的老者和青年男子,两人强装蛋定,俨然忘记刚才差点被吓尿的人是谁。

老者凝望了一眼不卑不亢的两人,对徒弟道:“浮华休要无礼。”

“是,徒儿遵命。”浮华说完退到了老者身后。

看着老者喝退年轻男子,搁浅朝前一步报了抱拳道:“我兄弟二人途经此地见天色已晚,此间又无主人,故不请自入借宿与此;刚刚乍然听到你二人说话,便隐与石后。”

“原来如此,你二人到此处可有遇到什么异事?”老者说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说来也巧...”

“哦,何事?”老者打断了搁浅。

“此处宫殿颇为壮观,殿内景物别致,虽略有蒙尘可也不见分毫折损,不知尊者可知此中原委?”搁浅说完,从老者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疑惑。

“搁浅,困死我了,你们唠完了吗?”赞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眼神中透露着只有搁浅才懂的讯息。。

搁浅看了眼赞,对着老者抱拳道:“尊者若无他事,我兄弟二人先入后堂歇息去了。”

说完,两人相继离去。  

浮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充满了疑惑,师傅的性格虽温和,却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为什么会轻易放二人离去呢?想想以自己的智商也猜不透其中原委,遂闭口不言。

“你且去这附近寻一住处去吧,为师今日也乏了,我们早些歇息吧。”浮华领命而去。老者四处转了转,循浮华足迹而去。

在众人一一离去后,远在天边的某人总算松了口气。这些人都聚在一起,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搁浅,你说那俩人什么来路?”躺在床上的两人闭着眼睛却迟迟无法入睡;

“看装扮有些像道家子弟,却又有些不太一样,具体我也说不上来。”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花妖的事情?”赞有些疑惑的看着搁浅;搁浅听完,鄙夷看了一眼赞,“赞儿,兄弟我真心为你的智商感到捉鸡啊~”

“瞧你那眼神,什么意思?”赞一巴掌拍在了搁浅的肩膀上,“刚刚要不是我示意离开,八成你就被那老道识破了。”

“是是是,李赞是这个世界最聪明的人!”

月光从窗外折射进来,虫鸣声渐渐弱了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进入了梦乡。

清早,鸟儿愉悦的叫声响彻天空,昭示着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闹哄哄的争吵从外面传进来,睡梦中的搁浅睁开眼看了看头顶不同于现代建筑的房梁,想起了此时此刻的境地,一把从床上坐了起来,顺便一脚踹醒了呼声阵阵的赞儿。

此时,一红一绿两道身影先后进入了房间,看到床上乍然出现的俩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住在我们家小姐的闺阁之内?”两人吼完抱在一起,一副你们是坏人不要伤感我俩,霸占我家小姐床你们该死的矛盾感。

赞儿揉了揉发懵的眼睛,忍不住道:“我说你俩女的这样抱着是什么鬼?不会在那种关系吧!”

红绿二女彼此瞪了对方一眼,倒退一大步异口同声的说:

“小绿,你个贱人干嘛抱着我?”

“小红,你个贱人干嘛抱着我?”

“你俩快别瞪了,都成斗鸡眼了~”赞儿忍不住对小红小绿又一番嘲笑。

“干你屁事!”

“干你屁事!”

又是一声异口同声,搁浅忍不住咧了咧嘴角。

“请问二位姑娘,刚刚听你们说此处是你们小姐的闺房?”搁浅有礼的上前一步抱拳道。

“知道你还问!”小绿狠狠的瞪了搁浅一眼。

小红看着搁浅一副翩翩公子的俊模样,道:“看在你比他懂礼貌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小红看了小绿一眼,小绿接道,“此处乃移花宫,我家小姐乃神女转世寻夫而来,如今已抱得美夫君归去,也算是修成正果吧!我们这些服侍小姐的人自然就一起跟着升天喽,厉害吧。”小绿说完,挑衅的瞪了赞儿一眼,那小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鄙视。

赞儿忍不住在心里念叨,这还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既然已经飞升了,你们还来凡间作甚?”赞儿忍不住疑惑的看了眼两人。

小红从赞儿的眼中看到了质疑,不由怒上心头,小指轻轻一点,赞儿感到脚下一阵炙热,

一不留神,脚下窜起一股小火苗。

“你......”搁浅拦住了欲破口大骂的赞儿。

“若我兄弟有得罪之处,还请二位多多包含。”有感于搁浅的风度翩翩,小红收了法术,冲搁浅点了点头,和小绿一前一后走入了内间的密室。

一刻钟后,两人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路过两兄弟身边时,小红忍不住停下脚步道:“此处乃福地却也是大凶之地,你们二人还是速速离去为好。”搁浅抱拳道了声多谢,红绿二人驾云而去。

片刻后,密室倒塌,无人知道红绿二人究竟做了什么;也许这一刻,这座宫殿是真正的被它的主人遗弃了吧。

漱洗过后,二人便急匆匆的前往荷花池找到了花妖,把从红绿侍女所言一一告知;得知恩人无碍,花妖总算放下了一桩心事;

“说吧,你二人帮了我的忙,想要什么报酬?”傲慢的口气又一次激的赞儿差点跳起来和花妖单挑。

“我二人帮你也只是恰巧而已,答谢就算了,我们就此别过吧。”搁浅说完拉着赞儿欲离开,

“站住。。。”花妖一个闪身拦在俩人面前。“我有说你们可以走了吗!”

“我去,你嚣张什么,老子要和你单挑。”赞儿说完冲了上去,搁浅拦都没拦住;

看着花妖跃跃欲试的表情,搁浅只希望赞儿不会被打成残废,毕竟没有奶妈在身边;若真是有个好歹,连个起死回生都没有。(你确定有奶妈,就能起死回生?)

一阵噼里啪啦鸡飞狗跳之后,搁浅看着身边鼻青脸肿的兄弟,再看看神清气爽的花妖;

内心那安睡的一万头草泥马又一次奔腾起来~

花妖和赞打斗声惊动了早起的老者,当老者到来时,打斗已经结束;老者对搁浅点了点头,走向了花妖。

“你初开灵智,切不可为恶。。。”看着花妖不耐烦的表情,老者有些恼怒。看着怒气值上涨的老者,想起老者昨天的功法,赞儿一个箭步站在了花妖身前;

“刚才我二人只是切磋玩耍而已,她虽是妖,却未伤我分毫。”搁浅看着鼻青脸肿的兄弟,内心极度崩溃,敢问你那副凄惨的模样叫未伤分毫吗!!!

“仙女姐姐,敢问芳名何许?家住何处?小生浮华这厢有礼了。”看着突然窜出来的徒弟,老者此刻的心情应该不止一万头草泥马背驰而过。搁浅和赞儿此时迫切的想知道老者的心理阴影面积。

“名字?我的名字?我的。。。”花妖说完这句话,脑海里闪现过椛楹二字,莫名的她喜欢上了这两个字;

“我叫椛楹,家住在哪里呢?就是此处咯。看到我身后的荷花池么?”看着浮华点了点头,花妖,此时应该称呼为椛楹,椛楹继续道,“这里就是我的家。”花妖看了眼众人,又道“在你们眼里我应该是一只妖怪吧,虽然我是一只萌萌哒的小妖精。”搁浅和赞听完,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抽,这货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

椛楹看着众人抽噎的嘴角,对着老者调皮的道:“我记得你们师徒二人的声音,你们不会是来抓我的吧。我这么萌的妖,你们忍心下得了手吗?”椛楹边说边可怜兮兮的看着老者。

“怎么会,仙女姐姐你多想了。”无视浮华那副流口水的尊容,椛楹双目炯炯的盯着老者。

许是椛楹的眼神太过认真,老者想了想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其生存的法则,我师徒二人又怎会随意杀生。”老者顿了顿又道:“若你为恶,我师徒二人必会诛杀与你。”

“哼,那也要看你二人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椛楹虽知老者有些道行,依然鄙视的冷哼一声。

看着剑拔弩张两人,搁浅推了推身边看热闹的赞儿。

“搁浅,你推我干嘛?”对于兄弟的不上道,搁浅恨不得给他两巴掌。

“师傅,天色有些阴沉,估摸着一会就要下雨了,我们要不要去前面亭子里避会?”浮华说完,老者一个嘎嘣子敲在了浮华头上;“这大好的太阳你哪只眼睛看到阴沉的!”浮华摸了摸阵痛的额头,一时竟无言以对。

谈话间,老者发现荷花池有丝异样,越过椛楹走了过去;“喂,你要做什么?”椛楹一个错身拦在了老者身前。

“姑娘,你在此处修炼了多久?”兴许是看老者的态度有了好转,椛楹歪着头开始回忆过往。

椛楹想了想过往,眉心紧锁,“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怎么修炼的也不清楚;十年前我突然有了灵识,最近才能化形成妖。”

“灵识是什么鬼?人真的有识海吗?”赞儿好奇的打断了椛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椛楹仿佛看小白一样斜了赞儿一眼。

老者仔细的研究了荷花池后又言道:“姑娘可记得修炼以来有发生什么异事吗?”椛楹回想了片刻,欲摇头时想起了那一次几个小孩贪玩差点被折断根茎,想了想终说了出来。

“我记得我神智初开那年,此间的小主人还是个幼童,她时不时会跑来荷花池照看我,还会讲故事给我听;后来有一个新来的小丫环为了邀宠,欲折断我的根茎,把我插进花瓶里献给她的主人,那时,我被她救下,不久后我就陷入了沉睡;”椛楹想起了女孩娇滴滴的笑声,想起了女孩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料,眼角有些湿润;

老者看着椛楹眼角的泪痕,有些疑惑长老们的预言,这么多愁善感又灵动可爱的小丫头,怎么会应了灭世之劫!

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椛楹继续道:“等我再次清醒后,先是你们师徒二人来到此处,”椛楹看了老者师徒二人一眼,又看了看搁浅兄弟二人,“然后没两日这二人就来了,再之后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我虽然是一只萌萌哒的小花妖,可却从不屑于害人”椛楹说完不屑的撇撇嘴角。赞一瞬间竟觉得这小花妖挺呆萌可爱的。

搁浅的内心腹诽道:这货为什么比现代人还会卖萌!这奇葩的设定是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老者从荷花池边走到众人身边,想了想措词,犹豫再三言道:“这荷花池有异常。”

“什么异常?不就是一池子水养出了一只妖吗?”赞说完觉得脖子有些冷飕飕的。他当然不会承认那是椛楹如飞刀般犀利的小眼神造就的。

“这荷花池被人施了阵法,又有菩萨的净瓶之水护养,果真是一块风水宝地。”老者说完,脑海里灵光乍现,看椛楹的眼神不禁有些色变。

“喂,老头,你别色迷迷的看着我,我还是个宝宝。”椛楹说完这句就看到强忍笑意的搁浅和赞。两人同时想到了自己那个蠢萌可爱二到淋漓尽致的徒弟。

而浮华的表现就更直接,嘴角抽了几抽,终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当然,他的脑袋又一次尝到了师傅指尖的千斤坠。

“此处种种皆显示姑娘身价不凡,姑娘想想可还有遗漏之处?”看出椛楹对自己身世的疑惑,老者频频使出善意对椛楹徐徐诱导。

“还有什么?”椛楹想了想,想起了自己的潜意识,遂把之前的事一一道来。听完椛楹的话,老者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了然。

“想必姑娘不是生而为妖,必然有段过往;若姑娘想知道自己的前尘往事,还需借助三生石一窥究竟。”椛楹听完,心里一阵雀跃。她虽修炼多年,可心智却如同初涉江湖的少女,在老者的引导下,终究还是动了好奇之心;

在椛楹的拜托下,搁浅和赞儿接取了新的任务,寻找三生石;老者和徒弟浮华却因门中有急事而不得不匆匆离去。临行前,老者再三叮嘱椛楹不要轻易离开荷花池,鼓励她潜心修炼,并送了椛楹一条水滴链。因着椛楹需在荷花池中修炼,寻找三生石的任务就落在了兄弟二人身上。

对于赞儿来说,他一个天天只知道打架的糙汉子,还真不知道三生石的事儿;

而搁浅,一个把男号玩的比妹纸更6的人,像三生石这样的任务以前必然是接触过的,

因着很久没玩,他只知道NPC在洛阳,至于姓甚名谁却无从记起。

有线索总比没线索来得好,两人骑着椛楹赠送的黑玫瑰小马儿,哒哒哒的离开了移花宫,开启了寻找三生石的旅程。

吾家有女初长成,是很多长者的感慨,而莞的父亲却深深的感到忧桑;这是为什么呢?

说来话长,长话短说就是她闺女今年二十又一,却还没嫁人;

在这个可以指腹为婚的年代,十八岁少妇遍地的年代,没人能懂莞老爹心里的苦闷。

当搁浅和赞儿刚一走进洛阳城,就被莞老爹盯上;

城中的公子女儿都看不上,这俩外来的虽说不知根底,可却也是风度翩翩、英俊不凡;

赶路的两人且还不知自己初入城门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林破天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步温柔 责任编辑:杨钊_NG10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