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宫里有只小花妖(六)

2017-01-10 11:07:17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来源:官方记者站。

第六章:拜访长孙府

清凉寺是一座享誉盛名的名寺,寺中有一神秘的老尼,无人知道那老尼姓谁名谁、来历过往,那老尼在寺中修行,不见俗人,金口玉言。能得老尼几句真言,那简直是三生有幸。

当年,莞老爹带着妻女到清凉寺求平安,那老尼便在寺中拦住了长孙莞,言道,长孙莞不宜早婚,姻缘在二十又一的年头才会出现,若不抓住机缘,此生便要孤身一人。任凭众人再如何询问,老尼也不肯再吐露半句,送了一副手镯给长孙莞,便径自离去。

所以说莞老爹平生有三恨,一恨老天带走了莞老爹心爱的女人,让女儿从小就没受到多少母爱;二恨食言而肥不守信用之人,长孙家能在他手里发扬光大,也是建立在他言而有信的基础上;这最恨的莫过于江湖术士的胡言乱语。

想那诸葛先生在洛阳城也算是小有威望,若不是得罪了莞老爹,也不至于晚年蒙羞丢了传家之宝;虽然莞老爹觉得那传家宝只是块破石头。

再说那赞陪着搁浅买醉,两人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好酒量的硬汉子,可在这游戏世界里,三杯下肚,便晕眩起来。

“赞,你说这酒是不是有问题?我怎么感觉有点头晕?”搁浅握着酒杯,眉头微皱。

“我还以为是错觉,这酒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那人肯定有问题。”赞说完刚站起来便倒了下去。搁浅强撑着意识朝赞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片白衣便晕了过去。

“小…公子,你真的要这么做吗?”白衣公子身后的小丫头颤颤巍巍的看着自家公子,心里有些怕怕的,这每次公子犯错,挨罚的那一次不是她!

“废话,你去找人把这两人扛出去。”白衣公子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又道:“把这两人给我扔到乱坟岗去,敢惹本公子的人,就要有受死的觉悟。”白衣公子说完,不待小丫头回复便转身而去。

小丫头的内心此刻是拒绝的,可顺从主子已经是她的本能,再说她也不敢悖逆主子。

话说那搁浅和赞被人扔到乱葬岗躺了一夜醒来后天色已亮,两人先是心惊胆战后又一阵恼火,估计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恶整。当两个人的情绪平复下来后又是一阵后怕,还好不是害命,不然他俩的小名昨日就交代了。

气愤难平的两人却还不知这背后暗算自己的是何人,想想就觉得窝火;

“搁浅,咱俩去把长孙家那小妞劫持了,逼着长孙老爷把三生石交出来怎么样?”赞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

搁浅白了赞一眼,“你是猪脑吗?那长孙家可是洛阳的首富,岂是你我二人能肆意而为的;若失败呢?你还想不想完成任务!”

想着一路走来的点滴,搁浅感觉自己跳进了一个未知的坑,前路迷茫,危机重重,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摆脱困觉呢?

搁浅的沉默,让赞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四周风声林立,乌鸦在枝头呱呱的叫着,赞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赞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四周望了望,想不通自己和搁浅初入洛阳,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被人丢到乱葬岗,这简直是日了狗了~

莞老爹看着眼前头顶大包的小厮,有点诧异;管家一边把早餐摆在餐桌,一遍道:“老爷让你去监视那倆个人,你怎么这般模样回来了?”

“老爷,小的昨天看着那俩人进了酒馆,便坐在对面的茶摊前盯着那俩人,不知道那个狗娘养的偷袭了小的~”

“在老爷面前不许说脏话。”管家打断了小厮,看着长孙老爷有些不悦的表情,催促小厮继续。

“那偷袭的人把小的丢在巷子深处,等小的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了,我这匆匆忙忙就赶回来了。”小厮说完,抽泣的哭了起来。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快下去吧!”管家喝退小厮,看着长孙老爷沉思的样子道:“老爷,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莞老爹刚准备说话,便看到门后露出的绿色衣角,对着管家怒道:“怎么办?老爷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既然那二人那么没用,还理他干嘛,你下去吧!”管家看着盛怒的老爷,颤颤巍巍的退了下去。

待绿衣消失不见,莞老爹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凉亭里,长孙莞优雅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一边听着大丫环碧玉汇报着从莞老爹处听来的壁角。

碧玉是陪着长孙莞一起长大的,从小极爱绿色衣饰,府上丫鬟的服饰都有章程,独这碧玉因深得大小姐喜爱,衣着比其他丫鬟要随性许多。这着绿衣便是她独一份的。

莞老爹看到绿衣那刻,便知道这事他那宝贝闺女肯定插了一手。看来这小丫头以往没少在背后搞鬼,他就不信了,还治不住这小丫头!

搁浅和赞从乱葬岗出来已是辰时,估摸着现代时间上午8点左右的样子;若不是头顶阳光明媚,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路过的行人还真以为闹鬼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遇到赶着牛车的好心大叔,一路把两人载到城门口。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大叔也没多问便驾车而去。

两兄弟真是郁闷在心口难开。回到客栈吩咐小二送来热水,一番梳洗后,搁浅连早餐都没用便独留赞一人在客栈出去了。

出于对兄弟的信任,赞也没多问,吃完早饭便又躺下睡觉了。

且说搁浅走出客栈大门,犹豫一二便朝着长孙府行去。搁浅和赞回到客栈的消息,在他走出客栈之前,便已经传到了莞老爹耳中。

莞老爹还在想怎么撮合女儿的婚事,便听闻搁浅只身前来拜会。心中不免有些诧异,又有些激赏。

搁浅随着小厮来到正堂,只见小丫环送上一盏茶便退了出去。那领路的小厮早在搁浅坐下后,便退了下去。

搁浅淡定的饮了口茶,目光扫过正堂的布局,虽然他对古董无甚研究,也猜到这满室的摆设价值不菲。好在他对这些古玩并无兴趣,虽大开眼界,却并未露出贪婪之色。

莞老爹在帘后偷偷观察,被搁浅外露的气度折服了。

茶杯渐空,小丫环续了茶水便退了下去。屡次三番后,连小丫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莞老爹看着搁浅不骄不躁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搁浅喝完第五盏茶时,莞老爹终于出现在了他面前。

“听闻公子来访,不知有何事?”

搁浅起身抱拳道:“听闻长孙先生前些日子得了一件宝贝,不知可否借用几日。”

“噢~好说”搁浅诧异于莞老爹的直爽,正欲道谢便听莞老爹又道:“可我为什么要借予你呢?你我好像并不相识!”

“这么说也对,不曾相识却被贵府大小姐送到乱葬岗住了一宿,也确实是是缘分不浅!”搁浅一边说一边观察莞老爹的表情,从他不欲辩解的神情中,搁浅知道自己猜对了。

莞老爹略带尴尬的看了一眼搁浅,挑眉笑道:“小女自幼顽劣,还望公子海涵。若小女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在这里替她给你和你朋友陪个不是。”

“不敢当。”

搁浅正欲开口,便看到小厮匆忙闯了进来。

“没看到本老爷在招待贵客吗?还不下去!”莞老爹一脸恼怒的瞪了小厮一眼。

搁浅猜想这可能是主人是要下逐客令,拦住了一脸焦急的小厮道:“既然长孙老爷有急事,我就先告辞了。”

“公子且慢!”莞老爹拦住了欲离开的搁浅,对小厮道:“有什么急事快禀,若不是急事,看老爷我不剥了你的皮!”

小厮上前一步对着莞老爹一阵耳语,搁浅看着莞老爹渐变的神色,眉头紧锁。果然自己要加快速度了。

待小厮退下后,便看到莞老爹的表情严肃的对搁浅道:“公子,若我把三生石赠与你,你可否帮我做一件事?”

看着莞老爹的表情,搁浅猜想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忙,但想到没有三生石,就没办法进行任务,思索再三便冲着莞老爹点头。

搁浅回到客栈,看着呼声隆隆的赞,气不打一处来;这货也太安逸了吧,自己为了任务奔前忙后的,结果这厮竟然在这里睡的跟猪一样!

想起自己为了三生石答应莞老爹的那些要求,搁浅又觉得有些对不起赞。若搁浅知道此时的决定会影响赞的一生,也不知会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若赞睡醒发现自己被兄弟卖了,不知会不会挠墙大哭。

而此时局中的另一人还在想着怎么算计两人放弃自己。

莞老爹想起小厮禀报的事情,内心久久无法平息。只希望这场风波不要来的那么快。

这一场较量,究竟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呢!

林破天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步温柔 责任编辑:杨钊_NG10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