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年年谈崛起,何时能成真:残酷的国漫现状

国漫崛起,一个看上去金碧辉煌的空洞口号,几乎每年都会老生重提。经历了2016年夏天岛工作室作家的集体出走,中国漫画不堪的行业现实彻底暴露,用更加现实的眼光,讨论什么叫做国漫,什么是真正的崛起,毋把商业当作情怀。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Bilili,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新的一年刚刚过去11天,从去年年末就开始沸沸扬扬的夏天岛作者解约事件,因其核心人物CEO姚非拉的离职,似乎已经暂告一段落。

image001
曾经王牌的夏达,小新,猪乐桃,都因为劳资纠纷而退出夏天岛

曾经作为中国动画,漫画行业的探索者和旗帜型标杆,夏天岛工作室,以职业经理人或者运营的身份去协助运营漫画作者的作品,在过去的十年中,确实推动了国漫的进步。

“这十年中,夏天岛的转型始终没有做好,始终是加强版的个人作坊,私人民营作风,并没有往职业化的道路演变,它的定位在经济公司和漫画公司之间摇摆,这也是矛盾的源头。

夏天岛危机并不能简单的定义为劳资纷争,它是否给“国漫崛起”的夜郎自大,揭开了残酷的现实?

20150719150717_yjHR3_副本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火热,也引发了很多人的思考

老调重弹,一个每年都会振臂高呼一次的口号。

十九世纪的拿破仑曾经说过一句“中国是一只睡狮,一旦他醒来,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的名言,被近现代国人陆续引用了将近两百年,即使是21世纪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也没有人能痛快的拍着胸口,大喊中国已经全然崛起,发展无比强大了,但对于这句话的自豪引用,依然乐此不疲。

“国漫崛起”的口号,始于21世纪的头10年。大概是在2006年开始,电视台开始禁止在黄金时段播放境外动画片,随之而来的是满屏的国产动画及特摄制作,如《大耳朵图图》系列、《天眼小神童》系列、《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等。由于动画的广受欢迎更衍生了系列的文创周边产品,票房奇高的大电影系列,这部分“国漫”大多以低龄儿童为用户目标,但赚的盆满钵满,大电影票房达到8000万,可谓瞩目。

UI7O%Q)N]W6CHQ4MKR5WL]H
《喜羊羊灰太狼》与《熊出没》的大电影,每年都会有很多小朋友拉着爸妈去看

在2009年,《文化市场》杂志的刊文《“喜羊羊”成功之后中国动漫崛起了吗?》(龚丹韵)中作者便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急速扩大的市场似乎暗示了“国漫”真的崛起了,自2010年到2017年,无论有任何国漫相关的动向,都被乐观的评论为过“国漫已经崛起”。

image006_副本
百度文库2010后的相关文章,充满的赞美之词的崛起论调

事实上,如雨后春笋般生长的各类漫画创作平台的出现,也确实带来了许多诸如《端脑》、《雏蜂》这类更适合青少年的网络连载漫画,鹅厂类大资本的注入,也让国产动画不再全是以猫狗小兔子为主,出现了《从前有座灵剑山》这类轻改漫改动画化后,发行中国,日本两个版本配音的动画,国产平台有妖气也有了经典的《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IP,如今打开视频弹幕网站或者漫画创作网站,国产动画、漫画都有固定的读者用户群,每日的流量也颇为可观,似乎都昭示着“国漫起飞?”

但这毕竟,归根结底只是个愿景和口号,中国漫画在当今,仍然谈不上所谓崛起,起飞,甚至还没成为一个能成熟而独立的行业。那些年,曾经发誓“为了国漫之崛起而画画”的年轻中二们,也逐渐步入中年,“国漫崛起”的口号每年一叫,似乎就真的实现了似的。

在经历过2016年末夏天岛集体解约的动荡之后,还真的能摸着良心,再呼喊国漫已经崛起么?

最好的时代?论国漫该如何崛起

切勿把商业当情怀,国漫行业乱象与现实

首先需要界定的就是“国漫”的定义,严格来说,由中国的作者自主绘制编绘在网络、实体的形式呈现的的黑白或彩色连载漫画,及相关的周边制品,影视娱乐等衍生商品都可以算作国漫的范畴,其创作的根源在于“漫画”这一载体,如果再严格些,不在国内发行的都无法算作国漫,例如许多就职于DC,暴雪等美式漫画公司的国人绘师们的作品,只能算作美国漫画的范畴。

但是在社会大众或者媒体的定义中,国漫的范围明显还拓展到了国产的ACGN相关“二次元行业”,例如争议甚大的《大鱼海棠》,票房逆袭的《大圣归来》这两部动画电影,都是没有相应的漫画原作,也被归结为国漫的范畴。也正是因为这两部电影的亮相,让人产生了“国漫崛起”的错觉,类似的还有轻小说衍生物,如最近流行的IP版权改编等等。

049f3da2f24646cf8392c7faac75baa3fbe963b2
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群的中国漫画及动画作品统称为国漫

加上游戏的长足发展和巨大的吞吐流水,一时之间“二次元”似乎成为风头,是抢手的蓝海新兴行业,但真正的国漫并没有因此洛阳纸贵,相反真正的崛起之路只能算作中途未半,如今动辄使用“国漫崛起”作为关键词的,大部分还停留在卖情怀的初级阶段,非要把单一的作品和整个行业扯上干系。

漫画作品能够进入大银幕,电影票房上亿,就等于国漫崛起么?

中国漫画作品开始不以低幼为导向,开始有些成人化内容,就等于国漫崛起么?

这些都是片面的,只见单一的繁荣便过于乐观的下出结论,真正对于中国漫画动画行业是否崛起的唯一标准,应该不是停留在情怀上的崛起,也不在于作品供给哪一个年龄层,而是是否拥有一个完整的商业化、标准化的成型行业。

image009
夏天岛作家在微博分布的文字,引起了网络的舆论讨论。

2016年下半年,国漫圈充满混乱,以往作为中国漫画创作标杆性的夏天岛工作室,遇到了终于忍无可忍的作者群体的投诉与爆料,整个事件令人瞋目咂舌,夏达,小新等夏天岛作家简直如同在血汗工厂一般,付出了劳动与心血,但作品与收益尽数被剥削,这并非夏天岛遭遇的头一次危机,但相信是较严重的一次,加上姚非拉老板,也有近十年没有其他的作品产出,根基变得岌岌可危,这件事情至今姑且尘埃落地,但以往每次一新的进展都让人不仅扼腕叹息。连被誉为国漫标杆的夏天岛工作室也经历了震荡的当下,国漫已经崛起的口号到底从何而发?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从这个事件中,明显可以窥见近年来国漫行业发展的畸形,创作者无法切实的拥有作品的版权,漫画家难以依靠作品生存。即使有了衍生的IP产品,如游戏、动画、真人化,创作者也难以从其中获得应有的收入,无法形成一个真正的行业闭环,这可能才是国漫问题的根源之一。

针对此疑问,笔者对从业超过十年历史的资深漫画人吴淼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谈话,恰逢奇幻黑白漫画《塔希里亚故事集》第九册出版,从2007年的第一册开始,他便迈上了这条漫画创作的长征路。

image011
《塔希里亚故事集》,黑白剪影风格的奇幻漫画

即使已经“出道”(第一本漫画集出版)十五年,拥有二十万册发行量的出版漫画作品,吴淼尚谦虚的无法自称“漫画家”而是“漫画人”。

他坦言,画画是他的主要来源,但不仅仅是纯靠漫画版权相关便能维生,自己的出道完全是凭借个人的一腔热血,不断的投稿而换取。

这一点足以看到漫画行业真正“入行”之难,相比一海之隔的日本,有固定的出版社编辑能够对投稿者进行接洽和建议,杂志定期举办新人的作品甄选或者在漫画展上编辑的外派出张(更多详细的可以看松田奈绪子原作漫画《重版出来!》),中国的漫画人更多只能以个人为战,当然网络平台的发展,让许多作者有了亮相机会,但“只重挖人不重培养”或者作者创作的不稳定性,同样也带来了巨大的投资回报落差。

001_7743
业界生态漫画《重版出来!》

吴淼认为,“国漫崛起”的口号,不过是另外一个东方不败,一个微妙的,缺少重要部分的外强中干的“崛起”。

20多年的打击盗版不力,和外来动漫文化的输入,中国已经失去了去创作中国特色的动漫的能力。

“也培养出一代不花钱看全世界最好漫画的族群

无论是游戏,小说还是漫画“白嫖党”盛行,这一点相信许多人都深有感触,虽然近年来在不断的加强对于版权的教育和扭转,但是常年累积的颓势并非短期能改善的。对于知识产权、版权的保护缺失,个人维护成本过高,犯罪成本过低,严重打击了真正需要成长的中国漫画。

最好的时代?论国漫该如何崛起

小偷拿偷来的小麦磨成面粉做了面包拿出去卖,众人都说好吃。种出小麦的农民跑来哭诉是这个人偷了他,众人却说,我们吃的是面包,你又有什么证据说那是你的小麦做的。后来农民饿死了,紧接着农田也荒芜了。饿肚子了的众人开始谩骂起,为何没有人愿意当农民再去种地,却忘记了先饿死的是农民。

——棉被山山大王

在友邦,漫画创作竞争激烈,也有新老交替,作品还是一个漫画家当仁不让的基石,热门的漫画家凭借单行本,周边版权的收入是政府公布的高额纳税人,在国内,曾经因为抄袭而陷入纷争的“伟大的安妮”所运营的快看漫画,又因为没有给旗下作者缴纳社保而曝光,又有不少的作者作为个人创作,没有合同,没有社保,这样的工作环境,如果不是因为对漫画创作的热情,根本无法维持,但没有回报的工作亦不可长久,漫画家也是需要赚钱生活养家的普通人罢了。

image013
漫画家纳税榜参考,图为杂志《知日·太喜欢漫画了》

“中国目前没有健全的动漫商业链,没有一个良好的循环系统,要指望能够稳定出现优秀的动漫作品,是不科学的,一部大圣归来,救不了中国动漫。一个夏达也救不了。

也许是进入行业太久,吴淼对国漫的看法,比笔者更加现实,他选择自行打理作品,一个人一本书走到底,而不是签约工作室,也历经了常人无法理解的苦辛。

混沌和黑夜的发展,值得肯定的部分。

产业链,商业链,良好的闭环循环,这些词汇听起来过于商业和专业化,其实简单来说,就是漫画家能不能靠作品养活自己。

最好的时代?论国漫该如何崛起

如果是经常去文学网站看网络小说的读者,一定知道很多章节是需要花钱才可观看的,但也知道同时有某些网站,在作者刚刚更新完,就立刻发布了免费的版本,美名其曰“手打资源共享”,更有甚者,留言“写得很好,但是不准收费”、“写的很不错,作者入V就是想要钱”的谬论。如果是不懂事的小学生也就罢了,正常有工作能力的人也极为普遍持有免费的想法,这难道不是对于他人劳动的践踏么,连作者都无可奈何的只好与盗版网站约定,延迟一日或者数小时再发布,留创作者一条可笑的生路。

中国漫画同样如此,由于纸媒的衰落,路径的堵塞,许多作者只剩下网络发布的途径,网络漫画门槛低,但凡是发布在网络的作品,几乎都有被盗版的风险,有营销号不署名转发的,有网店不授权制作周边的,盗版者无本而万利,作者的声音只会越来越小。

111
网络上的“键盘侠”也可能会伤害到这些作者

近年来,漫画平台的出现和发展,某种程度改善了这类的版权侵占现象,如一些较大的平台,也会有更完善的法律团队来应对相关的侵权,大平台的版权制作成本更低更快,也能够减少盗版的部分收益;而作者之间,自发的普及如何登记版权,利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的例子也在增多,某宝电商也逐步加入了版权申诉相关的流程——这些即使不尽完善,也是值得肯定的小进步。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在版权保护的方面,应该参考是米老板家迪斯尼的做法,版权运营主宰一切。

对于迪士尼来说,成功的作品只是起点,通过版权运营,让创新成果源源不断地产生经济价值,才是迪士尼王国得以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所在。迪士尼版权运营的核心就是打造产业链,而产业链的上游便是其所拥有的极具市场价值的众多经典卡通形象。尤其是作为迪士尼象征的米老鼠,被业界一致誉为版权价值链延伸的鼻祖与经典。

——知识产权报 肖潇

image
当时很火热的《汽车人总动员》、《赛车总动员2》事件

在游戏行业,有steam这类的软件购买平台,逐步让正版游戏变得普及,网络游戏更通过丰富收费购买模式的方法来完成游戏的创作和盈利,在中国漫画行业,完整的产业结构,行业也依然在缓慢的逐渐构成,夏天岛的作者纠纷事件,也许就正是行业发展磨合期正常而又不普通的疼痛。

以版权为核心的漫画商业运营体系,也是未来中国漫画发展过程中,逐渐需要正规化的部分,而至于漫画的对象到底是针对幼儿、少年还是青年,在一个成熟的商业体系建立后,市场的供需关系会自然形成细分年龄市场的分野,这是漫画崛起后的部分结果,而不是象征。

2017年的当今,国漫仍不能称作已崛起,而是仍在逐步向前,只要有读者愿意看的一天,就不会有国漫的彻底消亡,但是这并不是仅仅业界人士的努力就可以达到的,旁观者才是促进行业极为重要的一环。希望未来,并不是每一年都苍白无力的振臂高呼,转发点赞“国漫崛起”的老旧口号,而是老老实实的把钱从荷包中拿出来,猛力的砸给自己喜欢的作者和作品吧。

最好的时代?论国漫该如何崛起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征稿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游走东瀛VOL.1 圣地巡礼教程:东京新宿篇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关注爱玩APP【精选】板块,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国漫 Bilili 国漫崛起 夏天岛
48小时评论排行
  1. 林俊杰生日会 粉丝送DOTA2蛋糕祝JJ上5000 2779
  2. 不再是马赛克!《星际争霸》重制版兵种对比图鉴 2678
  3. 决战燃烧军团!你必须了解的魔兽7.2四大新内容 2122
  4. DOTA2亚洲邀请赛小组赛 JerAx秀翻Wings 1487
  5. 暗黑3知名“导航”系统TurboHUD遭彻底封杀 1142
相关文章

作者Bilili

喜欢大开脑洞的文字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