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宫里有只小花妖(九)

2017-01-12 11:16:34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来源:官方记者站。

第九章:身世之谜

阵法的光芒随着木子真人的羽化而消散,阵中的浮华安然无恙,做为一个门派长老的嫡传弟子,浮华觉得此事处处透着玄机,却苦于资历有限,参透不详。

椛楹晃了晃身子,晕倒在搁浅怀里。椛楹晕倒前那震惊的面孔,深深烙印在搁浅心头,久久不散。

浮华把临行前掌门交托的物件递给搁浅,捡起地上掉落的三生石,留下一颗丹药飞身而去。

他本该留下来待确认椛楹无恙离开才是,可心头的不安促使他不得不去确认一件事。

天宫之上,石泓抚摸着流光镜的边缘,内心终有了决断;无论如何,自己再也不能放任了。

椛楹服用过浮华留下的丹药之后,渐渐苏醒过来。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回想先前识海中出现的那一幕幕画面,内心已然是波涛汹涌。

搁浅和赞看着任务界面之前寻找三生石的任务已经变成了完成,而奖励物品竟然是无量山掌门真人赠与的。

两人先后完成了好几次任务,唯有这次有奖励,奖励物品却来自NPC,这其中机缘两人苦思许久却未果。

椛楹扫了眼沉思的兄弟二人,“你二人先去休息,明日辰时来此处找我。”留下一句话便遁入荷花湖。

两人回到住处,打开奖励物品,发现竟然是两人在天龙游戏里的武器,大八星的门派神器。

“搁浅,你说这江湖是不是要乱了?”赞摩擦着手里的神器碧海银涛环,这一刻即便他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和搁浅的处境怕是危机四伏了。

“既来之则安之,咱睡吧。”搁浅说完,看了眼手中的神器洪荒龙舞。

夜深人静,椛楹却迟迟无法入眠;仰望着浩瀚星空,她对未来感到一片迷茫。

报仇吗?此时的自己,恐怕连离开这荷花池也是奢望吧!

倘若那些人发现自己还活着,又岂能给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

浮华一路御剑飞行,天际第一道日光照射大地之时,他终于赶回了无量山。而此时月落阁中,掌门真人正准备安葬木子真人。

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浮华看到了毫无生息的师傅,这一刻他只觉万物俱寂,一种毁天灭地的暴虐感由心而生。

掌门真人挥了挥衣袖,浮华从那肆虐的负面情绪中清醒过来,他感激的看了师伯一眼,心知若不是师伯那一挥手,怕是此刻自己已经心魔附体,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

浮华跪在师傅身前,悲从心生却眼眶干涩流不出泪来,掌门真人看着对师弟情深意切的徒侄,内心替师弟感到自豪,有这样的弟子给送终,也是师弟的福气了。

把师弟的遗言一句句转告师侄,掌门真人深感无力;

两人秘而不宣的安葬了木子真人,对外只称木子真人闭关修炼。

此时此刻,浮华才知为何自己布此大阵却毫发无损,也许师傅是怕自己知道后阻止吧!即便阻止不了,自己也不会尽心而为。

若早知师傅会道陨与此,何故去为她人做嫁衣。

此刻的浮华,内心深处不自觉对那花妖有了几分厌恶。

掌门真人看着瞬息面色多变的师侄,大致猜到了几分他的心思,忍不住道:“你师傅虽因施法反噬而逝,却怨不得那花妖;布此大阵,便是我也有几分无力;若没你师傅介入,那花妖的人生可能又是另一番际遇,你师傅亦有他非做不可的因缘,你且不要暗生恨意,毁了自己的修行。”

浮华听完,想起师傅平日里的教诲,眉宇间那抹阴暗消散殆尽,掌门真人此时才放下心来。过刚易折,师侄的心性还是需要打磨,自己日后定要多看顾几分;切莫辜负了师弟的托孤之重。

天色渐亮,沉睡的兄弟二人早早便已起床;连素日里喜欢睡懒觉的赞,也在鸡鸣时分自觉起来洗漱。

两人观天色尚早,便拿出神器互相切磋一番;眼见辰时既至,两人一前一后朝荷花池而去。

椛楹瞅着依约前来的兄弟二人,犹豫再三,终是下了决定。

在椛楹的叙述中,两人才知道这是怎么样一个玄幻的开始,也暗暗猜测两人坠落于此的因缘。

天宫之上,天帝统治着天界,而椛楹的父亲乃天宫的战神无上上神,早年间天界大乱,战火中,几位上神先后身陨,独留无上上神辅佐天帝;

天宫之上,上神的身份地位非常之高,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界众人无不佩服战神当年大战群魔的英勇;

所谓功高盖主,加之小人离间,又因着无上上神早年间有一场因果需下凡历劫;当年因天界大乱而拖延,如今天界太平,在小人的多番运作之下,上神下凡了却因果。

这了却因果说起来简单,倘若轮回九世之后尚未了却,恐位列仙班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前几世,在小人的暗箱操作下,上神一次次历劫失败,得知真相的椛楹暗暗着急,便不顾一切前去帮上神,却被小人告到了天帝面前。

那天帝早年曾暗恋过椛楹,提亲未果便暗恨无上上神,连同椛楹也恨上了。此时见椛楹犯错,便穷追不舍,不顾众仙求情,判她跳下诛仙台;并言明:求情者同罪论处。

诛仙台可不是闹着玩的,跳下去可不是粉身碎骨那么简单,这一跳便会失了仙身,一个落不好就是魂飞魄散。

天帝不仁,众仙看那上神最宠爱的徒弟都无声无息,遂各自散去。偶有动了求情念头的仙人,想到她爹也是未知,便也去了念头。

就这样,椛楹被推下了诛仙台。

按说被推下去,自己是绝无生还的可能性的,而此刻自己却在此地活着醒来,虽是妖身,可妖也是能修仙的。

搁浅和赞听完,一脸哔了X的表情取悦了椛楹,这前尘旧事这么说出来,也没想象的那么难受了,可却不知父亲如何了,可曾重回仙班。

兄弟二人还沉寖在玄幻的故事里,内心如同万头草你妈奔腾而过;这年头,一言不合遍地都是穿越;穿越就穿越呗,这古龙写的天龙八部兄弟俩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玩转个剧情啥的那都不是事儿啊!可尼玛这乍一出场就先是一只花妖,还是只失忆的妖;寻找三生石也罢,毕竟游戏里有这么个任务!可这遍地的危机,尼玛还各种任务,奖励还得靠NPC,此情此景让兄弟二人简直醉到不要不要的~

“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看着这两人呆傻的样子,椛楹忍不住打断了脑洞大开的两人。

“当然是报仇,对,必须报仇。”赞说完磨拳霍霍;你特么脑子呢!

搁浅无力吐槽赞的智商,白了赞一眼,看着椛楹道:“你想怎么做?”

“报仇我也想啊~”椛楹伸了伸懒腰,话语间有了几分调皮,“可是天帝统辖天界,我以前是上仙的时候就打不过他,现在...你觉得你们俩行吗?”

看着俩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椛楹继续道:“若你们俩助我成魔,和天帝一战,也未尝不可!”

两人听完椛楹的话,瞬间睁大了双眼。这局玩的有点大啊!

天宫之上,石泓无奈的摇了摇头,师妹啊,你这孩子心性何时才能长大。罢了,谁让自己从小宠大的呢!一道白光闪过,石泓上仙出现在了荷花池边。

“我去,这是个什么鬼?”赞看着乍然出现的白衣男子,退后一步,准备开战。

搁浅踹了赞一脚,眼神示意赞看过去。

“师妹,别来无恙。”石泓自认潇洒的站在椛楹面前,眨巴着桃花眼可劲儿放电;奈何佳人不识情爱心中有怨,一脚踹了过去。

“哼,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当年...当年我被推下诛仙台的时候你在哪里?”椛楹说完便不理石泓,心里忍不住替自己的爹不值。亏爹爹当年全力栽培他,却养了这么一只白眼狼。

石泓看着椛楹对自己越来越失望的眼神,收起玩笑的心情,正色道:“当年师傅历劫前,我便已闭关多日,得知师傅被奸人所害,我便打算神功大成之日出手教训那帮小人,岂料你私自下凡惹怒天帝,我又在紧要关头。。。”

“所以你便看着我魂飞魄散吗?”椛楹愤怒的打断了石泓。

“能听我把话说完吗?”石泓无奈的摸了摸椛楹的额头,椛楹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我若不出手,你又岂能在这荷花池中重塑根骨,只可惜我能力有限;也只能为你做到这般。”石泓说完,内心一阵心疼;若非天帝不仁,师妹也不会受此番苦楚。

兄弟二人听完石泓的话,赞忍不住插嘴道:“椛楹,你这师兄好厉害,诛仙台那么厉害,竟然都能救你!”

“也非我一人之力,是观音大士协同几位僧人布阵救了你,师傅当年有恩与她,若不是...”椛楹听到这里,打断了石泓未说完的话。“我爹呢?他怎么样了?”

“师傅历劫已经到第九世了,先前为救你,我受了点伤,”石泓看着椛楹一脸担忧,继续道:“前几世因着奸人作恶,师傅屡屡失败;天帝不仁,我协同师傅的旧部和一些有实力的上仙,架空了天帝,那奸人已经身陨;只要这一世师傅能解了因果,便可重回天宫。”

“真是太好了。”听完石泓的话,椛楹终于安下心来。

“丫头,你是不是开心的太早了?”石泓宠溺的摸了摸椛楹的额头。

林破天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步温柔 责任编辑:杨钊_NG10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