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设计师:我很乐于见到动物园卡组的衰败

文章来源:旅法师营地

在炉石设计师答疑会的十几个小时前,Iksar和几位外服的知名人士在推特上就一篇Reddit上的文章展开了讨论。

那篇文章的标题是《动物园,一路走好——论没有一套廉价卡组对炉石来说意味着什么》。文章分析了它的优势所在,指出它兴盛和衰败的原因。同时,作者从套牌造价、卡组构成(文章表示动物园没有当前很多卡组那样明显的“钦定”框架)以及对技术操练的贡献三方面进行分析,怀念了曾经的动物园对大家的意义。

毫无疑问,这篇文章是心水之作,其中不乏引人深思的亮点。但和正文相比,Iksar等人的对话记录也一点都不逊色。

这篇文章(本身也是热帖)的链接被知名解说Sottle贴上推特,并得到了Iksar的回应,表示他很高兴现在动物园不那么流行了,改变是很重要的。龙王也同意道:“有些人会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就是同一套牌应该可以长盛不衰。这听起来很糟糕。”

作为动物园的代表性单卡之一的恐狼前锋
作为动物园的代表性单卡之一的恐狼前锋

更重要的是,Iksar(以及zhihong等人)并不认为动物园迎来的是绝唱。与其说动物园已死,不如说它只是迎来了一时的低潮而已。“动物园还会回来的。”

【但有更多的围观群众在其他方面和Iksar产生了分歧。】当Iksar对文章中“动物园是教导新手理解炉石基础”这一点深以为然时,Sottle说道:“同时,我认为(文章中)‘原创卡组’和‘钦定卡组’这一对关系也挺耐人寻味的。”

对此Iksar如是说:

“这点读起来怪怪的,但我能理解这种想法。当我们引入一种新的机制时,比如青玉,大家玩上了之后认为这是设计师钦定的。而如果我们在另一个职业里出一些跳费牌和一些优质高费生物的话,这就是广大群众(原创)的卡组了。我们的想法是能让完全独特的卡组和较为容易构筑的卡组兼而有之,后者服务于那些并不擅长构筑的,也就是更广大的玩家群体。让玩家在构筑时有凭依是很重要的,但钦定和原创之间的界限在我看来非常地模糊。这往往取决于看问题的人的角度。”

官方钦定的青玉核心卡
官方钦定的青玉核心卡

Cydonia这时候加入了讨论,提出了他认为的一种可能。他说,之所以给玩家产生了这种(越来越钦定的)印象,是因为像丛林守护者和力代这种灵活的卡被削弱或者禁用,而被增强的却是青玉和龙这样(很笨重)的卡。他认为所有这些被削弱的牌就应该直接退环境,就像龙王一直提倡的那样。

Iksar解释说,从前小德的每套牌必然会带丛林守护者,而且没有舍弃它的趋势。他们所作出的改动就是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简而言之,他们要让玩家自己构筑套牌,而不是说只要你选定了职业,这套牌就一定会有那么十来张牌。

1费的石化到底有多强
1费的石化到底有多强

Cydonia继续追问:“那么石化武器和力代这种牌呢?在我看来这些牌并没有强(到老鹿的地步),它们并没有出现在每一套牌里。”

于是Iksar反问他:“可能我玩得少,你说哪套术士不带力代?哪套萨满不是至少一张石化武器?我感觉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一样的。”

Cydonia和另一位叫Epiphany的玩家随即指出,弃牌园和目前高分段主流的、不带斩杀的宇宙术都是不带力代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力代从卡拉赞发布以后就没那么多人再用了啊……可能是我不了解低分段(委屈)。”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Iksar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他当然知道会有一些例外,但他觉得力代并不是那种使用率会随着环境更迭而出现起伏的典型例子。即使Cydonia反复强调了力代在当前主流术士里早已不是必备品,Iksar依然回复道:“照顾全体玩家也是我们职责的一部分(笑脸)。但我真的想质疑这个所谓‘不太常见’的假设。”

真的已经强到不可饶恕了么?
真的已经强到不可饶恕了么?

另外,Cydonia还反驳道:“当前的青玉卡组,龙卡组,海盗卡组和萨满在很大程度上也都是24-29张一样的构筑。”然而Iksar并未对此条消息作出回应。类似的,当Sottle问他是不是这种“明显”的卡组强度太高,以至于扼杀了其他卡组的原创性时,Iksar也未回答。

这或许就是这次讨论中最核心的几个问题了:

首先,从动物园给人的“非钦定”的感觉出发,我们不禁要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卡组算钦定,什么不算?存在完全意义上的玩家原创的卡组/思路吗?

其次,如果如Cydonia所说,钦不钦定取决于套牌给人的“笨重感”,那么接下来要思考的就是:为什么炉石的后续设计会更多的选择满费拍怪的设计?为什么会有多张即将破例退环境的单卡恰恰集低费、多用、强大于一身?

而且,当万金油的旧卡退去后,新套路的构筑是否真的摆脱了十几个卡位被预定的命运?如果摆脱了,那是什么让玩家产生的钦定感?如果没摆脱,那又是因为什么?

带上就不亏的卡
带上就不亏的卡

【再往大了说,力代和动物园的问题还不仅仅和这个卡组套路的钦定性相关,还要牵涉到职业层面上的整体特色。】

“我所谓的动物园会‘一直存在’指的是它沉寂过后还有回归的可能。而且动物园本身在我看来还是个例外,因为‘动物园’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卡组,而是一种思路:铺场,高效交换,然后用随从打脸。就像手牌术也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一样,只不过少了融核巨人而已;动物园也总能以某种形态存在下去,尽管李奶奶、鬼父、力代这样的核心组件总有一天要退环境。

“每个职业要有自己的‘颜色属性’。就像德鲁伊,它就是一个上大怪的职业,任何(德鲁伊的)套牌都应该保留召唤大怪的可能。”

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说,如果力代和动物园从一开始就是符合术士的铺场、自损三百的职业特色的话,它的“钦定度”就显得更高了呢?对于卡组层面的风格来说,这种职业层面的基调到底是限制了设计思路,还是让设计思路正是在限制条件下才有更好的发挥?

牺牲友方随从的做法似乎也是符合术士的特性
牺牲友方随从的做法似乎也是符合术士的特性

还有人在讨论中拿力代和火球术相比,认为力代之于术士就像火球之于法师一样,不仅职业特色鲜明,还能在不同形态的卡组里起到不同的作用。Epiphany就把力代视作为数不多带副作用却依然可用的好牌之一,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案例。Iksar则认为力代提供的高爆发在术士的职业特色上并不能排到多么优先的位置。

知名解说Raven也补充道,力代并不像火球术那样具有职业代表性。火球术是一张能定义法师这个职业/背景设定的一张牌,而力代在这方面是可替换的。术士并不永远都“需要”一张像力代这种风格的牌。通过自残换取力量的单卡有很多,包括各种恶魔和烧,我们不能只因为某些牌不在当前环境里显得厉害就否认它对职业的代表性。

分享到:
本文来源:水手之家 责任编辑:陈光_NY5433
16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