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小说:子夜(5-8)

2017-04-12 10:02:49 来源: 爱玩网(杭州)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缘起无量

歪歪,是那个之前跟我坐一个车子回老家的男孩叫我下载的,我喊他:潘。

潘:怎么样,客户端下载好了吧?

我:这个客户端好大啊,我下了一整个下午。(其实原因不是客户端大,而是宿舍的网速,实在是不可说……)不过,我全都弄好了,我现在都在游戏里了。

潘:你进游戏了?你跑哪个区了?

我:就是第一个区啊,天目山

潘:错了,错了,我在太湖仙岛这个区。

于是我放弃手中那已经在天目山建好的号,又跑到了太湖仙岛。

潘在歪歪里指导我从1级练到了10级;教我拜了师门,峨眉;教会了我用自动寻路。然而他实在是一个让人很气的人,后来我们每每聊天的时候,我总会骂他一句:坑货。

是的,这家伙把我领进师门,教会我自动寻路之后,就下线了,再也没上号过了。

这边,我刚学会自动寻路,知道怎么做主线任务了,潘说有事,于是从网吧下号回宿舍了。我一个人顺着主线任务做,竟也升到二十多级了。

我手里拿着小怪死亡掉落的一把白装,还是把刀,在西湖杀水鬼,且用的是近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好笑,但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

结识西湖

我注意到我附近有一个女玩家,她弯着身子,在采药。我以为她和我一样,都将会是游戏里的生活玩家。是的,我玩游戏的初衷便是生活。

她正被一群小怪围着,我觉得她肯定快要死了,因为我自己就不止一次的被那群凶猛的水鬼送到地府了。所以我扛着大刀冲过去,帮她打怪。这时附近频道出现了字。

羽:你是峨眉啊,用远攻技能打怪。看见你技能栏的貂蝉拜月没?点一下。

好神奇,我照着她说的做了。竟可以站在原地远远的打小怪了!

我:谢谢。

羽:你是新人?进组。

组队我还是会的。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游戏小白。因为我有那么多的阅读网游小说的经历。

小羽骑上天马,我的游戏频幕显示:是否接受组队跟随?我点了确定。

此时,看着小羽拉风的外形,我意识到,似乎我遇到了游戏里的高手了。那会儿还不兴用“女神”这个词,但是当年小羽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妥妥的只有这个词来形容了。

她把我拉到大理拜师处,我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拜师了。当时我忘记了问她,为什么收我为徒。我猜想,是不是因为我二缺的举动,或是那一看就是新手才会取得游戏昵称:聚散匆匆?

师父小羽

“师父”这个角色,贯彻了我整个游戏人生。小羽是我游戏里的第一个师父,更是在我的心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我崇拜她,信任她,并且,追随着她。

那时的我,不懂血祭为何物,补篮都一直靠着归灵丸,不懂清心为何物,一直用着冲虚养气。顶着一身的初级门派时装行走江湖。但是我是有师父的人。

师父喊我上歪歪,给我买血祭宝宝了,给我买清心要诀了,给我金子让我点心法,带着我去古墓或者地宫练级。

师父甚至让我下载了按键精灵,她说有了这个再买上答题,就可以挂机了。然而我没有学会挂机,我忙忙碌碌的五年游戏生涯里,都没有挂过机。

那一次,是在地宫二练级,我已经73级了。我的记性很好,当年发生的一幕幕,至今仍像在眼前一样。那天我刚登游戏,师父就密我了。我很开心,因为师父总是那么忙,少有时间陪我,我看她那么忙,也从未主动打扰她,但我总是希望被师父注意到的。

师父说:徒弟,今天没什么事吧?

那是个周末,大学里本就清闲,我又宅,周末基本无所事事。

师父把我带到地二挂机了。一开始,是让我自己跑过去的。然而我虽学会了自动寻路,地二,我也是没法过去的。我甚至在后来的一两年里,都对地宫这个地方感到恐惧。

那里地形复杂,弯弯绕绕的,我也不会跑。那里的怪好厉害,我一旦停下脚步就被咬死了。师父问我,怎么还没到啊?

我说,师父,还是算了吧,那个地方,我到不了。

然而最终,我还是去了的,因为师父交易给我定位了。

我在师父的照顾下,成长着。

师父之外的人

师父喊我的时候,我跟着师父;师父没喊我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游戏里刷三环。这是我当年会刷的,且唯一会刷的副本。我也有固定队友的,是个逍遥,名字叫:诗情画意。

他不嫌我麻烦,总喊我一起副本。他显然比我玩游戏的时间长,因为他会的比我多多了。那天我们刷完老三,照例是退出队伍,我准备在苏州大街上瞎晃荡了。他密我:去不去练级?我找了个大哥带我们。

他说的大哥是个天山。天山的技能真的很酷,我只一见,便迷上了这个门派。

这次,我们是在地一。他大哥的号,当时我觉得很暴力,但是现在想想,应该也就是一般的号吧。我给他加点血,再打坐,跟诗情和他大哥聊天。本来聊得好好的,直到他大哥问:妹子什么时候嫁给我弟啊?

游戏结婚我是知道的。但我从未想过自己这就要在游戏里嫁人了啊。年轻的时候,谁都像紫霞仙子一样,梦想着有个大英雄来迎娶。然而诗情,很明显,我从未想过嫁他。我在队伍里打字:我不会在游戏里结婚的。

气氛因我这一句话尴尬下来了。好一会都没人在队伍里说话了。忘了交代,这时是在晚上。大约9::30吧,那天,他大哥说:不早了,我要下号了,改天再来带你们练级吧。于是我们便散了。自此再也没有再见了。

幸福是一刹那的事

师父拉我进她们帮了。师父是帮里的大峨眉,因着这个缘故,我也享受了一般小号没有的待遇。

有一天,师父对我说,她要结婚了。她拉我进组,叫师公给我买了件永久时装——清风怡江。我知道游戏里元宝跟人民币的兑换比例,这是我游戏里的第一件时装,我感到受宠若惊。亦很难理解,这种花费百元只为换个好看的游戏道具的想法。

师父跟师公就像我所看的网游小说的男女主人公那样。我围观着他们的婚礼,那么热闹,见到了好多区里的大神,是真正的大神,师公也是。那天,区里的喇叭刷了很久很久,都是祝福他们婚礼的。礼堂里,烟花漫天飞舞,红彤彤的,非常喜庆。我也感到十分羡慕,但我已经知道,我跟师父的差距。此时,我碰这个游戏已经有一年了。

事情的变故是在他们在一起一月之后,也许一个月都没到吧,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师父突然退帮了。

就像当初祝贺他们百年好合的喇叭那样多的喇叭在刷屏骂师父。言辞非常难听,我不懂为什么,我也感到气愤,为什么这些人要用这么恶意的词来中伤我的师父。

我问师父,喇叭是怎么回事,你怎么退帮了?

师父却不愿意告诉我原因。只说,徒弟,我可能不会再玩游戏了。

不是玩的好好的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在当时的我真的很难理解。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べ墨染烟荷ゞ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