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小说:子夜(9-14)

2017-04-13 10:12:42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龙凤呈祥

我对师父的依赖很深。因此师父的离开让我感到格外的伤心难过。回头想想,我很惊讶的发现,这么长的时间,我什么也没学会。师父虽对我很好,可是我能说,其实师父也只会副本打架吗?而那些,都对装备和石头有要求,我只是玩生活的,却拜了个不会生活的师父,甚至当年西湖那一次遇见,也是师父生平唯一一次的采药经历。

我决定摆脱师父离开带给我的阴影,因此决定换区。

天龙八部为了迎合学生党,也会偶尔在返校季开新区。我喜欢那个名字:龙凤呈祥。

刚开的区,全是小号,石头高,自然收获的关注度高,石头低倒也没人完全不理你。这一次,我的门派是:天山

我说过,“师父”这个词,对我影响很深的。我在龙凤呈祥新拜了个师父:醉红颜。男,逍遥,拜师时他68级,我靠着做主线任务到42级了。

醉红颜是纯生活玩家,满三的石头,我觉得他很厉害。他带我在摩崖洞练级,在古墓练级,带我刷马。我们一直在一个歪歪频道,我开始熬夜玩游戏了。

有一天我上线的时候,发现装备上上了两个红宝石。我问师父:你给我上石头了?

红颜:首充五块钱就送两颗三级红宝石,还有暗器,很划算的,我就帮你弄上咯。(师父是湖南凤凰的,想想他的语调。)

人心

我们那个歪歪里,有一个四级石头的号,叫逝水,很厉害。歪歪的OW叫十三月离殇,除了我还有个特别会带马的女峨眉叫媚儿,还有其他人一共7个左右吧。

有天晚上,离殇说,今天晚上我们歪歪开个小会。离殇把我们都拉到一个带了锁的房间:管理会议。

离殇让每个人都按顺序发言,当然,他自己先说话,他说:首先,很感谢兄弟姐妹们一直待在这个歪歪,咱们几个不离不弃。尤其是逝水,号也挺强的,但一直带着兄弟们。过几天我自己也要上四体了,到时候咱们刷副本刷马什么就能更厉害了。

那天晚上,他说了很多,我记得这么深刻,大约是那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听大家在歪歪开会的原因,当然也有可能是离殇的声音很好听。

我师父是专业玩生活的。他自己的号,也只充了那五块钱罢了。他的游戏经济来源就是刷副本和倒卖。尤其是我们歪歪几个人一起几乎天天都刷马。我简直对媚儿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带马的技术,在我心中是这么多年所见的NO.1。

那会儿刷马的书还是能卖点钱的。可惜,我不知道。

有一天刷马,我捡到了本高级精准。当时歪歪里,就我跟媚儿在。我问她:这个书值钱吗?

刷马经常会掉一些书,有的值钱,有的不值钱。我只知道大群、血祭、那是很值钱的。对于其他,我都没概念。而且很多小书是很占包的,我那会儿仓库都只开到第二个。

她说:没用,这书没什么用的。你要是不想占包,就给我吧。

追忆、轩文和子夜

当时那本高精准,我就给了媚儿了。后来我意识到那个书的价格时,已经是一年后我在另一个区砸附体宝宝的时候了。此时我不知道,我就暂且不提。

我那会儿觉得游戏真好玩啊,那么多人在一起,好热闹。这时候要提到一个人了,他叫:追忆。(突然想起来,这会儿我的游戏名字叫:子夜歌  忘记交代一下了。)

追忆是个小败家,在那会儿努力赚钱的我眼里。因此我时常教育他,要省钱。他亦是新手,比我还新,总在游戏里乱花钱,当然,他比我大一轮呢,早就赚钱了,也有钱花。

我跟追忆相处甚欢,原因难道是,我是天山,他也是个天山?不过,我们确实比较意气相投。

有一天,我们在刷老三。是的,我老是刷老三。队伍里有个叫:情轩文的人。话题不知道怎么歪楼到讲家乡特产上去了。我说:我老家是安庆,黄梅戏故乡,知道不?

他们还真不知道……但是轩文说了:那巧了,我是舒城的。

舒城就在安庆隔壁,我还有同学是舒城的呢,我怎么会不知道。要不怎么人家说,他乡遇故知呢?游戏里碰到一个现实相距很近的人总是很稀奇的。我告诉他我在合肥上大学,更巧的是,他说他就是我们学校对面的那个大学毕业的。改天要回母校看看。我们学校对面的大学,比我们学校厉害。。。

就这么的,我认识了追忆、认识了轩文、通过我,他们两个也认识了。

时光未老,我们已散

我认识了新的朋友,并且相处甚欢。我跟师父一起玩的时间,就少了……师父不开心,我感觉到了。但是我那会儿不知缘由,有种莫名奇妙被疏离的感觉。

有一天,师父笑着把我叫到了一个歪歪频道:韩小雅的小窝。

是的,韩小雅,就像当年我的小羽师父那样,是游戏里的女神。我甚至都不懂他们在聊什么。反正我也插不上话。我待了一会儿,觉得难受,就又回了老歪歪。

离殇因工作的事情,已经有段时间没上游戏了,就在他说他要上四体之后的没几天。媚儿嫁给逝水了,他们经常一起副本,刷大票什么的,那个副本难度系数太高,谁也没提过要带我刷。

我待在歪歪里,顿时感觉有点凄凉。于是我自己新建了一个歪歪频道

我把追忆、轩文拉到我的频道,给他们橙马。我不管是刷马也好,副本也好,都问一句,要来我歪歪玩吗?

我的举动似乎惹恼了师父,他跟我冷战,再也没理我。

直到有一天,QQ群里,有个叫流年的家伙,骂我了。我觉得很委屈、很难过,我去找师父诉苦,可是师父的话,却叫我觉得心痛

他说:反正你女号也好找人副本什么的,也不用我们带,你就自己开开心心玩去吧。

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时光未老,我们已散,不是你们说的,要不离不弃吗?

既然这样,那么这一次,由我先离开吧。就这样,我再也未曾踏足龙凤呈祥。

九天惊雷

之后确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玩天龙了。但是天龙是什么?对当时的我来说,它是戒不掉的瘾。

我有轩文和追忆的QQ好友。他们两个比我大、比我成熟,像两个大哥哥。我没玩天龙的时候,我们就偶尔QQ聊聊天。

直到有一天,九天惊雷,要开区了。

轩文问我:子夜,我打算换新区,你要不要一起啊?

我答应了,并且还把追忆带上了,甚至还联系了那个校友:潘。

我们是四个人一起去的九天惊雷。我是天山,依旧叫子夜。轩文是峨眉,他说玩峨眉很省钱的,虽然我也一直觉得他没省过什么钱。追忆是逍遥,吼吼,暴力大逍遥,我老笑他。潘玩了个天龙,打怪动作倒是帅帅的。

我们去苏州城墙边抢工作室小号的地。每人领上师徒宝珠,等他收的时候变一下,再收的时候再变一下。法子是潘想的,我对他这么有头脑的想法表示赞叹。

我们四个,在九天惊雷这个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总是忘不掉的过去

来九天惊雷,我们四个买了个帮派,名字很普通:情谊永恒,已经烂了天龙的大街了。我却欢喜的不行,第一次当帮主,他们三个一致推荐的。

那是在燕王古墓,我进了个队伍练级。半夜了,练级的基本都是开挂的,没有活人,当然,除了我。队长在队伍里打字:有活人吗?

我说我在。于是他知道了我是个手动挂机的人,他佩服我的毅力。看到我头顶了帮主称号便问我,能进我的帮吗?我说,无任欢迎。

他叫俊儿,后来我收他为徒了。我终于也成了师父。我对俊儿说,你是我游戏里收的第一个徒弟,不许欺负我。

他也果然做到了。大丐帮、翠绿的雪羽霜衣、一只绿鸟,是他的形象,我总是说他: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一直保护我。

我这个半吊子师父果然是不称职的,徒弟升级比师父快多了。我也并无做人师父的意识,除了在称呼上。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呐,就是犯贱。

我明明在这个区玩得好好的,却总感觉心里空了一块。

那一天,我们在南海刷马,是俊儿带的队,他是老手,带马很专业。队伍里轩文、追忆、还有我那个校友都在。我心里一直恍惚、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因为忘记答题,进了两次监狱。

终于,我在队里打字:这样天天刷马有什么意思。我不想玩了。

歪歪里,轩文第一时间问我怎么了,我们都在一个频道。我对他特别矫情的说了一句:我累了,也倦了。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べ墨染烟荷ゞ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