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天龙玩家原创:不该说的话,不该爱的人(三)

2017-05-24 11:01:49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下线后的西汀面对着突然回家的父母,不知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是应该喜欢?还是应该怨恨?

西爸:“小西吃饭了吗?作业写完了吗?零花钱还有吗?”

西妈:“小西来让妈妈看看,最近长高了不少嘛。”

......

在那个时候西汀还没有拥有一部自己的手机,哪怕是小灵通。多少个夜晚,在他自己一个人害怕着黑暗的夜晚。多么希望能像小时候一样睡在爸爸妈妈的中间。哪怕是在一个屋檐下也好。

“嗯,我吃完了。作业也写完了。”西汀细小的声音喃喃道。

“那你自己出去和同学玩,爸爸妈妈很困。很想睡一觉。下午还要回**。小西乖。等忙完这一阵子,爸爸妈妈就带你去海边玩。”妈妈疲惫的眼睛里流露的是无限的温柔,可在西汀的眼里只有敷衍。

等,又是等,这句话父母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次了。那个离家只有20多公里的海边自己终究是没有去过。为什么陪伴就是一件那么难得的事情?

低落的西汀走出家门,漫无目的的走啊走。一抬头发现已经到了小区公园门口。

下午的公园人很少,太阳很毒。西汀找了湖边的一颗清翠的柳树,坐在长椅上,渐渐的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

正巧下楼打算为妹妹买零食的九朝在去商店的路上穿过公园时,发现了早晨那个娇小的孩子。

“他一人坐在那里干什么?”轻声嘟囔一句,可是身为妹控的九朝不敢怠慢了妹妹要的零食与雪糕,匆匆离去。时不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看那湖边的阳光少年。

提着一包零食的九朝再次路过公园时,原本坐在长椅上的少年已经不在,索性便加快了步伐向着家里走去。

然而我们的西汀,却已经卧躺在了长椅上。睡的很香甜......

阳光不在毒辣,西汀也睁开了眼睛。阳光洒在人工湖面,好不美丽。向来有起床气的西汀,嘟囔着嘴角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在公园的门口,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接着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一系列的可爱动作皆被带着妹妹出去游泳归来的九朝收入眼底。顿时心中一软,保护欲爆棚。!

到了家中的西汀,换鞋之际发现本应该卧在垫子上的高跟鞋与皮鞋此刻已经不复存在。果然,又是这样,又是不告而别。

西汀真是恨死了这从小到大的不告而别。“当面跟我道别就那么难么?”嘟囔了一句,换号鞋的西汀发现了留在了茶几上的信条:“小西,妈妈和爸爸因为**有急事,需要马上回去处理。你一个人在家里乖乖的不要乱跑。外面很乱,按时睡觉、吃饭。零花钱给你放在了这里,不要亏待自己。照顾好自己。 妈妈08.06.21 ” 果然信条的下面卧躺着10张大红票。

放下信条,西汀便径直的走向淋浴室冲凉。

裹好浴袍的西汀,没有吹干头发卧在沙发上,想着每一次都是不告而别的离开。心中的失落感完美的配合了空荡的大房子。

呆呆的西汀甩掉眼中的落寞,却又恍惚出现了一身蓝白色时装的南笙与拿始终戴着冰皮面具的九朝。索性忘掉不开心上了游戏。

可,游戏里的南笙与九朝捷不在线。

无所事事的西汀,将自己的角色停在了嵩山的瀑布下面。登上了QQ。

刚刚登上“叮叮”消息推送就来了。

铁三角:南笙夏歌:“便便,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你上游戏告诉我一声啊”16:21

挽之九朝:“小乞丐,我也出去一下下哦,你上游戏告诉我一声啊”16:21

南笙夏歌:“娘炮不要学我说话。”16:22

挽之九朝:“伦家那里有说你说话啦。”(向来冷酷的九朝总攻突然这么以下变得娘娘的起来,真的让人好想打他一顿啊。。。)16:22

西汀:“我在游戏,看你俩不在。”16:22

南笙夏歌:“......我们完美的错过了~我刚刚上车,正要去办事。那你先玩,哀家稍后就来宠幸你。”16:23

西汀:“好的。”16:23

挽之九朝:“咳咳,我来咯。等我一分钟。”16:23

本来只是当作玩笑的西汀不料,九朝真的准时在一分钟之内登上了游戏。

“你的好友 九朝 已经进入游戏。”

在西汀愣神不知所措的同时。一个组队邀请发来。“九朝邀请你加入队伍,是否同意。”西汀犹豫的点了确认。

九朝:“小乞丐在干啥呢?”

西汀:“你这贱贱的表情是是怎么一回事啊?”

九朝:“你在长白山干嘛?”

西汀:“发呆看雪啊。”

九朝:“那我来陪你啊。”

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在西汀的眼里居然是那么的暧昧。“那你来吧。”

弱弱的小受也不知道自己在何时已经对这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九朝:“小乞丐,你是那里的啊?”

西汀:“你是问我老家呢?还是问我现在的居住呢?”

九朝:“那两个都问。”

西汀:“老家是苏州的,现在住在烟台。”

九朝:“......”

西汀:“咋了?”

九朝:“我也在烟台诶。”

......

西汀的电脑屏幕一黑,正要问:你是烟台那里的。 脑袋探出楼道,停电应急灯已经亮起。原来停电了......

看着西汀的角色逐渐变得透明,九朝就纳闷:我那么像坏人么?给吓跑了......

西汀换上鞋子下了楼,门口上贴着一张抱歉通知书:各位住客,您好。由于改楼电路需要维修,因此需停电两天。期间给您带来的不便,物业人员再次对您表示真挚的道歉......

原来整个小区就这一栋楼停电了啊......西汀也是倒霉。为何这么多楼唯独就自己所在的这一栋楼停电了呢?

无奈的耸肩,西汀转身回到了家中。没有灯光的照射,家里是那么的昏暗。想想自己今晚又要独自一人的面对满屋的黑暗,西汀便有了一种任命的态度。。

由于没有电,那时候的西汀也没有自己的手机。早早的吃了饭。本想睡一个早觉的西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或许因为白天在公园那个小憩睡得太舒服了。索性换好了一身轻装,去公园走走好了。

而此时的九朝,因为自己一人实在是无聊,那时候的天龙也没有过多的副本,索性就下了游戏。换上一身休闲服朝着公园走去。

傍晚的公园人格外的多,漫无目的的西汀又来到了人工湖边,周围都是谈恋爱的恩爱小情侣,自己一人显得格外的尴尬。可那时候的西汀那会在意这些,找了一个没人的长椅坐下。呆呆的望着湖面。

绕着人工湖走了几圈的九朝,发觉周围都是情侣,孤零零的一个显得很是别扭,正要离开之际,发现长椅上原来也有如同自己一个的异类。

悄悄地坐下,以至于出神的西汀并没有发觉身边多了一个大活人。

首先打破寂静的是九朝“兄弟想啥呢?”

听见突如其来的声音,西汀着实吓出了声音“啊!”

这一叫给九朝也下了个不轻,接着路灯看清了这个独自的路人,竟然是早晨撞到的那个少年,顿时心里不由得一乐。

“嘿,是你啊~真巧。”九朝抿嘴笑着,看呆了一旁的西汀,自认为自己长得很是好看的西汀,也为之简单而又不试细节的帅气脸庞所吸引,非要说个所以然的话,大概就是那游戏里的那张冰皮面具下自己幻想的脸吧。

“你是?你认识我?”西汀也是一愣,似乎眼前的大男生眼看也有19岁的样子了,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着实想不起来。

……

“早晨撞到你的那个。”九朝对西汀的健忘表示语塞。

一句话让西汀想起了早晨那个坚实的胸膛,像极了自己小时候对父亲的幻想。坚实而有力的胸膛,总会在自己撒娇耍赖的情景下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卖入那好闻而又坚实的地方。

为自己的想法红了脸的西汀,连忙回答:“奥,是你啊,白天的事真是对不起。”说完还不点点头以示自己的歉意。

然而这一切的举动在九朝的眼里显得那么的可爱动人:“额,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是我出神没有看清你在前面走着。”

也是娇小的西汀对于一米八三的就先来说的确是很娇小的。

“你一个人在这里做啥?喂蚊子吗?”九朝生硬的撕开了尴尬的氛围。

“我们家停电了,家里没人我就出来玩了。”不知为何西汀却很信赖这个陌生人,以至于忘却了妈妈从小说的“不要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要跟陌生人说家里的事”。

没由来的信任让西汀渐渐觉得这个陌生男子竟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那你不跟父母一起出来?”九朝也是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陌生人说过如此多的话。

“他们经常都不在家。我一个人生活。”这么小的孩子便独自一人生活,那他一定很孤独吧,再一次高冷的九朝保护欲爆棚。

“奥,他们怎么这么狠心,留你你个人在家?怎么做父母的?”激动的的九朝一时有些气氛这样的孩子为何不能多被给予一些疼爱,如果是自己的……那他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他,呵护他。

一句话似乎点中了西汀的软肋,鼻子微酸,眼看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匆忙“不好意思我先回家了。”

匆匆的一句话留给九朝的只有一个落寞的背影。

“我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说话说重了?”九朝为自己的多嘴感到一阵懊悔。向来冷酷的自己为何今天却从心底生出一种想要打抱不平的想法。

“遭了,忘记问他住在那栋楼叫什么名字了。”看着西汀的背影消失在眼前的九朝忘却了自己上前搭话的本意。哦!不!应该是搭讪。

夜幕降临,从下午6点办完事回来上游戏的南笙一直等到了晚上9点!始终不见西汀和九朝上线。QQ讨论组铁三角里疯狂的呼叫两人。

南笙夏歌:“你俩死哪里去了?”20:40

南笙夏歌:“你俩死哪里去了?”20:40

……

疯狂在的在讨论组里嘶吼了近半小时。

终于:挽之九朝:“南笙大美眉,这么想念我啊?”

正在气头上的南笙,无悬念的把九朝当做了出气包。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终于熄灭了心中的怒火。

南笙夏歌:“便便怎么不在?也不说话?”

挽之九朝:“不知道,下午在游戏那会儿突然下线了,也没说一声。”

纵使两人都很想念那个呆萌的小乞丐,可中间隔着一个网络联系实在是不方便,南笙便以此机会骗来了九朝的电话。至于西汀就等他上线了要来就好了。

此时的西汀,面对着一屋子的黑暗。幽闭症的症状发作。一人颤抖的蜷缩在被窝,今晚似乎由于停电的缘故,格外的黑暗。

终于在艰难的一番心理挣扎之下,终于松开了紧握着睡衣的拳头,渐渐进入睡眠。梦中?那一张戴着冰皮面具的男生慢慢的迈着笔直的双腿向着西汀走开。

即使在梦里,西汀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加快的心跳。西汀在梦中也没能一改自己内向的性格,害羞的低下头,紧张的玩弄着双手,然而,眼前清楚的看见一双修长的手指缓缓的停留在自己的下颚。顺着手指的用力,西汀顺力抬起了低埋的头。戴着冰皮面具的男生,缓缓抬起另一只手,慢慢的褪去了自己脸上那张冰白色的面具。露出的是那张,今天在公园见到的有着一副结实胸膛的面孔。

同南笙刷完反贼入侵,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的九朝同南笙道了晚安。便下了游戏。

留下男南笙独自一人,做啥都没有劲似的,索性将自己的角色挂去采矿,便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躺在被窝的九朝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时而为游戏里的小乞丐所做之事感到一种愉悦,时而又为今天频繁遇到的那个男生为之心疼。九朝似乎已经将这两者当做了同一个人对待。以至于,九朝都迷糊了自己的思维。

可今天遇到的少年给自己的感觉像极了游戏里的小乞丐。两者总有共同的呆萌,一样的爱说对不起,一样的勾起了自己长期平静未曾这样跳动的心。

梦中,九朝再一次遇到了阳光下的少年,迎着逆光的角度。诚炽的面庞,由衷的单纯,和自己喜欢到了骨子里的感觉。

怎样的缘分才能让在我梦到你的时候,你恰巧也在梦到我?

然而,他们两人的情路并非这样的如梦般美好。或许是因为,西汀的易受伤的特性,也或许是九朝始终不愿意自己居然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

当然这都是后话,此刻的他们也不知道也是不知道日后的情路会走的这样的曲折,如果让西汀再一次选择,或许,他还是会选择这段让自己的心狂跳不止,又使自己的伤痕累累的路。 只为了那一丝丝的温柔。

而此时的男生在被窝里,散乱着头发。梦中的自己爱上了一个陌生而又似乎近在眼前的少年,他的脸在梦中的男笙拼命的想要看清楚,可却无论如何只能看得一张模糊的面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九朝!

一早醒来的九朝,不知为何浑身一阵酸痛,似乎是因为昨天晚上睡觉前喝的冷饮有点**的迹象。本想趁此赖床多睡一会儿。脑海中有意无意的闪过阳光下的那个没好少年。果断的一脚踢开被子,翻身下床,穿衣,洗漱,向着公园徐徐跑去。只是为了那不切实的偶遇么?

说来也是奇怪,一向在周末都会准时准点出现在公园散步的,今天却依然赖在被窝里。或许是因为昨晚的美梦。嘴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是啊,换做是我们任何一个人,也不愿意醒来吧。因为那梦中有能使我们感到美好的人和事。那为何要醒来呢?西汀贪婪的不愿醒来。梦中的自己就像平日里安静的自己那样,静静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不同往日的是,今天身边多了一个美好的青年。

以往30分钟的晨跑,今天的九朝却跑了50分钟,绕着公园跑了几圈自己也都记不真切了,因为,九朝无心跑步,寻找那美好的少年,才是正事。“原来他没有来。”失望的心态悄然从心底升起。终于在九朝妈妈的一个电话声中被敲醒。“九朝,回来吃饭了。你妹妹都等不及了。”本想继续抱着侥幸的态度再跑两圈。奈何听到“妹妹”两字,便火速加快脚步朝家奔去。

早晨9点了,太阳终于透过窗户,刺进房间。端端照在了西汀的眼睛上。

梦中:那美好的青年,徐徐起身,缓缓带上冰皮面具,再次变得不可晕染一样的冷酷。面对着西汀缓步后退,西汀不愿他的离开,紧紧移步跟随,奈何青年的步伐越来越快,不得已的西汀由缓步改成了小跑,再到疾跑。可终究那带给自己的青年缓缓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了。心底似乎变得很空荡,西汀傻傻的站在原地,多么想呼喊他的名字,奈何,自己一晚的梦境里也没有问清他的名字。

睁开双眼的西汀,在温软阳光的照射下,湿润的眼珠,微皱的眉头,这如果是现实该有多好呢?

饭后的西汀,不知如何打发这百无聊赖的时光。在现代,没电还真是无聊至极啊。

铁三角讨论组:南笙夏歌:“两小只,在不在呢?”10:31

挽之九朝:“不在。”10:32

南笙夏歌:“给你一分钟,你不来我就和便便抛弃你。私奔了。”10:32

嗯?小乞丐?他来了?火速上了游戏,还没来得及看好友分组,一个组队邀请,抛来,心里不知那里来的一丝小雀跃。

队伍:南笙:“哟,来了啊,速度够快啊。”

九朝:“救你一个啊?小乞丐呢?”

南笙:“你这是哪门子失望啊,我不是人啊!”

南笙:“我也不知道便便去哪里了。

我也好想他,他会不会不要我了。”

九朝:“......”

看到西汀并不在,顿时有了一种秒下游戏的感觉,好无聊的感觉是哪门子回事啊。

南笙:“去刷跑把?”

九朝:“随便。”

南笙:“好敷衍啊。”

或许这就是嘴上的逞强永远抵不过心的方向。帮会一句呼唤很快队里满满的6个人就组好了。

白凤丸:“咦,西汀呢?怎么不在啊?”这句话无疑是集中了南笙和九朝的软肋。

南笙:“西汀他......”

白凤丸:“啊?怎么了?**了?”

九朝:“你俩能不能盼点儿好?不就是不在线么。”

南笙和白凤丸的内心一定是,你激动个哪门子劲儿啊~

没了西汀似乎真的少了很多的欢乐。到了**副本那里时,白凤丸突然惆怅的一句:“没有,小乞丐去飞龙在天他,我觉得副本都是没有味觉的。”

似乎南笙和九朝也有这样的同感,看着一队人并没有回复自己的意思,白凤丸索性也就不再说话。

枯燥的跑跑似乎总会在任何一只怪的身上能反射出西汀的傻傻影子。这也许就是睹物思人吧。

而此时的西汀,正在准备着丰盛的午餐!

即使没有电,周末也是过的飞快。

周一的早晨,收拾好书包的西汀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老远就能看见:双语国中四个打字。 这一座封闭式贵族学校,管理严格。及时你就住在,也不允许通学,只能住宿。这还是一所初中高中同校区的学校,学生很多,从初一的12岁到高三的19岁比比皆是。

埋头若有若无的走进初一五班,西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由于周一的早晨西汀每每来的很早,教室里并没有几人。刚刚坐下,前面的同学便转过了头来。“诶,同学,数学作业写了吗?借我抄抄呗。”

虽然已经在这个班级呆了大半年了,可一向很少与人交流的西汀对这人并没有印象。见西汀没有反应,索性这同学便拿着自己的作业本坐到了西汀的旁边。西汀看见了写在封面上的“白斩”二字,字体很漂亮。一下子,西汀回忆起了自己的组长似乎就是叫白什么来着。难道小组长都可以不写作业的吗?

西汀递过了自己的作业本,拿到作业的白斩微微一愣:“西汀?”

“嗯?”

“哦,没事,我游戏里有个好友也叫这个名字。是个比较二愣子的小乞丐。”说完还不忘打着哈哈白斩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边的西汀早已憋红了脸。

“我就是,那个小乞丐。”西汀弱弱的一句话,打断了正在抄着起劲儿的白斩。

“回过脸,你是那个小乞丐?”

“嗯!”

“哈哈哈,好巧啊。缘分啊。我是白凤丸!”白斩属于笑起来很好看的男孩子,直爽的性格很是使得西汀钦佩。

......

自从知道西汀就是游戏里的小乞丐,每每下课上课,白斩都会回过身来有的没得跟西汀瞎唠一句。就连课件上洗手间都会拖着西汀一道。

终于白斩的同桌 九晚 终于忍无可忍了。

看着上课都要转过头去的同桌白斩,使得九晚终于忍无可忍。难道自己就那么没有魅力?

“你俩,要是再上课说话,我就告诉老师。”九晚咬牙切齿。

其实一直都是白斩在有的没得各种说,向来少言的西汀都是一只耳朵听课,一只耳朵听着白斩的各种话痨。听到九晚的话,白斩回过头冷漠的瞅了一瞅洋气的九晚。 本以为能用老师压住白斩的九晚,大错特错了。因为,白斩居然继续**跟西汀开始说:“西汀,下课上厕所去不去?”

......

不要妄图去揣测九晚此刻的心情。

“报告!老师。”没错,九晚站起来了。

白斩和西汀,皆吓得一声冷汗。上课开小差,交头接耳是会被在教室外罚站的。

瞥见二人惊慌失措的九晚心里顿时那叫一个舒坦。

“九晚同学,怎么了?” 语文老师,停止了手上的书写。

“老师,我同桌白斩肚子疼。”不得不佩服九晚的情商,小小年纪,知道留一条后路。同时又为自己创造了机会。

“真的吗?那九晚同学就麻烦你带白斩同学去一趟医务室把。”

“报告,老师,我是男生!我要西汀同学带我去。”不忘继续演下去的白斩假装用手捂着肚子,装作一副真的很疼的样子。听到这句就不要去看九晚脸上那丰富的表情了。因为足够改编成一本表情包了。

后面的西汀看得那叫一个懵,这两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这样啊,那就拜托西汀同学了。”老师也觉得白斩同学说的在理。看着白斩疯狂的给自己使着眼色,西汀也只好陪着白斩“去”医务室了~

看着白斩那厮装**硬要赖着西汀扶着出去,九晚当真气不打一处来。

算是变相逃课的白斩带着西汀去了操场。

上午最后一节课往往很多班级都在上体育课。操场东边的杨树很是茂盛,紧挨着的是篮球场。对于白斩来说,篮球和游戏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是对于西汀来说,一帮人在操场上围绕着一个球,着实自己提不起兴趣来。

“九朝加油!九朝加油!”一群嘹亮的女生震耳欲聋,当真,女人的分贝简直不可忽略。可西汀不是在意声音的大小,在意的却是“九朝”,是游戏里的那个九朝吗?应该不是把。心底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一边的白斩却坐不住了。因为九朝在蓝球会是出了名的,一手盖帽和扣篮是无能能解的。硬是拉着西汀挤过人群来到最前面。

本对篮球不感兴趣的西汀,此次却格外的看得认真。“是他!”球场上掌握绝对控球权的那个青年,就是在公园有过几面之缘的,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青年。真的是他! 白斩如同对待自己的偶像一般,热血的叫唤着:“九朝大神加油!”

“原来他叫九朝。”西汀在心底喃喃,会是那个游戏里的九朝吗?释然的摇了摇头,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呢?游戏里的九朝怎会出现在这里呢?只是巧合罢了。

梦中的婚礼奏响了下课铃声,比赛毫无悬念,以压倒式的优势取得了胜利。西汀独自朝着餐厅走去。回过神来的白斩,发觉西汀已经在那百米之外,一阵疾跑追上西汀:“一起吃饭啊?”

“啊?哦!”从不知如何与人相处的西汀还不懂这就是悄悄而来的友谊把。因游戏而起,那时候的西汀又怎么会知道这友谊会终于喜欢呢?

来到食堂的两人,白斩是一个很随意的人,本想着看看西汀吃啥,自己就吃啥。可是,对于选择困难症的西汀来说,绕着食堂从一楼走到了三楼,再从三楼走到了一楼,“到底吃啥呢?”自己喃喃道。后面跟着的白斩饿的终于受不了了。“老大,你要吃啥?我要饿死了。”

“啊?我不知道啊,都想吃,又都不想吃。”白斩无疑是被这句话气的个半死,感情这西汀是如何长大的啊?这么挑食,难怪长得这么娇小。

白斩不管还在挑来挑去的西汀,拽着西汀来到了小火锅区域,直接点了两份大份火锅!没错两大份!

“这么多?怎么吃的完啊?”西汀看到这两大盆的火锅,着实不知如何下手。但很快,西汀就为自己的话感到多余,白斩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吃着自己碗里的还时不时伸去西汀的锅里,嘴里还不忘说:”吃啊!快吃啊!“其实,西汀在白斩的影响下似乎也有了一点食欲。

牵着哥哥寻找座位的九晚看见了两人!顿时嘴角一抽。拽着哥哥拿着午餐就坐到了白斩旁边。

”喂!你们两个逃课居然不带上我。“九晚是忍不了了。

”我呸!我们明明是去了医务室。“白斩吃着饭还不忘跟着九晚顶嘴。

一边的西汀也看着笑笑,丝毫没有发觉旁边望着他的九朝。

”那个,九晚。这个九朝你认识啊?“白斩发现了对面的九朝大神。

”这是我哥!“九晚似乎很是自豪。

听到九朝,西汀扭头看见了坐在自己旁边微笑看着自己的九朝。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西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