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画丁丁带节奏?游戏的公共空间可不能这么玩

在游戏提供的公共空间里,玩家是否也应该遵守现实中的行为准则尽量不去惊扰到其他人呢?先别急着做出回答,毕竟作为闯荡过无数个世界的“救世主”,您总不能在坏人把话说完前就一枪毙了他吧?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铁士代诺201,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画丁丁带节奏?游戏的公共空间可不能这么玩

我们对网络空间里群魔乱舞的现象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而游戏作为虚拟世界板块漂移过程中诞生的新大陆,同样敞开了柔软的双臂热情拥抱着每一颗跳跃的灵魂。随着游戏内社群功能的不断完善,玩家在游戏这个虚拟世界里得以与更多人展开更多形式的交流,自我表达欲通过游戏被进一步放大。以各种形式的“玩家大厅”为代表,你不仅能在游戏过程中用大杀四方或者蹲逼猥琐的方式让别人记住你,还可以在游戏提供的公共空间中抛弃系统交给你的游戏角色身份,在“玩家大厅”这个关联现实的场景中用介入公共场所的姿态试着去打扰、融入甚至惊吓他人。

并非百无禁忌——玩家在游戏中公共空间的自我表达

扩大的权限与随之而来的问题——没有什么能阻拦一颗暴露狂的心

为了强化玩家的代入感,游戏厂商一直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玩家的虚拟形象提供不断完善的个性化定制服务,并允许这个形象通过传达玩家言行的方式在游戏里变得越来越真实具体,从最基本的名称、简单的图形绘制开始,玩家在游戏里进行展示和交流的空间得到了扩展,当然了,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2
从NDS的传纸条,Wii的Mii形象创建,到两者结合社交软件的最终产物Miiverse

从具有触摸功能的NDS主机将简单手绘作为一项基础功能增加到游戏主机中开始,绘图便伴随着网络功能渗透到了游戏的公共空间中。该功能随平台进化之后便允许玩家利用系统中“简单”的绘图软件创作一幅随身画作向他人进行展示,然而这个看上去似乎带有一些童趣的功能并没有附带任何有效屏蔽手段,也就意味着“玩家大厅”中的所有人都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看到别人的作品。NDS时期因为主机自身硬件关系,绘图功能基本停留在了小范围内“互相传纸条”的程度,因此对游戏公共空间无法形成实质性的干扰,但是当一款3A大作(比如《使命召唤7:黑色行动》)为了让玩家们在网络模式中更好地实现个性化定制功能,允许玩家用图形堆叠的方式创建自己的个性图标时,事情就开始向着一点也不童趣的方向发展了。

3
当年COD黑色行动允许玩家自定义人物徽章的初衷本是好的,谁知竟刮来一阵歪风邪气

《黑色行动》中的自定义图标不仅会在玩家名片和战前准备时显示给其他玩家,同时还会直接印在角色手持的武器上,只要你的枪法够好,就能让其他人在击杀回放中一次次地看到你的作品。在那些美术水平高、动手能力虽不强但是有耐心的玩家为了使自己的作品更优美而努力的时候,游戏中的另外一股势力——“丁丁”军团却凭借简单的绘图方法和秒懂的敏感人体部位来展开对其他玩家的精神污染,该无国界势力最猖獗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可以通过异性(也有同性的)生殖器的图形组合在方寸间完成“发车”。当时这种情况在玩家之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丁丁”军团认为既然游戏给了玩家这样的机会,《黑色行动》本身又是被分在了M级(限制级),所以这种做法尽管显得无礼,但并不应该被禁止。事实上,虽然厂商采取了一些屏蔽的技术手段,在续作中更是颁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声明凡是在游戏中绘制恐怖主义、色情以及纳粹标志的玩家,一律永久封号处理,但还是治标不治本。最终,厂商大概是不愿再跟“暴露狂”和“法西斯”继续较劲了,便干脆取消了自定义的功能,为争议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

4
自定义徽章还引发了玩家们学习图形堆叠的热情,但最终厂商还是做出了无奈的选择

然而这股歪风邪气不久便吹到了任天堂那里,NDS时期积累了相关经验后,任天堂在3DS、WiiU上将绘图应用与一系列新老产品相结合,推出了“Mii擦肩”——《Miitopia》,以及作为玩家广场的“Miiverse”,良好的社交属性让绘图展示功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但是向来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任天堂却也在“丁丁”军团面前栽了不小的跟头,家长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阳光健康的任天堂产品竟然也成为了数字版的“丁丁”博览会,一些玩家利用绘图功能在玩家大厅里肆无忌惮地“露阴”,严重影响了其他玩家正常的使用体验,更有甚者还利用Mii形象可以任意调整五官位置和比例的设定做出了“丁丁糊脸”的极限操作,着实让人感到“无fuck说”。

并非百无禁忌——玩家在游戏中公共空间的自我表达

相比于早已被任天堂关在大门之外的污言秽语(任天堂主机不允许用户输入某些常用粗口的词语,如果你想给抓到的野生宝可梦起一个尽人皆知的R18名字会比较困难),图形在系统识别方面毫无疑问是更加困难,笔者写下这篇文章时正好赶上任天堂官方宣布即将终止“Miiverse”服务,这个在WiiU上成为一时话题的产品还没来得及在NS上进行实战就暂时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除了开发程度有限以外,想必关停的原因也包括难以对玩家发布的信息进行过滤审核的一大难题。

6
关于Miiverse服务终止的公告,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出现替代产品

如此一来,NS版《喷射乌贼娘2》就将成为任天堂平台上依然部分保留“Miiverse”绘图功能的游戏,在《喷射乌贼娘2》中玩家可以手绘一张明信片并在玩家广场进行展示,不过从创作到发布需要经过一个审核(具体到游戏里就是邮箱投递的形式)的过程。游戏发售后不久,该项功能再次让玩家的创作力和表达欲呈脱缰野马狂奔之势,相比于日本玩家的二次元作画力大比拼,欧洲玩家显然更愿意利用这个空间做一些贴近现实的事情,比如在这个任天堂当红的第一方游戏里面披着“安利”的外衣狂刷PS4独占游戏《纳克2》,或者讨论社会上较为敏感,起码在保守人士看来肯定是少儿不宜的LGBT问题。

对于我这种既没有绘画天分,也对争取LGBT群体的权益帮不上什么忙的玩家,乌贼广场里的众人似乎在提醒着我:眼前的一切既是游戏,也是现实的延伸。

7
前不久欧洲玩家在《喷射2》中对《纳克2》的调侃

虚拟角色会梦到操作自己的玩家吗?

为什么游戏中会充斥那么多现实的东西?因为游戏和玩家的关系在改变。

游戏中公共空间的建立将原本现实-游戏-玩家三者中游戏起到的某种间离效果削弱,在过往的传统单机游戏中,玩家一旦接受了游戏中赋予自己的身份,除了要遵守游戏系统划定的规则以外,主观上也会和游戏角色产生同步,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代入感”,随着在游戏过程中这种代入感的深入,我们变成了另一个世界里面的另一个人,游戏的过程成为了一种暂时逃避现实的手段。

9
代入感作为部分传统单机游戏吸引玩家的手段,能让玩家暂时忘记世界,忘记自己

在曾经由MMO掀起的关于“数字化再投胎”争议之后,如今一些在情感上并不要求玩家感同身受的多人游戏提供了更加来去自如的新环境,玩家进入游戏之后只需切换其身份,从学生、上班族、家庭主妇变成街头帮派分子、强化外骨骼战士、墨水乌贼即可,同时很大程度上可以继续保留自己现实中的一面,这样一来有意无意间便会把现实中的自我反过来代入到游戏之中。比如当笔者在与两个朋友玩《王者荣耀》的时候会打开语音聊一些“中年预备役”通常会聊到的话题,此时我们显然不会去关心李白或者诸葛亮是否在这场西西弗式的重复拆塔过程中感受到类似“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悲壮,战斗的焦点还是集中在了讨论我们的哪位同学不久前离婚了,或者谁在工作上又碰到了哪些烂人烂事,总之,像这款游戏里的不少人一样,我们把游戏当成了饭馆里的一张桌子,一个不用点菜就能坐下来聊天的公共场所。

10
如今的《王者荣耀》更多的还有社交成分在里面

随着玩家在游戏中的身份从最初的符号变得越来越接近于现实中的自己,虚拟身份正不断得到来自本尊的升级和确认,直到两者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游戏从逃避变成了延伸,那些在现实中想要暂时寻求“避世”的玩家和另一部分无意中引导游戏“入世”的玩家产生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尤其对于原本只是一小部分,如今却越来越多的后者来说,整个游戏都可以看成是一个如主题公园一般的公共空间。抛开游戏机制的原因,《H1Z1》最初的大规模传播正是“得益于”对现实中那些难以调和的矛盾的直观重现,发展到如今渐成燎原之势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也是将玩家从狂奶队友好帮助团队最终拿下一场胜利的充实而艰苦的过程中解放出来,转而让玩家只要把现实中的自己简单置于游戏里的情境就好。包括游戏主播们与《大逃杀》的相互成就,那些直播间里雪片般纷飞的弹幕将原本私人化的游戏体验变成了一件在公共平台可供展示的群体行为,厌倦了童话的勇者将手中的绘本扔进火堆,背上降落伞成为了生存游戏里的嘲笑鸟。

11
我们在游戏中可以背负使命,拯救世界,然而在现实中大部分玩家只是普通人

边界——练个新号可以,重新学做人还是算了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问题,既然玩家在游戏公共空间中的所作所为已经影响了其他人,甚至达到了迫使厂商关闭某些功能的程度,那么是不是应该订立某种类似现实的行为准则来规范所有人的行为呢?

12
敏感词颇多的当下,国行游戏更加注重类似的声明,但游戏中还是能看到明知故犯者

我们选择游戏作为娱乐方式除了寻求放松以外,有时也是因为游戏中允许玩家可以做一些在现实中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当《GTA》系列累计的销量和其“造成”的麻烦成正比不断升高的时候,《GTAOL》让玩家把之前只能发泄于路人NPC的暴力行为(终于)可以施加到其他玩家身上,尤其是那些在《GTAOL》中早已感到无事可做,但又不愿就此离去的玩家们,帮助新人完成抢劫任务显然不在他们的行为清单中,“把正在急着完成运送任务的玩家一炮轰飞”才是他们的头等大事,R星大佬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个证明人性本恶的绝佳测试机会,近一年来的更新都是围绕公共地图上各种违禁品的运送与争夺,从游戏机制上鼓励玩家在公共空间中增加互相伤害的机会与回报,营造出一种“他人即地狱”的氛围。

13
从一开始就将你代入到游戏世界中的捏脸过程

虽然《GTA》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可以讨论玩家行为规范的正面例子,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GTAOL》反而把可能产生的情况控制在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没有玩家会因为在这个无政府主义的沙箱游戏里被别人追杀到只能开启“被动模式”(开启后不会再被其他玩家攻击,但是也不能攻击他人)感到太多委屈,即便《GTAOL》里同样允许玩家自定义帮派标志并将其画在车身上,但是却没有爆发类似“丁丁”军团的群体事件,考虑到这是一款被地球上几乎所有卫道士痛恨的游戏,大概R星是把本应用在处罚作弊玩家上面的精力全都用在图形过滤上了吧。

并非百无禁忌——玩家在游戏中公共空间的自我表达

轻则警告,重则删号,然而对游戏厂商来说最重要的依然是利益而不是道义,一边是“杀人放火”的R星在刀锋上翩翩起舞,另一边的任天堂在暂时关闭“Miiverse”之后紧接着去应对《喷射乌贼娘2》广场中可能出现的下一轮大讨论。说到底这些问题的出现并不是厂商的责任,本来在游戏中获得更大表达空间就是大多数玩家一直以来的愿望,厂商也迎合这种愿望并做出了开放的姿态,然而矛盾之处就在于游戏中的公共空间并不像Facebook等社交平台那样看上去百无禁忌,这里其实更像是一个占地面积更小,人员更集中,喜好更加趋同的爱好者参加的俱乐部,当参与者把游戏放置在抽屉里,转手将社会公民的选票插入主机中的时候,游戏也就成为了被现实入侵的“殖民地”。可就像我们在现实中的公共场所要遵守相关规定一样,起码在类似玩家大厅的地方,玩家还是应该自觉克制一下“暴露癖”或者激烈的社会问题讨论,退一步说,既然《GTAOL》这样的游戏已经提供了一个比较成人化的发泄环境,在明知任天堂平台有大量未成年用户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做到起码的自律呢?

笔者还是希望最好能让游戏的归游戏,现实的归现实。

相比西方玩家的议事热情,11区玩家似乎更愿意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画手
相比西方玩家的议事热情,11区玩家似乎更愿意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画手

结语

游戏世界的公共空间正渐渐成为现实之外又一块看上去言论自由的虚实结合部,这里也因此被装进越来越多现实中的东西,或许到了人们在技术层面实现将虚拟作为现实一部分的那一天,我们还要迎来从心理上把现实带入虚拟的问题。

并非百无禁忌——玩家在游戏中公共空间的自我表达

(文/铁士代诺201 编辑/pp)

招募野生写手!寻找游戏达人!快来参加爱玩百万稿费活动吧

你也配当二次元?从B站萌战开始说起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关注爱玩APP【精选】板块,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喷射乌贼娘2 任天堂
48小时评论排行
  1. 韦神GodV承认告别LOL圈 签约成《绝地求生》第一主播 1295
  2. Wings兵分三路 杀进DOTA2完美大师赛中国区预赛 1043
  3. 守望先锋PTR更新:大招开启时能量将瞬间清零 681
  4. V社两大台柱不敌吃鸡《绝地求生》在线峰值破150万 676
  5. 花式晒娃!国外魔兽玩家秀人生最强毕业装 676
相关文章

作者铁士代诺201

已过而立的游戏爱好者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