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本文来源 ESPN (查看原文),翻译爱玩网 雪暴君 ,转载请注明出处!

短短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金世英(Kim Se-hyeon)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2016年6月,金世英使用名为“Geguri”的ID在首尔郊外父母的房子里参加守望先锋的一场业余线上比赛。她的战队叫做UW Artisan。解说员尖叫着Geguri的名字,她和她的五个队友在一张名为漓江塔的地图上在暗紫天空的映衬下在摩天大楼之间收割着对手。在又一次团灭对手之后,Geguri的队伍稍作休整,镜头落在了她的角色身上,这是一个名为查丽娅挥舞着只有漫画中才会出现的大枪的雄壮俄罗斯女人。这时候,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查丽娅转了一圈,鼠标逐个扫过她的队友,她的这个动作极为清晰而精准。一,二,三。

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话,它会一直被人们所忽视。在比赛结束后,网上的讨论逐渐出现了种种流言,大致上都在说Geguri这个只有16岁的选手是作弊者。因为无可挑剔的准度和胜率她在韩国早已名声在外,她已成为这个国度最顶尖的查丽娅使用者。但在漓江塔上的这一幕让人怀疑Geguri的超高准确度似乎有点太精确了。而被UW Artisan击败的对手Dizziness里的几个队员则在论坛愤怒地发帖指责她“使用了外挂”。其中一人写道:“如果(因此)让我们的赞助商出了什么问题,我会提刀去Geguri家里。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Geguri的教练与守望先锋的开发商暴雪公司取得了联系,希望能澄清事实。但与此同时,整个事件在网络上炸开了锅。守望先锋这款于2016年5月发售的游戏目前拥有超过3000万个注册玩家,在韩国广受欢迎。针对Geguri的指控完美地吸引了粉丝们的眼球 - 同时也挑起了关于女性参与电子竞技项目的大讨论。虽然女性玩家相对男性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劣势,但是比如像女篮球运动员这样,很少有人能达到专业水平。而在首尔,在企业赞助的战队里,这些住在游戏屋在装潢精美的竞技场里打比赛的顶尖选手们都是男性。

而围绕Geguri引发的“丑闻”就像一个引爆点。她就像是独角兽,人们不相信她是真实的。

“每个人都在恶毒地攻击她,”当天解说比赛的金永日说。就在网络上的攻击达到顶峰时,金邀请Geguri公开演示来洗清她的污名。Geguri接受了,但是当她来到金的工作室时,金认为很明显,这个高中女生“还没有做好面对公众的思想准备”。她不得不NG好几次因为她太着急了,她戴着白色面具来遮掩她的脸庞。在金为观众们介绍之后,Geguri为她面对的指责而道歉,并说她甚至不知道如何作弊。在说这话的时候她拿着麦克风的手都在颤抖。

金停了下来等着Geguri继续说话,但她沉默了。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来看看她的演示了,现在你们可以判断她是否使用了辅助或者黑客程序了,”他说到。

Geguri起来鞠躬然后灯光转暗,视角切换到了她的电脑屏幕上,她开始玩她的招牌角色查丽娅。在演示开始后没过多久,她就与一个名为莱因哈特的敌方战士刚上了。在打掉大锤的盾之后,她注意到了另一个对手,闪光,一个狡猾的英国飞行员穿越到了她的后方。Geguri开始调转枪口对准闪光。随着演示的不断进行,她一次又一次地击杀对手,观看了这场比赛的评论者开始称赞她。“她做得非常棒,” 金说。“很显然,她的瞄准很精准 - 而且她使用技能的时机也很棒,她玩得很聪明。”

在一个多小时后,Geguri从电脑前站了起来,金问她是否就自己的表现发表看法。她张了张口然后停住了,麦克风在她的手中垂下就像一朵枯萎的花。“我希望你能说出现在你心里所想的东西,” 金鼓励说。

“我很紧张,我没有发挥好,” Geguri回答到。然后,她沉默了。藏在面具之后的眼睛黯淡了下来,在一种无形的重压下她弓起了背。

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Geguri(前)会掩饰她的声音才好与男性玩家们合作。

这一次的演示大获成功。尽管Geguri对自己的表现评价不高,但是论坛里到处都是对她的赞美之词,这段视频被播放超过300万次。Geguri的社交媒体上涌入了成千上万的追随者,这个年轻的女孩会在上面推送她的消息和青蛙的手绘图片还粉红色头发的查丽娅(“geguri”在韩语里是“青蛙”的意思)。暴雪也证实了她的清白; 她在游戏里机器般精准的卡顿动作是因为回放镜头的一个bug。此时似乎电竞业无形的玻璃天花板绽开了一个裂缝。但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她的战队一落千丈,到了今年春天的时候,已经有传言她已经不再打职业了。

为了探寻事情的究竟,我在五月份联系到了Geguri,她同意在首尔附近很少年轻人欢迎的上水与我见面共进午餐。她坐了很久的火车从父母的房子赶到那里,同行的还有以前UW Artisan的队友张智秀‘AKaros’,后者现在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守望先锋女性解说了。虽然距离她在公众面前的演示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但是Geguri看起来更年轻了,她的脸颊变成了红扑扑的圆脸。黑框眼镜显出了她的孩子气,看起来就像是路边说着成人话语的早熟孩子一般。

Geguri开始玩视频游戏时才5岁。到了2015年,当暴雪发布了守望先锋推广预告片时,她被深深地迷住了。“当我想象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时总是会想到血腥的画面......但守望先锋是如此明亮和卡通,”她说。“在我上手玩到它之前我就爱上了它。” 她借用了同学的账号玩到了游戏的测试版,之后Geguri把零花钱都花到了PC网吧里,这种网吧在韩国无处不在,而且她每天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在家里破旧的电脑上磨砺她的技艺。她也试图寻找队友,但是男性玩家往往在听到她说话之后就不想组她; 在那个时候,她甚至考虑买一款变声器来掩饰自己的声音。

几个星期之后,她遇到了AKaros,这是一位在暴雪另一款游戏风暴英雄里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实力的大学生。当两个玩家第一次在守望先锋服务器里遇到对方的时候,Geguri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碰上了另一个女孩子; 直到她们线下开始聊起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们之间的共同点。已经21岁的AKaros,力邀她加入自己所在的业余战队UW Artisan。“要不是有她在,我肯定不会加入UW Artisan的,” Geguri说。“我们相识之前,我从来没有使用语音聊天,因为大家都在嘲笑我,但见到她之后,我就能够与其他人在玩游戏时进行沟通了。”

此后不久UW Artisan就在对阵Dizziness的时候发生了那一幕。“[Dizziness的选手]一直就私聊我,询问Geguri是否是自瞄挂,” AKaros说。“看看视频回放,她表现是那么好,他们确定她就是挂。”

Geguri起初有点受宠若惊。“他们认为我是[作弊]那就代表我打得很好啊,”她说。但是事情的发展急转直下。“因为他们开始公开攻击我,每个人都社区里肆意谩骂,说我是疯b ----”。Geguri在桌子下牵起AKaros的手说。“我真是被吓到了。”

事情愈演愈烈时Geguri的队友站在她这一边,在她为自己正名之后,UW Artisan战队一炮打响。就在夏季末,战队被来自中国的公司EHOME收购了,Geguri住进了战队基地在首尔与大田之间往返着,因为她还要上学。但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几名队员离开了,战队陷入困境。AKaros也遭遇了肩伤而被迫停止训练搬了出去。Geguri还想留在战队基地,但她的父母当初答应她是要跟AKaros住在一起的,(如今AKaros不在)父母强硬要求她搬回家来完成她的学业。(因为韩国高中教育不是强制的,许多年轻的玩家会选择退学。)此后不久,Geguri就没有和队伍一起练习了,战队也将她淘汰出了首发阵容。

午餐之后,两个女孩子步行来到附近的PC网吧。房间昏暗没有窗户,墙壁是血红色的; 它看起来更像是堆积着电脑的地下城。一群男生坐在软垫椅子上都在打守望,他们戴着哑铃大小的耳机晃来晃去。两个女孩并肩坐了下来开始在电脑上调整设置。Geguri以高DPI的鼠标灵敏度而著称; 她开火的时候手几乎是不动的。

每一次她进入到一场新游戏的时候,陌生人都会注意到她的ID。“嘿,Geguri,”他们会在聊天频段上打招呼,而另一个则回复道:“你就是那个女的!”Geguri切换画面查看自己的数据时,她也说自己经常会被在网上认出来。很多私信来自她的粉丝; 而另一些则不怀好意,那些男人会嘲笑她的长相,告诉她需要去整容了。“在一开始的时候,我经常会被气哭,”她说。“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经习惯了。” 她说,在过去的一年中,自己已经成长坚强了起来 - 来自外界的影响不再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里。“我并不总是这样的,但我相信自己会变好起来的的,”她说。“我要无忧无虑地游戏。”

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游戏中的人物D.Va,已成为一个女权主义的象征,在首尔的女权游行上印着她头像的旗帜飘扬着。

韩国的守望职业联赛APEX每个星期都会在首尔的商业区一个不起眼的办公楼里的电子竞技舞台上举办。在每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数十名年轻的女性都会涌入竞技大厅,坐在沙发上喝着凉茶看比赛,赛后还有粉丝见面会。有天晚上比赛的队伍是Kongdoo Panthera,那是一支选手都油头粉面小生的战队,他们拥有狂热的粉丝群体。(而战队也深知这一点,那天晚上他们衣着是水手服。)

有两个女大学生举着Kongdoo明星选手形象的动画人物加油牌。在我问她们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时,她们说自己很喜欢这支队伍 - 但她们也补充说,她们自己也都是游戏玩家。“我们玩一周游戏玩超过10个小时,”20岁的女大学生朴圣音说。

虽然暴雪表示对于守望先锋的玩家无意做出性别区分,但是他们也承认对于这款游戏的女性玩家来说打在身上的“标签”有些太多了。这里一部分原因要归于游戏的设计。守望先锋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也就是说,它的入门门槛要比诸如星际争霸这样的游戏更低些; 游戏还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角色。而与大多数传统射击游戏尘土飞扬到处是爆炸的场景不同的是,守望的视觉观感颇有震撼力,具有丰富的背景故事和多样化的角色。而守望的英雄们 - 其中近一半是女性 - 则隶属于一个类似于十一罗汉的组织来对抗智械机器人的起义。而游戏的封面女郎闪光则是一个女同性恋。“我认为我们在摆脱传统射击游戏就是身着伪装服的白发男子的角色形象上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游戏总监Jeff Kaplan说。“我们的英雄有男性,有女性,而有些时候,还有大猩猩和机器人。” (其中有一个英雄温斯顿是一个大猩猩科学家。)

而尽管守望先锋深受女性玩家欢迎,但很少有女性能在职业战队中占据一席。在今年的春天,中国的顶级联赛赛场上有几位女性玩家的身影,但在韩国和北美都没有。不仅仅是守望先锋; 在广受欢迎的电子竞技游戏星际争霸和LOL里女性玩家同样稀缺,原因是这些游戏过于复杂和多样化。女性玩家的总体数量是呈上升趋势的,但她们在游戏服务器上的比例仍然很低,游戏的主力市场还是在男性身上。女性也面临着特殊的挑战。在韩国,未婚男女住在一起被认为是一种禁忌,这使得女性玩家很难搬进战队基地的房子里。这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 北美的教练都表示出对男女选手同住可能会发展成浪漫关系的担忧。

每一位我在韩国见过的女性玩家都会告诉我她在打竞技的时候被骚扰的事情 - 通常是谩骂和性侮辱 。许多人也面临着作弊的指控,就像“假极客女孩”那样,女性闯进传统男性所占据的领域天然是会吸引大量眼球的。22岁的风暴英雄玩家京永妍“EZZ”最近成为了在韩国顶级联赛中比赛中首位获胜的女选手,她说在参加线下现场比赛时,“每个人都会说:‘你一个女的肯定不可能打这么好,一定是你男朋友在帮你”,其他人指责她是‘刷排位的’,或雇人代打刷统计数据。

而那位在等在Apex赛场外的朴姓女生则说,尽管现在还没有女性能进入顶级联赛,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希望。“并不是说女性玩家不希望成为职业选手 - 有很多女性玩家都心怀这样的梦想,”她说。“但电竞市场已经被男性占据了统治地位。” 就在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忽然音调升高睁大双眼:因为Geguri和AKaros正朝这边走过来,她们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她们被女粉们包围了。当朴姑娘看到这二位的时候,她飞快地跟朋友们一起跃过座位跑了过去。她们彼此鞠躬握手,然后合影。Geguri微笑着,她的面颊涨得更红了。

虽然Geguri已经好几个月没打比赛了,但她每天还是会练上几个小时,希望能找到一个新的战队。(那时候她在韩国服务器上是前100名的选手。)她说她除了守望先锋没有别的爱好,而且除了AKaros也没有什么密友。她试图说服她的母亲和父亲明年让她转到一个别的学校,一个可以让她白天请假的学校。“一开始我的父母都反对,但我告诉他们:’从我5岁起我就在玩游戏了,”她说。她甚至想过移居国外:“不管我要去哪里 - 我只是想成为最棒的。”

在比赛开始前,她和AKaros从大堂柜台取票,走进赛场。随着灯光变得暗淡,两队穿着球服风格制服的年轻人出现在舞台上,他们一边走向比赛位置一边与粉丝们打招呼。Geguri在前排找到了位置与其他女粉丝坐在一起,她嘴角抿着眼睛一直盯着屏幕看比赛。

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我不是要引起注意,” Geguri在Twitter上写道。“我只是个喜欢视频游戏和打职业比赛的人。”?

几天后,几十个年轻女性穿着黑色衣服聚集在首尔江南区的附近,她们拉上了横幅,讲述了一个杀人事件。一年前,一个男人在午夜1点钟的时候蹲在江南地铁站的厕所外将随机路过的一名女子捅死了。这些女性现在在筹划受害者的追悼会,她们一路前行来到了地铁站外。她们坐在附近的办公室大楼的台阶上,送出精致的白色花朵。到了晚上7点左右,其中一人走到前来,她举起扩音器说。“距离她的过世已经有一年了,我们永远也不回不去了,”她说。“让我们说出来,让我们走出去,让我们爆发吧。”

江南站刺杀事件成了韩国新兴的女权运动的拐点。在过去的几年里,妇女权利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涌现出来,将性别不平等放到聚光灯下 - 这也刺激到一些男性激烈地指责女权主义组织。女性在韩国社会的地位已经大大提升但仍然不如男性。女性职工的收入平均水平比她们的男性同行们要低37%,这一差距在经合组织OECD35个国家中排名最末。而尽管在韩国女性上大学的比例要高于男性,但是在该国大型企业的管理岗位中只占据2%的位置,并且她们还继续承担家务劳动的主力。

有线电视网的主播Jung So-rim也说在她职业生涯的早期,她的收入比她的男同事要少很多。“在我一开始当主播时,他们会当着我的面说:‘嘿,你都有孩子了 - 你能做好这份工作么’”她说到。她坚持了下来,她主持过的游戏包括星际争霸,CS:GO,突袭,以及最近的守望先锋。但是,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她和AKaros,都只是这个舞台上屈指可数的女性之一。“当观众看到一个女主持的时候,他们会说:‘这是个女人,她对游戏懂个屁’”。

Jung顿了顿,然后补充说:“这话他们没有当面说给我听。”

随着太阳渐渐落山,江南区游行的队伍已经膨胀到了700多人。一些激进的队伍扛起了巨大的旗帜,其中有一面是粉红色和白色的,上面画着兔子的卡通头像:这就是D.Va,守望先锋里的韩国英雄角色。D.Va站在粉红色的机甲旁,她是一个被政府征召与智械战斗的星际争霸职业选手。

今年1月,D.Va的标志出现在首尔的女权游行上的照片在网上被疯传。过了没多久,人们发现这个标志是一个自称为全国D.Va协会的组织打出的,这是一个女性玩家的团体。“这样在2060年,会有像D.Va这样的人挺身而出。”这个协会的创始人24岁的摄影师金智英如此说到,她也是在江南游行时去拍下照片的人。她穿着印有小小的D.Va头像的黑色皮夹克,她说,她相信所有的韩国女性 - 无论她们是在工作,学习还是在玩守望先锋 - 都拥有抗争压迫的力量。“感觉就像在韩国......人们把女人不当人看,”她说。

当金组建她的团体时 - 她说目前有大约50名成员 - 她就把Geguri作为线上女性玩家遭受性别歧视的一个例子,她将Geguri视为女权运动的一个标志。但Geguri一直回避这样的角色,她觉得Dizziness战队指控她开挂只是因为回放的卡顿和她的技艺而不是因为她的性别。后来她回绝了女权活动家试图招募她加入女权活动的邀请。“我不是要引起注意,” Geguri在Twitter上写道。“我只是个喜欢视频游戏和打职业比赛的人。”?

金将从国家D.Va协会的网站中删除对Geguri事件的报道,尽管她原本希望能留下这个记录。但是在游行时,她说,虽然Geguri可能不把自己视为一个女权主义者,但她现在会代表别的女人抗争。“她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金说。“她孤身一人在战斗。”

虽然韩国的二线职业联赛Apex Challenger只有八支队伍但是有很多人也想登上那个舞台。5月13日,在首尔西南边的富川市的PC网吧里,十几支队伍在为2个名额而战。Geguri的老东家,现在叫EHOME Spear,已经从资格赛中脱颖而出,队里的6名男孩在软垫椅子上坐成一排。在他们调试自己硬件的时候,Geguri和AKaros就在不远处看着,她们的老队友朴宰松"Radio"看到了她们,用口型默默地打了个招呼。

EHOME的第一场比赛是在努巴尼,这个地图场景设置在非洲大草原上。在一场激烈的团战之后,他们的对手轻松地拿下了推车 - 在守望先锋里推车是团队必须要护送的车辆??- 拿下了这张地图。AKaros对队伍的表现进行着评论(“他们力不从心,”AKaros说),而Geguri则静静地看着每当看到队伍犯错都会微微地皱一下眉头。

战队的教练是一个28岁的前星际争霸2选手,在Geguri离开后不久他被聘为EHOME战队的教练。他说虽然在Geguri离开后他们找到了替补,不过他一直也都想给其他选手一个机会。他称赞Geguri对时机的把握,但也提到她的“团队沟通”在那个时候是个弱点。“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性别问题,但是...女孩和男孩天生思维方式就不太一样,”他说。“如果男生有什么问题,女生可能就不能够理解他们。你必须要能够理解两边的想法才能彼此沟通。”

在EHOME输掉它的第二场比赛之后,AKaros和Geguri离开PC网吧去附近的餐厅吃午饭。她们脱下鞋子盘腿而坐,女服务员则送上了gamjatang,这是一种韩式的猪骨炖汤。在两个女孩吃饭的时候,Geguri承认看到老东家输掉比赛比较难受。她关注的是,当战队低谷时,她作为一名选手也不好受。虽然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打比赛了,她仍然有很多女粉丝。“我不觉得我已经辜负他们,”她说。“我要证明我自己真的很强。”

当她们返回网吧时,那里出奇的安静 - 然后突然爆发出各种声音。玩家们彼此呼叫队友房间里充满了敌对的气息 - 就像是一个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室那样。在一片混乱声音中,我几乎没有注意到,Geguri已经悄悄地走了过来。“当我第一次开始玩守望的时候,如果我开口说话,他们会说:“我不想跟女人一队,”她说。“但现在,我也会大声叫喊了。” 她踮着脚尖说,她把音量放大盖过了屋子里其他男生的声音。“我要主宰比赛。”

Geguri和AKaros玩了几个小时,然后离开了去地铁站。她们两个都要花上不少时间才回到他们的父母的房子。第二天早上,我上网得知EHOME Spear挺进到了第二轮然后输了。我还看到了Geguri的统计数据,从昨天上午开始,她在韩国守望服务器上的排名已上升了。在她跟AKaros分手回家后,她还登录游戏打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深夜。

守望先锋花季女玩家如何成为韩国女权运动的标志
AKaros现在是仅有的几位守望女解说之一。

在富川市的比赛几周之后,EHOME Spear解散了。然后,就在Apex在八月的新赛季开始之前传出了消息,Geguri签下了新东家。ROX Orcas最近从挑战者联赛中杀出重围来到最顶级的Apex联赛的队伍,ROX签下了Geguri来替代离队的选手,使得后者成为第一个登上韩国最高水平守望联赛的女性选手。在她试训之后,Geguri说服了她的家人让她换到一所能让她请更多假的学校。“我的父母并不喜欢这样,但我很固执,所以他们最终放弃了,”她说。

战队的主教练金范勋说,虽然ROX已经看过了好几个选手,但是他还是决定选择Geguri,因为她在直播里展现的出色的技艺以及她不寻常的鼠标灵敏度放大了她的比赛意识。他说,ROX签下Geguri是为了宣传 的论调“完全是错误的”,并补充说:“事实上,我们观察Geguri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选择她作为副T完全是因为她的能力。” 他继续说到:她的性别不会妨碍她。战队已租用独立的花费更高的生活宿舍给Geguri。

在一个周三的晚上,ROX首度亮相面对Afreeca Freecs Blue,那是一支拥有几个高知名度选手的老牌队伍。虽然Afreeca在过去几个赛季已经拥有了大批拥趸,但ROX也吸引了相当多的粉丝,其中就有几个女孩专门拿着Geguri的画板。其中一个绘制着微笑的青蛙戴着墨镜,上面写着:“哇 - 你太酷了” 一位李姓年轻女子说,自打UW Artisan时代她就是Geguri的死忠粉了。她说,当她听到Geguri加入ROX的消息后,她几乎要哭了。“她经历了很多,作为她的粉丝也是如此,”她说。“看到她登上赛场,看到她终于挺了过来,看她的能力得到认可......我太高兴了。”

Apex竞技场的灯光暗了下去,激烈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参赛队伍出来了。Geguri穿上了黑色的裤子和红白相间的ROX队服,走在她的战队后方,所有队员击掌相庆。两个队伍坐到了他们的比赛席前,Geguri双手在身体前合掌仿佛要开始唱赞歌,她的眼睛扫过面前的人群脸上毫无表情。

在游戏开始前,一个美国解说Wolf Schroder宣布Geguri是Apex史上第一位女性守望先锋选手。他说起Geguri被指控作弊的故事。“她打败了那些在网上攻击她的人,”他说。“她打败了那些所谓的,'不,你做不到。‘的说法。”

第一场比赛发生在尼泊尔,一张坐落在大雪纷飞的修道院上山丘之王类型的地图。从一开始,ROX相对经验不足的缺点暴露无遗; 而尽管开场打得不错,但是缺乏队员间的协调屡屡浪费终结比赛的机会。在ROX失掉第一场比赛后,赛场来到了另一个地方,Geguri也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从D.Va换到了她标志性的角色查丽娅。在比赛里,当Afreeca的莱因哈特冲锋过来的时候队,她用激光枪击杀了他并迅速调转枪头扫平了周围的敌人拿到了连杀。

她的死忠粉李姑娘对此大为赞赏。“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说到。

随着比赛的深入,ROX的状态也渐渐提升,随后在第三场比赛中,战队将Afreeca队推过一个又一个检查点。而最后一场比赛,则是在一个名为沃斯卡亚工业区的俄罗斯场景地图上展开,ROX起初表现良好 - 但临近赛末时防守出现了问题,Geguri的队友之一在错误的时间开大使得团队雪崩。Afreeca在加时赛中获胜,Apex的解说Schroder则盛赞ROX的努力。“这支队伍的表现好于许多人的预料,”他说。

照相机涌到了ROX的比赛台前。而队员们的精力似乎都耗尽,但并不显颓废。随后,Afreeca的队员来到了比赛房间里,作为韩国电子竞技比赛的惯例,他们与对手彼此鞠躬并握手。在他们离开后,ROX的队员开始收拾装备,包起键盘和鼠标时他们都在笑着彼此聊天。而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镜头再一次聚焦到了Geguri,捕捉到了她的微笑和闪闪发亮的眼睛。

分享到:
本文来源: 爱玩网 责任编辑:吕晟辰_NG6316
16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