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七十八)

2017-11-29 11:39:25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雨血泪,寸碎柔肠(四)

园区的确宽阔,夏瑶与晓薇每天都出来两三次,每次所选择的幽静地方也不同,尽管已经过去六天,都还有非常充分的选择余地。

此刻才近傍晚,但天色却非常昏暗。因为空中正乌云集结,啸啸狂风里夹杂着沉沉的闷雷嗡响,看样子,过不多会将有一场深秋暴雨。

这种天气情况下,夏瑶与晓薇哪还会去外面。二楼阳台上,她两并肩依扶着护栏,静静地望着暴雨来临前那些匆慌忙碌的人群,当然,就是那些清扫枯枝烂叶的清洁工。他们很少有人撑伞,因为手里还要提着装垃圾的口袋,所以大都戴着斗笠,这样干活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晓蝶,他们好辛苦哦,已经暗成这样,就要下大雨啦,都还在外面干活”

“是呢,而且他们还非常敬业,之所以不用竹帚扫叶,却选择用手捡,一来是怕时间长了伤到草坪,二来是担心弄出声响打扰到园区里的各家户主”

同样是人,有的正狂欢派对大吃大喝,但有的却为了生活劳苦奔波,连雨将临都还在干活工作。似乎感到世间生命中的某些不等,夏瑶幽幽叹了口气,“还好在这园区里干活的工资要比外面高不少,算是对他们的一些补偿吧”

……

渐渐的,乌云层层压境,天色越来越黑,雷声也越来越响。与此同时,呼啸频频的强风中已开始夹着点点雨滴斜打在阳台上,暴雨将要拉开序幕。

外面的清洁工们也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逐渐散去。就连在园区内巡逻的保安已都各自收队,躲进亭房。没过多大一会,屋外已昏暗无影,只有狂风带叶的沙沙声响。

几滴大雨刚好落在夏瑶的脸上,她打了个哆嗦,“晓薇,我爸也快回来啦,咱们下楼吃晚饭去”

“杀千刀啊,你这杀千刀的呀”,刚到楼下客厅,就见老妈神态惊愤,嘴里唠叨不断,登时一惊,“妈,您这是怎么啦?”

“诶呦!你们快过来,快过来看看”,她老妈太过激愤,连手指都在打颤,指着正播放新闻节目的电视屏幕,“柳晨那个杀千刀的又在圳南杀人啦,遭殃的还是对可怜的母女,昨天中午才杀的,尸体都还没人来认领啊,这杀千刀的怎么还不死啊……”

夏瑶认真看了半晌,不禁眉头微蹙,有些不满,“妈,这新闻也没说名字啊,您怎么知道是他杀的”,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心里却很慌乱,满是紧张跟矛盾,毕竟新闻上说死者的情况与之前那些完全相同……

自己乖女儿的脾气性格,她可是了如指掌,哪里听不出话中之意,分明是在为那个杀人魔头狡辩!可是,这都杀了多少人啊!还依然执迷不悟,她越想越恼火,气得眼圈发黑、呼吸急促,眼看就要开始发飙。

正当这时,一声炸雷震耳欲聋,客厅玻璃茶几上的杯子已被震得微微晃动,连电视屏幕都闪了好几下。

众人心头一紧,都被吓得不轻,不禁转眼望向门外,只见那原本黑暗的夜空,就像被生生的撕开数道裂缝,激出条条刺眼难睁的摄魂电光,将漆黑的夜幕闪得亮如白日。就在这让人心颤生寒的狂雷怒电中,大雨如倾而下,仿佛想将整片大地沦入汪洋……

夏瑶老妈有些害怕,立刻往屋内缩了几步,同时,满脸焦态,“你爸,你爸呢,他怎么还不回来呀”,语气满露担忧。忽然间,她像才回过神来似的,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你在哪啊,怎么还没回来,大家都在等着你吃饭呢”,电话能够接通,她才稍稍放心了点。

“快啦快啦,两分钟后就能到家,先不跟你说了,正开车呢,雨又大”

夏瑶老妈总算心石落地,安然的靠在沙发上,松了口大气。

……

两分钟很快过去,夏瑶的爸爸确实是个老实人,车子如期而至,已经停在门外院子里。

“这鬼天气,居然下这么大雨,好久都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刚进屋门,他收伞甩水的同时,不停埋怨。

但是,他却发现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妻子、女儿,还有晓薇,没有一人说话,全都面露惧色,惊疑不定望着自己,而且神色还在逐渐变化。

“你们这都怎么了?我脸上也没什么吧”,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摸了摸了自己的脸,可脸上也没有啥东西啊,当下更加纳闷。

正要说些什么时,却见妻子神色惶恐,仿佛害怕到了极点,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登时暗觉不妙,因为他发现,她们的目光并不是望自己,而是自己的身后!

出于本能的自然反映,他猛地转过头去,却对上了副非常陌生的面孔!两人距离极近,绝对不到半尺,就像排队那样紧紧的挨在身边,鼻尖都几乎碰在一起。

自己身后凭空出现个人,他哪有心理防备,登时就像突然见鬼一样,‘啊’的一声恐叫,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尽管拼命挣扎,却因太过害怕紧张,怎么都爬不起来,只能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你…你…你…你是谁”

那人五十左右年纪,头发杂白,额头微起皱纹,却双目神润、非常精神,正是绝杀堂墨长老。

他面无表情地将屋里扫视一番,随后温言笑道:“我坐着你的车回来,又跟你同打一把伞走进屋中,怎么,你不知道吗?”

尽管声音沙哑,可在说话时,他却神态和蔼,若是普通情况下,肯定让人备感亲切。但在当前这诡异的气氛中,那句话真是让人听得毛骨悚然,尽是莫名的恐惧。

屋内众人全都面无血色、瑟瑟发抖,夏瑶的爸爸依然缩在地上,仿佛全身瘫痪一般,如何挣扎都爬不起来。而妻子则跟两女一起,三人紧紧的缩到角落、挤成一团。

墨老笑了笑,“我有那么可怕吗”,转而之间,目光瞟向缩躺地上的夏父,“地板虽然凉快,但躺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说话间,随手一抓,就像拎只瘟鸡似的,轻轻巧巧的就将夏父从地上提了起来,将之扔到沙发上,自己也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坐在夏父身边,显得非常自然,就像在他自己的家里。

屋内众人已被此举吓得心惊胆裂,大气都不敢喘上半口,哪敢发言。

黑老也懒得去理他们的恐惧,朝门外望了眼,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笑道:“雷声不小,雨也够大,不管屋里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的”,说到这里,还故作疑问的瞟向屋内众人,“对不对?”

见没人敢应他的问题,又自顾说道:“其实,别说大吼大叫,就算报警也没有用,听说刑警队都已经调到圳南了不是”,他忽然顿住,肩臂微微一晃,就像变戏法似的,手里已多出把消声手枪,“即便警察到了又有啥用,一帮酒囊饭袋而已,成得了什么气候”

墨老依然面呈微笑,但语气明显转冷,“跟你们说这么多废话,只不过想让你们明白,听话就有好结果,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说话时,根本不见他如何动作,茶几上的水杯已被子弹击得粉碎。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仅全身发抖,连神经都繃成了一丝,仿佛随时都会断裂,已经恐惧到无法再恐惧的地步。

从陌生人出现至今,夏父都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嘛,这时虽然害怕到了极限,可好呆是全家之主,尽管被吓到全身发软,却不得不挤着力气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你…想…想…要…要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更不想跟你们啰嗦,把朱雀玉交出来,就是你家那块祖传旧玉!”

到了这个时候,连命都快没了,夏母哪还管什么祖传不祖传,先保全家人的命要紧啊,没等丈夫说话,抢先应道:“玉…玉可…可…可以…可以…给你,但…但是…求…求求你,放…放…放过我们”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不会乱杀人,对你们的命也没有兴趣,我只要玉”,墨老眼中闪过丝难以琢磨的目光,心中却暗暗冷笑,“玉到手后不杀你们,当我是观音菩萨吗”

夏瑶老妈哪能知晓这种心思,全家安全才是最要紧的,现在丈夫已被吓得走不动路,唯有自己强打着胆,半瘫半软的扶着楼梯去楼上拿玉。

片刻过后,终于连拖带摔的从楼上下来,战战兢兢的把玉放到茶几上,随后,又立刻爬到二女所以的角落,跟她们缩成一团。

“很好,很好,非常好”,朱雀玉就在眼前,墨老都想不到会如此顺利,他撕着沙哑的嗓子开怀大笑,已长身而起,朝茶几走去。

他的神色激动、难掩贪婪,双眼中的瞳孔里,尽是朝思暮想的秦末古玉:朱雀

四玉已怀其三,只差杨家那块就要大功告成,念及此处,墨老目露精光,神情更加激动,如探囊取物般朝玉抓取去。

就在这时,忽然双耳微动,登时全身一凉,只觉几道杀气侧袭而来,速度快得惊人,直如脱弦之利箭!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