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八十四)

2017-12-01 10:55:46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雨血泪,寸碎柔肠(十)

撕开面具的瞬间,一度占据脑海、充斥神经的恐惧不知被驱到了何处,那一刻,夏瑶与晓薇又惊又喜,已经感觉不到害怕,只有满怀激动,心里扑通扑通狂跳停。

两女的心思纵有相似之处,但也各有不同。

偶然夜醒,总在不经意间望向阳台,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可脑中却会自然想起漆黑夜空下那个仰天静卧的男子。时常懊悔,当晚为何不鼓起勇气问问他的名字,以至在回忆中想轻轻的叫他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曾经以为,那夜之后再也不能幸运相逢,从此引为遗憾……

朝思暮想的人奇迹般的突然出现在眼前,晓薇紧咬嘴唇,痴痴地望着那张清秀毅然的脸庞,眼神渐渐恍惚。

现实里遇不到心仪的人,游戏中又总被人面兽心的男人欺骗,直到去了C市,才遇到那个从天而降般让自己记得如此深刻的男子,但他却匆匆离去。

总以为,自己的感情命运非常不好。可现在,老天安却排他在自己最害怕的时候出现。原来,命运也并不像曾经所想的那么坏;原来,他的名字叫落魂…想着想着,晓薇的眼眸渐渐柔浑,荡起千丝迷离。

夏瑶紧紧捂着胸口,第一次感觉到心跳原来可以这么快,仿佛只要稍稍松手,心脏就会从嘴里跳出来。

每当二蛋出现都会带来奇迹,青石镇上,揍趴欺负自己的流氓,打跑猥琐拦路的混混;被绑架的路途中,又除掉那帮居心不良的坏蛋……总之,每次出现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他此刻出现在自己家里,哦不,他早就出现在园区里,还帮自己照过相……

意外太过惊喜,激动伴随着狂涌的血液,脑中万念纷飞。二蛋出现后,她就非常安然,一点都不害怕,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害怕,似乎成了自然而没有觉察到。

就那么一瞬间,没来及想太多,她的目光已落在二蛋那满是殷红热血的脖子上。霎时里,心中阵阵惜痛,脸上的惊喜渐渐被焦虑掩埋,心中的激动也尽被担忧所驱,她特别紧张,感觉心跳又快了好多,手心处已浸出把把冷汗,透湿了衣服,不断渗进紧紧裹在衣衫里的胸怀。?

夏瑶老妈见两女神态大变,当时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哪有心思去想,害怕担心都还来不及。

她想,这两人一个叫追魂一个叫落魂,都有个魂字,而且瞧那说话的语气,明显互相认识的啊,说不定是拜把兄弟捏。没揭开面具前,可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到自家人,可现在摊明了,会不会罢手言和,然后把目标转向自己跟丈夫,还有女儿跟晓薇啊,想到这里,心中阵阵惶恐,非常不安,哭的心都有了。

不管几人怎么想,在互撕面具以后,柳晨并没有瞧过她们一眼,仿佛彼此都是陌生人。

并非不想瞧,而是不敢瞧,其实,他也很想转眼看看,可对面还站着强敌!稍有不慎就命毙当场。更别说这个强敌是追魂,他可是一流高手中的超一流高手,如果被他发现认识夏瑶,那么,以他的心计跟歹毒,真无法预料将会弄出什么阴险诡计来。

“落魂,想不到你还真没死!”,追魂面无表情,眼里流过复杂的目光,说话间死死盯着柳晨,时刻保持最佳距离。

柳晨同样面无表情,只不过眼里充满浓浓杀气,“你还活着,我怎么能死”,曾经,此人不仅暗算自己,也暗算过斩魂,最后还杀了师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的眼里逐渐泛出鲜红色的血丝。

追魂并不着急动手,现在已是精疲力竭,再这样打下去,胜负只能由天说了算。自己的命怎能交给上天来裁断?还不如暂时耗着,再暗暗调息,到时胜算就会落到自己手中。而要拖时间的话,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说话,用说话的方式来麻痹对方。

想到这里,追魂冷冷笑道:“你好像非常恨我啊”

“我还很想杀你”

“啧啧啧,想杀我的人还真不少啊,你也想杀我……” ,追魂满脸茫然,好像自己很无辜的样子,但眼中却闪过玩味的笑意。?

柳晨本不想废话,但心中也跟追魂一个想法,要尽量争取时间调息,那样胜算更大几分。身为顶尖杀手,只要还有一丝赢的希望,都要尽力去争取,若非万不得已,绝不能将命运交给他人来裁决,包括上天。

尽管如此,也不想回答他这句明知故问的恶心废话,“明老所中的毒是你下的吧,你想借他之手把玉取到,再中途除掉他,是吗”

“啧啧啧,落魂,你的聪明真有些出乎我的预料,连这个你都能想到”,他目光不离柳晨,嘴里又道:“可惜老家伙太没用,等了好久也没见他出现,若非我担心出意外而及时赶到,恐怕你早就拿玉逃之夭夭了吧”

“哼,看来真要谢谢你,若是你两一起上,我还真活不到现在”,柳晨的语气虽不免嘲弄,但心里也暗暗庆幸。

追魂却满脸不屑:“我做事从不后悔,再说,你以为这老东西又是什么好人,会白白为我抢玉?”

柳晨的脸色骤然冷聚,布在眼球上的血丝变得鲜红欲滴,“那师父呢!你这身本事全都拜他所授,为什么要杀他!你这丧尽天良的东西!”

身为绝杀四魂之一,什么时候被人家如此吼过?况且,至今为止,好歹也当了大半年的堂主,堂中无人不惧!柳晨的话让追魂非常不爽,登时以牙还牙,怒道:“天良?也不想想当年抢白虎玉时你杀了多少人!你也是个满手血腥的杀手,你也配跟我提天良!”

吼到这里,感觉还不够解气,又道:“啧啧啧,你不是号称不滥杀无辜吗?去年七月,那条度假游轮上,你也杀了不少无辜的人吧!”

见对方沉默无语,追魂满脸阴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继续新一轮的打击:“还有脸说丧尽天良?你以自己是什么好东西!跳海逃命也就罢了,还在八荒岩乱杀无辜百姓,然后拿人家的尸体去迷惑那帮蠢货警方!幸好我当时派人暗查,才知道八荒岩也同时失踪一个前去游泳的年轻人,否则,我到此刻还蒙在鼓里,啧啧啧,好个歹毒完美的金蝉脱壳啊,若不是你现身,连我都以为你死了……”

柳晨胸中一滞,当初,那个人淹水里时那种乞求无助的绝望表情又浮现在脑中,这件事在他心里本来就有些愧疚,此刻,再经追魂那张胡乱猜测的嘴说出来,心里又沉了几分。

最头疼的岂止这个,自从国庆回来,当夏瑶说起八荒岩时,他已经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原来他就是慕蝶芳,原来他就是那个她深爱着的人啊……

她知道实情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又将会怎样看待自己,应该全是仇恨吧,不知道那仇会有多深,那恨会有多痛。真是难以想象,也不愿去想,所以一直瞒着她,但愿渐渐的遗忘。

柳晨忽觉有股凉气冲到自己身上,隐隐感觉到,那股凉气来至屋里的角落,可他有些心虚,没有勇气转眼看向那里……

角落处,此前还为柳晨担忧焦急的神色,已经从夏瑶的脸上消失不见。追魂的话,就像根根毒针不断刺进她的心,挑开了深藏心底的记忆,刺破那道还没痊愈的伤疤。

她的手,依然紧紧捂着胸口,却在瑟瑟发抖;她的脸,已经微微抽搐,神色僵硬却痛楚难当。

夏瑶死死地盯着柳晨那张脸,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眼里不再有激动与惊喜,更没有焦急跟担忧,哪怕只是一丝,都没有。

渐渐的,眸光闪过,尽是寒透骨髓的怨恨跟冷漠,就像死死盯着一个很想将他千刀万剐的仇人。

咦?想不到无意间竟能让他分神?好像还不只分神那么简单!追魂心中一动,闪过万般惊喜,落魂啊落魂,原来你还有这么个弱点!

捕捉到柳晨神色的异常变化,以追魂的果断,怎会放过这等好时机,准备再来番穷追猛打,当下哪里还忍得住,大嘴一张,立刻添油加醋,“落魂!死在你手里的那个年轻人不仅无辜,还非常善良。可你为了设计出完美的假象,居然忍心把人家捆到树上一枪一枪的射,再一刀一刀的捅,还在人家没有断气的时候把人家淹进海里,直到窒息死亡!最后泡到腐烂!手段如此歹毒狠辣,你也配提‘丧尽天良’!你自己就是‘丧尽天良’!哦不,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柳晨神色已僵,只觉呼吸都变得困难,他猛地聚起非常尖锐目光射向追魂,恨不得立刻杀死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东西,还自己清白。

然而,却在这时触到夏瑶的森冷目光,就像两道浓浓的怨念,像两道刻满仇恨的诅咒。

虽然并不是正面对视,尽管只是轻微触到她的余光,可那诅咒仿佛来至炼狱,那怨念仿佛积载千年,毫无遗漏的全都浸入心里。

柳晨的心口就像突然被扎了一针,深深的扎到心底,刺痛如袭而来,仿佛刺到灵魂深处,他的脸不禁微微抽颤,目光已经涣散,神色也变得恍惚……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