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八十五)

2017-12-01 10:56:20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雨血泪,寸碎柔肠(十一)

极短时间内,绞尽脑汁添油加醋的胡编乱造,哪里歹毒就往哪里说,等的就是对方失魂落魄的这一刻!

追魂左手闪晃,往腰间一按,只听休的一声,藏在腰带里三尺软青锋应声弹出,如闪电般出现在右手中。当下更不迟疑,不等剑身弹直,右手已顺势力挥杀去,青锋闪闪,薄刃泛寒,迎面一剑横斩肩喉。

若是正常情况,在柳晨的目光监视下,追魂哪有拔剑的机会,只怕剑没出鞘,人已经不在了。毕竟在高手的近身对决中,不管是枪是剑,如果使用不当反而会成为累赘。可现在不同,大家的精力已经消耗太多,速度拳劲都大打折扣,若有利刃在手,只要控制好距离,战力又当提升几层。

柳晨本在意外的恍惚失神中,以追魂的身手速度,只怕还没回过神时已经脑袋搬家。然而,就在追魂拔剑的瞬间,天花板上的灯光正好照着剑身反射到柳晨的双目。

遭受强光闪耀的刺激,柳晨大惊失色,已从恍惚中惊醒,那瞬间立刻侧身疾闪,险险避开脑袋搬家的惨局。但终究慢了追魂半瞬,剑尖划过,一道深近两分的长痕剑伤已斜斜的挂在他的脸上,登时背脊发凉,冷汗狂冒。

居然这都没死?追魂非常想骂娘,但也没去想对方为何会突然间惊醒,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柳晨的命!紧接着,青光转过一道浑圆的弧度,又是一剑迅如闪电斜削。

就像初战时的那三拳一样,他剑出无招,却式式连环,前一剑杀气未尽,后一剑寒光又起,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任柳晨如何拼命,始终脱不出索命青光的笼罩,被杀得狼狈不堪、灰头土脸,不到片刻,身上又添数道剑伤。

追魂已经占尽绝对优势,但也暗暗心急,心想落魂这家伙太过顽抗,也非常难缠,若不在短时间内让他毙命,万一生出变数又不知要苦战多久,大好的机会绝不能再让他有生还的机会!

念及此处,心中已有算计,正当柳晨退到近门的纹秀石柱边时,伴随着一闪而过的青光,袖中忽然射出几道细小的银光,正是绝杀堂三宝之一的‘无相银丝’。

此刻,柳晨险像环生,闪避剑光犹来不及,哪里防得住若隐若现的银丝。即便已感觉到突增几股莫名的杀气,但也只能尽量避开致命的要害,而其它部位却不能幸免。

霎那间,只觉左臂剧痛无比,那种痛,简直撕筯裂骨,是真正的撕筯裂骨,他左臂的筋脉跟骨头已被银丝穿射而过……

不仅如此,银丝似乎不短,穿过左臂后,去力不减,竟在石柱上绕了几圈,将柳晨的左臂膀死死的捆在了柱上。

柳晨本能的挣扎了几下,但不仅没有挣扎开,反觉臂骨都快裂成了两半,他已经忍不住那堪比撕心裂肺的剧痛,额头上冷汗如雨,脸上的每分皮肉都痛得抽搐而扭曲。

无相银丝,无相银丝,这是师父的防身宝贝无相银丝!尽管猜到此物的来历,但追魂的剑已经举起,下一刻,就将力斩而下、势如破竹。

活生生的把人劈成两半,这等血腥哪里见过啊,夏瑶老妈牙关紧咬,脸肉紧得老繃,神色又惊又恐,仿佛那一剑要劈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一样。

晓薇捂嘴闭目,不忍直视将要发生惨况。不管之前追魂怎么说,在这瞬间,她没有去想落魂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她的心里,那晚的记忆早已深刻入骨,却是无法忘掉的。她心里真的好痛,就像被人活活割掉了什么,痛得想要滴血……

自从追魂抽剑动手之后,夏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柳晨,尽管他们闪晃的速度极快,甚至看不清谁是谁,但她依然死死盯住那团人影。直到现在,柳晨束手待毙,她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过,依然死死的盯着他的那张脸。

眼见他绝望不甘、满脸痛色,她的眼中忽而闪过丝酸楚,但只是一闪而过便已不见,他是仇人,是他百般残忍的杀死自己最爱的人!是他歹毒的害死最爱自己的人!他是世界上最坏的大魔头!他死有余辜!死千百次都不够!

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夏瑶的心里全是因初恋惨死而生出的浓浓煞气,眼见柳晨将死,在那深附心骨的仇怨下,竟在忽然间感觉到莫名其妙的畅快。

落魂啊落魂,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对那老家伙很忠心吗!想不到会死在他的宝贝之下吧,哈哈哈哈……

能亲手将死敌落魂劈成两半,那是多么的畅快!追魂面目狰狞、狠戾毕露,已双手握剑,青锋力斩而下!

茫然无措地望着临头斩下的寒刃,柳晨眼里只剩下绝望,还有些不甘。在转瞬间,又闪过自嘲的笑意,是啊,追魂的确没有说错,真没想到居然会死在师父的宝贝无相银丝之下……

无相银丝…无相银丝,不见银丝不现匕,柳晨心中一亮,猛然举起右臂挡在头颅上方。

落魂啊落魂,原来你也跟普通人一样,原来你也会绝望!原来你也怕死!哈哈,简直就是螳臂当车,就成全你,连你右臂也劈成两段吧,哈哈!

追魂已经无法控制心中的激动,通畅无比的快意已经达到了极限,脸上的狰狞已牵动皮肉块块凸起,“去死吧!”

叮……,青锋不知劈到了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异常刺耳,剑砍在柳晨臂上竟分毫不入,追魂为之一怔,所有表情僵在了脸上。

不等追魂有所反映,一把乌黑闪寒的短剑奇迹般的出现在柳晨手中,就在他怔住的那一刻捅进了他的眉心,直末剑柄!

追魂的表情僵硬不明,在意识模糊前,只看到了匕首一侧,顺着剑身刻有一竖排凸起的古体文字:宝剑藏踪,穷途必现……

柳晨脸色煞白,既痛又狠,就像一头受伤而发狂的野兽,猛地抽出插在追魂眉心处的短剑,往石柱上深深一划,无相银丝纷纷断落。

他紧握短剑,一步步走近仰倒在地的追魂,死死盯着那张僵硬的表情,双眼越来越红。

“不见银丝不现匕…不见银丝不现匕,师父,原来…你一直防着他,可终究…防不胜防…”柳晨喃喃自语,他终于明白,当初师父将绝杀匕交给自己时,为何要再三警告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想到师父,柳晨双目更红,登时戾气大增,短剑猛力一挥,追魂已身首两处,头颅不知滚到了哪里。

血,染满了剑身,凸起的那竖排文字更为明显,剑身别侧上古字体腥鲜欲滴:血洒长河,绝尘万载。

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就在两年前,还主法无边、左明右墨、绝杀四魂,而现在,死的死,亡的亡,还活着的,也该销声匿迹了吧,就这样结束了。

柳晨忽觉有些寂寞,从没想过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从没想过居然会生出如此莫名的念头,不过已经不重要,反正都结束了。

他缓缓起身,转向屋中的角落,神色有些愧疚而微微垂头,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你滚!”

柳晨一滞,胸口如遭到闷锤,“我…我没…”

“给我滚!”

前口气还没喘出,胸口又来记闷锤,柳晨只觉咽喉堵塞,后面的话竟说不出来,怔怔的站在那里,左臂僵直。

这乖儿女是不是被吓疯了啊,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手里还拿着血淋淋的刀子捏!避他还来不及,居然还骂他……,夏瑶老妈惊恐万状,立刻拉了拉女儿的衣角,示意她赶快闭嘴。

她老爸虽然缩在另一个角落,但也被女儿的举动吓得魂不附体,奈何离得太远,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啊。

只有晓薇面露惊喜,但在夏瑶出口之后,又满是疑惑,她望了望柳晨,又转眼望了望夏瑶,神色迷茫……

柳晨非常困难的缓了缓气,慢慢的抬起头,正视着那两道似乎想将自己千刀万剐的怨光,满脸苦涩,“我…没有杀……”

“给我去死!你怎么还不死!”

话还没有说完,迎头之际又如遭闷棍,脑中震痛无比。

夏瑶全无畏惧,已经从角落处站起,“什么退伍军人,原来是个杀手,是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装的真好,编得真好,什么二蛋!什么柳晨!原来你叫落魂!”,她眼色冷红,满是嘲弄,也不知是嘲弄自己还是别人。

忽然间,似乎再也受不了所见所闻,更忍受不了眼前的事实,她神态几近疯狂,“你怎么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快给我去死!”

柳晨心中如被万针乱刺,好痛,比还在滴血左臂痛千倍万倍,他站在那里浑身无力、瑟瑟发抖,心中又苦又涩,为什么相信别人而不相信我,为什么不肯听我说完一句……

什么?他就是柳晨?他就是那个在圳南疯狂杀人的柳晨?夏父夏母头脑一晕,几乎两口老气咽不下肚去,本想站起来拉女儿回来,可这下又被吓得爬都爬不起来。

柳晨?柳晨?落魂?柳晨?晓薇怔怔的望着柳晨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庞,忽然脑中阵阵晕炫,似乎悔恨交加,转而尽是迷茫。

然而,不等他们有何动作,夏瑶已经完全疯狂,“玉也抢了,人也杀了,你还死在这干什么!要不要把我们也全杀了,来杀啊,你来杀啊!”

见柳晨还是茫然无措的站在那里,她再一次极度的疯狂,“给我滚,给我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其实…你不赶我走,我…也会走的…,是的,我是杀手…,我只是个杀手……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也是我害了你最爱的人……你最爱的人啊,柳晨心中酸楚,忽觉眼睛特别难受,却不知双目早已红润,唇齿也在微微的颤动。

别人根本听不清楚他在喃喃自语什么,只见他右手松动,朱雀玉从袖中滑落出来,轻轻的落在地上。可是,他们哪里明白,玉是明老以及追魂的目标,抢玉只不过是想吸引两人的注意而暗保他们。

我是杀手,杀手是不应该有眼泪的,柳晨缓缓转身,拖着僵直滴血的左臂,仿佛很冷,每走一步都更颤几分,失魂落魄的走出大门,举步艰难的迈进雨中,慢慢的消失在电闪雷鸣下、狂风暴雨里的秋夜。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