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八十六)

2017-12-04 11:02:58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雨血泪,寸碎柔肠(十二)

雷电不休,风雨不止,仿佛想将积年累月的顽固埃尘彻底冲刷,那晚,整整下了一夜。

天亮时,碧空如洗,万物新颜,既看不见夜里留下的半丝痕迹,也嗅不到戾气涛涛的血腥。

当然,这只是外面的世界,事发的那间别墅客厅依然阴气不减,处处迷团。至少警方不知道那两具尸体的身份来历,也没听说过徒手就能将石子深射入墙,更不清楚杀手落魂的行踪。

时隔当日已有十天,虽然极其不愿寻思返顾,可幕幕恍如昨夜,所有的一切任然历历在目。即使已经搬到全新的别墅,依然阻止不了恶梦的回涌,而那晚的事情总会不经意间闪跳到眼前,让你心痛让你忧,虽处高枕却惶惶而不可终日。

不知是因为此事改变了以往的习惯,还是因为忧心惙惙而别无余力,夏瑶不再像以往那样在清晨出去散步,总是疲惫不堪的依着沙发,眼圈有些发黑,肯定最近都没有睡好缘故。

“瑶瑶,快来,妈渚了你最爱吃的青菜皮蛋粥”,经逢大变,夏瑶老妈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去,但她想法比较纯朴简单,既然已经过去,还是要好好的生活,总不能总让自己让家人笼罩在恶梦里,至少大家都平安无险,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幸运的。

夏瑶神色木然,动也没动,软软的道:“妈,您先吃吧,我不想吃”

“都好几天没吃早餐了,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多少吃点吧,啊?”

老妈语气轻颤,夏瑶不禁转眼望去,见她脸色大不如以往,满是担忧,似乎比自己还要疲惫。又想起那晚夜战时,老妈尽管非常害怕,却死死拦在前面,让自己跟晓薇缩在她身后,登时心中酸软,努力挤出几丝笑容,涩涩的道:“妈,我吃您也要吃”

“嗯嗯,咱们一块吃,要多吃点,呆会凉了就不好吃啦”,见女儿终于肯吃早餐,夏母神情大悦,仿佛这是十天来最开心的一刻。

“妈,爸呢”,吃饭间,夏瑶才发现老爸没在,所以随便问了句。

“你爸大早就去警察局啦,他刚刚打电话来,说呆会厉警官还要跟他一起过来,想再次了解情况捏,所以啊,你要多吃点,呆会才有力气说话”

尽管老妈总是软语劝慰,可夏瑶才吃了半碗就咽不下去,又像根木头似的呆坐在沙发上。

虽然双眼静若无神,但心里却乱绪如麻。

自从五天前晓薇离去后,她也自个静静想了几夜,的确,跟晓薇说的一样,柳晨并不是在圳南疯狂杀人的魔头,他一直呆在园区里伪装成清洁工,几乎天天可见,哪能分身去杀人?好像也不是为了自家的玉,否则离开时怎么会把玉留下,可他的出现究竟为了什么?

也许是为了报仇吧,想起他跟追魂的对话,夏瑶眼眸微动,心想也只有这个原因最为合理,况且被绑架的时候,不也曾听他亲口说过跟他们有仇吗?

念及此处,脑中忽然无端端地出现两幕深藏回忆里的画面。

那是在夕阳下,他黑色风衣跟礼貌,还戴着口罩,穿着像足了十分的杀手,却目光流转,温言浅忧的说道:“绑架你的人已经死了,我不会害你的……”

直到夜里,看不见人,只听到他的话,“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世上哪有绝对的好人跟坏人……”

如果没有他,早就不知被绑到哪里了吧,如果没有他,爸妈跟自己还有晓薇可能也难逃厄运,想到这里,夏瑶心生悔痛,觉得当晚是不是太过份,至少他真的没有害自己呀,可自己却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千番诅咒,在他临死前竟然感到快意无比……

但是!为什么要歹毒无比的杀掉最爱自己的人!为什么要百般残忍的害死自己最爱的人啊!他是坏人,是坏蛋,是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他死不足惜!活该!

乱念翻涌,挣扎纠缠,终究抵不过初恋惨死的心痛,因为那是心房里没有痊愈的伤疤,但只轻轻触到就百般裂疼,更何况将其生生的撕开。

想起初恋,夏瑶心痛如绞,只觉头胀欲裂,似乎再也受不了事实的折磨,双手紧抓力抠,在憔悴的脸上留下道道惨白的指痕,最后,终于忍耐不住纠结怨念的啃噬,忽然疯狂般的哭声痛叫……

“瑶瑶”

“瑶瑶,你怎么啦”

“你别吓妈啊”

……

焦声不断,夏瑶面色凄楚的抬起头来,却见爸妈心急如焚,神色异常担忧,苦苦的望着自己。

“夏小姐,你…没事吧”,厉警官挽狂澜已经到场,见到这等情形也忍不住出言慰问。

“我…没事…没事,刚刚…失态了,不好意思”

少女怀肠易触伤,在别人眼中,自己也许是个铁心严厉的警官,可又有谁知道,曾经也有难忘的故事啊…挽狂澜叹了口气,柔声笑道:“针对这件事,我们基本上已有结果,这次前来是想告诉你们几个好消息,顺便确认下事实,所以不用紧张”

听闻此言,夏父夏母都大松口气,静静的等待下面的内容。

“首先,我们已经查出,那两具尸体来至一个秘密杀手组织,名叫绝杀堂。虽然,目前仍不知道他们在组织中的身份,但是,据你们的描述,他们两个都身手不凡,绝对是组织里的重要人物。况且两人已死,其它稍有嫌疑的同党也在我们的追捕当中自顾不暇,你们家的情况已经相对安全”

祸患大减,夏父夏母心感大幸,全都表现在脸上,但也没有出言打岔。唯有夏瑶面无表情,神不改色,仿佛在听一件与自己没有多少关系的事情,或许有没有听进去都未曾可知。

在初察现场案情时,夏家几乎毫无遗漏地交待了当晚发生的一切,当然,为了帮死去的男友讨回公道,将来真凶缉拿归案,夏瑶也不再隐瞒,把所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说到伤心处,还再三请求警方,一定要拿到杀人魔头落魂。

挽狂澜 虽是警官,但要抛开这个身份,也同属女流,此时见她如此神态,心中多少看破端倪,于是将目光移到夏瑶身上,直勾勾地注视着她的双眼,“夏小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事情已经过去,何必苦了自己”

几天来,类似的安慰不知道听了几百上千遍,夏瑶的心绪哪会因此改变,不过还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感情上,女人的心,哪可能在只言片语间就豁然解脱,挽狂澜 无奈的笑了笑,唯有直入主题,“杀手落魂神出鬼末,又夜逢暴雨,我们实在没有半点头绪,原以为要辜负夏小姐的诚恳配合,哪知就在六天前,突然接到一位陌生人的报警,说他发现一位遍体鳞伤的人藏在某个山头,那人倒也没有撒谎,我们急追过去时,落魂果然还在”

夏瑶的神色变化不定,忽而紧张,转瞬间又抹上浓浓的怨念,最后变为满怀恨意的期待。

挽狂澜心中微滞,她知道,眼前女子的那种眼神,那股怨念,她希望他死……,女人啊,爱一个人爱得那么刻骨,恨一个人也恨得如此决绝,可惜……

她并没立刻说下去,因为忽然想起五天前那晚的夜战,那个人,落魂,重伤之下还如此利害,他到底还是不是一个人。前去追捕的警队队员中,每人的肩膀都被子弹擦皮而伤,受伤位置几乎完全相同,很明显,对方只是警告,让己方知难而退,并不想大开杀戒。

荒山绝顶上,吹着阵阵清冷的夜风,黑暗中的那道孤影,不知难过到什么地步,居然纵身一跃,坠入崖底……

怨、到底有多浓,仇、究竟有多深?可也该放下了吧,挽狂澜忽然挪开目光,依头轻叹,“他死了,跳崖自尽”

夏瑶的眼里闪过一丝畅快,伴随着模模糊糊的哀伤,她缓缓转头看向远方,那里是八荒岩的方向。她嘴唇颤动、喃喃丝语,别人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或许是对死去男友的告慰吧。

片刻之后,她转过头来,眼眸中尽是迷茫跟落寞。好像完成了一件非常非常大的愿望,全身为之轻松,却又浑软无力的依着沙发,神色哀怜。渐渐的,她双目空洞,似乎眼前只是片片空白,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生命却回缩到早已逝去回忆中。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