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八十七)

2017-12-04 11:03:47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雨血泪,寸醉柔肠(十三)

场中陷入沉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连挽狂澜也是面向门方,纳纳地揉着肩边所受的皮伤,若有所思。?

夏氏夫妇见女儿如此伤心失魂,很想尽快转移她的注意力,所以轻咳两声,道:“厉警官,你不是有几个好消息吗,来喝杯茶,我们洗耳恭听”?

挽狂澜 回过神来,望了夏氏夫妇一眼,又将注意力转到夏瑶身上。她看了半晌,却是摇头不止,像似有些怜惜,又有些犹豫,终归一声长叹,还是没有说话。

“厉警官,趁热喝吧,你的茶都快凉了”,夏瑶父亲再次提醒。

挽狂澜重重地缓了口气,心中仍有余叹,可该说的还是要说,这是自己的职责所在,况且,这对他们来讲,或许是种解脱。她摸出十几张照片放在桌上,“这…就是跳崖自尽的清洁工,这个人,你们都是亲眼所见,请确认下是否就是当夜最后离开的落魂”

照片一张一张的映入眼中,人,几乎粉身碎骨,面无完形。但是,那身橙**的工装,那只僵直的左臂,还有模糊脸蛋上的长长剑痕……还有……,总之,无一不是当晚落魂重伤后的显眼特征。

夏氏夫妇默默点头,但也心有所愧,因为,即便再恨杀手恶人,可人家终归没有害自家呀,如果说他是为了玉,可为何最后还要留下。

或许,他真的喜欢自家女儿吧,要不怎会扮装藏在园中,直到杀手来临后的紧急关头才出现。能做生意的人都不傻,夏瑶与晓薇能想通的道理,他们又怎会不明白呢。

两人的心思不约而同的撞到了一起,双双望向女儿,却见她漠然以视,不知是喜是哀,登时哑口无言,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挽狂澜都觉场中气氛有些让人窒息,正了正色,又道:“夏小姐,即便他是残忍杀害你男朋友的真凶,现在已经死亡,你也该有所安慰啦,况且……”,说到这里,她却顿言不止。

“厉警官,有话但讲无妨”,夏父瞧得心急,他做生意也有些年头,不难听出话中外意。

挽狂澜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办案件生涯中,从来没有一次这般头疼。可自己是刑警,该说的始终要说,这是上级交待的命令,更是自己的职责,“夏小姐,虽然你说他就是去年七月的游轮杀手,可那方血案铁证如山、早有定论,如今死无对证,案件也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当中。况且…,即便他是当日的杀手,也并非害死你男朋友的真凶……”

什么?夏氏夫妇心惊如中天雷,以当夜追魂的质问跟落魂的反映来说,无一不显事实,况且,事后女儿也交待过,上大学时所交的男朋友也的确属实啊,更何况时间地点什么的都迎丝合逢,怎么可能不是他!

……

姑且不说两位‘局外人’,就连夏瑶都吃惊不小,当下举目凝视,满脸不可置信!当然,更多的还是迷茫,而且,那瞬间的心跳猛然加速,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慌乱什么。

坠情如痴的女人啊,自己也是女人,若不是办案刑警,也许真不愿意告诉你残酷的实情。挽狂澜无奈的摇了摇头,肃声说道:“相信你们也知道,圳南杀人案件,并非所谓的柳晨所为。在办案过程中,虽然目前还没捉到真凶,却捉到一位非常关键的人物,杨家二少爷的同伙,赵廷中!”

夏氏三口俱都望着挽狂澜而目瞪口呆,他们不知这赵廷中到底何许人也,更不明白与杨家二少爷杨天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心中都有隐隐的不安,特别是夏瑶。

挽狂澜可理会不了这么多,反正公事公办,“为了减刑,他已经完全招供,赵廷中是杨天的得力助手,为谋私利而助杨天夺取家主之位,绑架夏小姐你的主谋正是杨天”,说到这里面,她稍有迟疑,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谋杀你前男友的人也是杨天……”

夏氏夫妇只觉脑如浆糊,越听越越晕,这都说到哪去了啊,完全听不懂啊!跟自家相关的案件又有什么关系!杨天也不是受害人吗?这厉警官到底想说什么!

夏瑶更是肃然起身,死死的盯着挽狂澜,似乎想问些什么,却不知从何问起,张了嘴又缓缓闭上,最终还是静了下来,等着她合理的后续。不过,很明显的是,她胸脯剧烈起伏,呼吸又重又长,仿佛随时都会缺氧。

挽狂澜不是个墨迹的人,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顾忌,“杨天势不如兄,所以剑走偏锋,想取你家的祖传宝玉,以讨父亲欢喜,夺取家主之位。因为,杨家也有块祖传的旧玉,跟你们夏家的古玉本是一套,若有你家的古玉在手,他父亲必会心喜之下传位于他。所以,他在游戏中追求夏小姐,请杀手暗杀柳晨,这所有的一切,他都只是为了娶夏小姐进门,得到你家的那块玉而已!你家的玉不是传女不传男么……”

霎那间,夏氏夫妇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当晚所有的事都交待得清清楚楚,可为了祖传旧物,的确是隐瞒了宝玉的事实,此刻被厉警官挑明,既感羞愧,又觉得迷茫,他们真不知道这玉到底有何来历,居能招来这么大的祸端……

正不知道如何应答时,却听夏瑶冷冷问道:“厉警官,这又跟杀我男朋友的真凶有什么关系!”

挽狂澜仰天叹气,随后望向夏瑶,眼神中尽是可怜与不忍,她真的不知道要不要说出下面的事实。

“厉警官,请你快告诉我!”,夏瑶已经忍耐不住这种莫名的折磨,说完此话已经是喘气如牛,却又身如虚脱,仿佛强撑着只为听到合理的解释与能让自己相信的‘真相’!

“夏小姐,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在我说出来之前,你先静静,好好坐着,可以吗?我…也是为你好……”

夏瑶忍了忍,为了得知别人所谓的‘真相’,她缓缓回坐沙发,可神精绷得特别特别的紧,似乎若有不当,就会跟别人拼命一样。

见她神色稍有缓各,挽狂澜才道:“夏小姐,你对一个人的爱,居然能深到如此地步……一个身怀无双绝技的杀手,居然会为一个半知半解的女子跳崖了断,真的让我难以置信,可终究全是事实……”

“你到底想说什么!”,夏瑶已快疯狂,若是没有父母的按捺,早就跳了起来。

“你别急,我也是女人,我也伤心过。所以,在敬佩你的同时,我才会为你感到不值,我总想给你说忘记一切,可惜我是警官……”

“到底要说什么!”,夏瑶拼开全力,已经挣脱拉住自己的父母,站身起来。

“如果你总是这样,我们改天再说吧”,挽狂澜忽觉有些不忍,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夏瑶强压内心的疯狂,终究耐不住,“我静静的坐,但你要说出来!”

这事,早晚她都会知道,又何必故意隐瞒?更何况这是此行的任务之一,自己说那么多废话,只不过出于对女人的同情,她回过身,静静的望着夏瑶,两三分钟过后,见她情绪有所好转,才道:“好好的,你还小,比我小五岁,我也是职责所在、迫不得已”

夏氏夫妇都没有说话,虽然夏瑶神色激动、呼吸渐渐急促,但也只是死死的盯着挽狂澜,并没有出言阻扰。

“这是赵廷中住处搜到的录音”,此话以外,挽狂澜并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提出随行包里的录音机,将合磁带卡入其中,随后转身静望门外。

“哈哈,天少,杀手传回消息,已经成功绑架夏家那妞啦”

“天助我也,夏瑶啊夏瑶,可别怪我心恨手辣,自以为是的小贱人,老资忍你很久了”

“天少,我赵中迁总算没看错眼,可是依然有些不明白”

“哦?哪里不明白”

“那玉究竟何物,居然能让你爸逆转?”

“算啦,你我终是同船,之前担心事情败露所以隐瞒,现在既然成功,跟你说说也无妨。听说,夏家那块玉跟我老爸手中收藏的那块是一对,我老爸时常引以为憾,因此说过,谁能得到其它配玉,定将家主传位与谁”

“原来如此,可天少到底从何得知夏家古玉的秘密?”

“哈哈,记得 陈云聪 吗”

“当然记得,不就是去年七月时,你让我帮忙配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的傻逼么”

“我本来也不知晓,但那傻逼有次喝醉之后,却叫我陪他到外面玩女人。当时我也很迷茫,夏瑶那妞长得那么诱人,怎滴不上她却要到外面上别的女人?可那傻逼却说夏瑶保守得紧,他憋不住”

“我他玛笑他连个喜欢自己的女人也收拾不了时,他却说,别看夏妞只是他小七小八小九,但特别保守,还说不到洞房花烛,绝不献身……”

“我说你他玛外面女人都有几十个了,还为了个不肯献身的女人而伪造身份上大学?”

“这时,他才吐出原委,原来,他是受陈家家主所命,看他长得帅气迷人、哄女人又有一套,所以命令他必须追到夏妞,而且在结婚前不能让夏妞知道他的身份,因为陈家跟夏妞家有生意来往,夏家父母也知道陈家有个贪酒好色的败家子弟,要是让他们知道,在生米渚成熟饭前,这婚事还能成吗,哈哈”

“可这跟玉又有什么关系?”

“那傻逼说,父母从夏家得知,那玉传女不传男,如果顺利娶到夏妞,那玉不就归他了吗”

“但是天少,如果你不杀他,以他家的财力以及他跟你的关系,对你帮助或许大得多吧,至少总比绑架来得可靠啊,还冒风险”

“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不是长得帅会哄女人,陈家会用得上他?更别说钱!况且,那傻逼总是‘不务正业’,在憋不住的时候,居然趁着救灾时间打出旗号参加志愿队,借用那段时间到外面玩女人,连夏妞的电话都不接,还说是抗灾繁忙,可笑的是,夏妞居然信以为真,还他玛感天动地,哈哈哈哈,笑死我啦”

……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