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九十)

2017-12-05 11:13:23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你…变瘦了(一)

经济极度落后的县城,城里的交通工具中还有部分人力三轮。

普杨镇,更是县城管辖区域内最穷苦地区,房屋多为旧貌,即便与青石镇相比,都不知道要破旧多少倍。镇上况且如此,远离镇中的市集可想而知,连大路坝子都是石泥铺成,每逢下雨便泥泞不堪。

此时虽然没有下雨,但已临近除夕,冬雪将将化半,地上泥雪掺杂、浑水恶积,路况相当不好。更在赶集人群的踩踏下,白雪都变成了黑色。

小孩子囔囔闹闹要买新衣服,父老长辈的乡亲们也是你捅我挤,蔬菜、猪肉,讨价还价好不热闹。

柳晨站在路边的一块石条上,望着熙熙往往的人群,倍感亲切的同时也感概良多,都是为了年关啊。

想起年关,柳晨低头凝视脚下的石条,二十年了,依然还在,已被踩得跟卵石一样光滑。那年,父亲为了换取除夕夜里每人一块的压岁钱,赶在大年二十九那天到市集卖白菜,不正是摆在自己所站石条上卖吗,可卖菜换钱的人太多,在此蹲到人群散尽也才卖到两块八毛钱……

柳晨抬起头时,双眼已经浑润,只觉心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不禁颤颤吐了口长气。

半晌后,他揉揉双眼,转目望向市集的尽头,过了这里,再走两小时山路就可以到家。十七年了,终于快要到了,柳晨的脸上已露出温馨期待的笑容。

回家心切,他不再迟疑,举步拥入人群。只是,刚转过路口,前方好像发生了什么激烈争吵,听到续续不断的凶声大骂,尽是入耳不堪的家乡流氓话。围观人群重重叠叠的也不少,好多站在后面的都伸长了脖子。

“狗日的不知好歹,老子今天就要带她回家过这个年!”

“别欺人太甚”

“狗日你玛逼再不让开老子磕死你个哈儿!”

……

柳晨身在人群外,什么也看不到,但听了片刻也大概明白啥意思,正是当地屡见不鲜的 强婚。小时候总听村中父老说起这些事,有些娶不到老婆的男子,或是喜欢别家姑娘但又招到拒绝的恶汉,总会悄悄瞅女孩出门,然后强行抱回家生米煮成熟饭再说,才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甚至,有更霸道点的,还直接跑人家屋里去抢。

真想不到啊,地方虽然落后,可好歹也过了十七年,居然还有这种事发生。柳晨正想垫起脚尖瞧瞧里面的情况时,人群忽而哄散,好多人都被挤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叫痛声,哭喊声,惊呼声乱成一片。里面打起来了!

围观群众都怕伤及无辜,好多跑得老远,留下看热闹的虽然不少,但也退开好多,人圈已经稀散扩大,柳晨也因此看到了场中的情况。

只见场中有位长发过肩的小妹子,虽然并非美若天仙、倾国倾城,可也出落水灵、青春靓丽、长相秀雅,的确招人喜欢。此刻她双眼泪花滚滚,显然非常害怕。

在她身前有位三十左右的男子,身体倒也结实,但略显偏瘦。毕竟对面有十来个人,他好像有些害怕,手脚微微发抖。尽管如此,依然却死死握着根扁担,护在妹妹身前,对方一旦靠近就扁担乱扫。

“玛得个狗日的,不看你是老子将来的舅子,早就撂死你”,强婚恶汉挨了一扁担后不退反冲,已将偏瘦男子缠住。

后面那些人也没有闲着,一个个跟着冲了上来,拉姑娘的拉姑娘,揍人的捧人。不到片刻,偏瘦男子已经抱头倒地,任由那些人狂踢乱打,毫无反抗之力。

“哥!哥!呜呜呜,哥……”,妹子哭天喊地,伤心断肠,却被两个恶汉拉着。尽管拼命撕咬,但哪里挣得脱,被一步步拉向路边的摩托车。

围观的很多人也都哀声低叹,神色同情又可怜,但有那十几个恶汉在,谁敢上前,谁不想平安过个好年。

都快已经到家,原以为定会平安清静、再无风云,自己又刚躲过凶案杀局,本不想出手管闲事,免得因为露脸而节外生枝,但实在看不下去了啊。

柳晨急步冲上去前,正拉着姑娘的两个恶汉还没反映过来,每人就遭了一记耳光翻倒在地,半边脸肿得像个馒头,可能是头被抽晕了,爬都爬不起来。

“狗日的管你玛逼勒闲事,兄弟们,先搞死这狗日的”,强婚恶汉见两位同伙被打,立刻喊起正围殴偏瘦男子的那伙人,凶神恶煞的朝柳晨冲来,他自己牛逼哄哄的冲在前面。

这种野里乡下,虽然穷困,但也民风淳朴,有很好的一面。可总是少不了无知恶汉,‘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还真没说错。

面对如疯狗般扑来的恶汉,柳晨半句话没说,抬腿就是一脚,正中强婚恶汉的胸口。虽然不想弄出人命,力道大有克制,但市井之徒哪有什么战斗力,被踹得倒飞而起,连带身后两人一起,三个一起掉进路边的粪坑,弄得粪花四溅。

那三人刚想要出声叫痛,哇啦,才刚刚张嘴,还没叫出声来,股股大粪已经灌进嘴巴,当下被呛了几大口,弄得围观众人呕吐不止。

情况太过出乎预料,其它几人已感不妙,哪还敢上前,立刻顿住脚步,慢慢的往后退,不时间獐头鼠目的东瞧瞧西看看,似乎想找机会逃跑。

既然已经出手,那打一个是打,打十个也是打,只要不弄出人命就行,柳晨可不会放过他们,冲上去每人一脚,把他们全都送进粪坑。

被扇耳光的那两人本来已经清醒,可当见到同伙下场的时,脑袋立刻偏倒在地,继续装死,他们可不想吃大粪。

“哥!你没事吧,呜呜呜”,青春妹子扶着自家哥哥,见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心中一酸,忍不住呜呜哭泣。

“没,没事,快去…,快谢谢人家”,偏瘦男子被打得不轻,此刻坐在地上,但还有些站不起来。

“哦哦,我怎么忘啦”,妹子这才想起来,走到柳晨身边,双眼含着泪花,满脸道道泪痕,“谢谢这位大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尽管心中万般感激,却掩不住让人听之心痛的哭泣。

柳晨叹了口气,摆手道:“你们快走吧,我也要走啦”

他要是走啦,那些恶汉从粪坑里爬出来可怎么办,妹子想到其中的利害,也不迟疑,再三向柳晨道谢后,背起地上满装年菜的箩筐,扶着一瘸一拐的哥哥渐渐离开。

待兄妹两人走远,柳晨才开始动身。但是为了迷惑众人的目光,他换了个方向,准备胡乱绕过几坐山头再回家。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