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游戏 > 正文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全文完)

2017-12-07 12:07:45 来源: 爱玩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你…变瘦了(六)

夏瑶心中酸苦,双眼特别难受,在众目睽睽之下,很想掩饰自己的情绪,可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绒衣女女与真真都知道夏瑶的痴情,两人想到了一处,以为是提到她那死去的完美男友,所以才伤心怀旧吧。正想安慰几句时,房门忽被推开,走进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

此女浓妆艳抹,口红擦得就像刚刚喝过了鲜血,宽中显胖的脸庞白得很不正常,不知抹了多少水粉,只不过,再厚的胭脂也无法将脸上那密密麻麻的斑点完全掩盖。

别人不知来者何人,只有真真的老公一清二楚,她正是村中名震多年的两大剩女之一 ,如春。相貌嘛,授之父母,不堪多加评论,只是此女的作风的确不雅,很多传言简直不堪入耳。

只见她闯入屋中,也不瞧众人一眼,如入无人之境,拿起早先放在沙发上的雪伞,转身便走。

只是,还没出门,真真的婆婆就气喘吁吁的紧跟而入,看样子肯定是小跑过来,累得不轻,“如春啊,别急着走嘛,觉得那人怎么样?”

如春垮脸变色,全是怨气,“大娘,你有没搞错,那土包子就跟块木头一样,关键还他玛是个残废!怎么不提前给我说清楚啊?害我打扮那么长时间,草”,说完甩头就走,只剩一股那浓烈刺鼻的胭脂水粉味残留屋中。

……

屋中静了半晌,其它人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待那女人走远,才见真真的老公小赵起身怨道:“妈,您做媒也得找些正常姑娘才对得起人家吧,居然把这种女人招到家来,弄得到处乌烟瘴气”

“那娃的条件很不好,哪能跟你们一样,挑三拣四的呀”

“问题是…”,小赵有些无奈,情急间不知说什么才好,缓了缓气才道:“那种女人,就算介绍成功,你就不怕结婚以后男方家指着你鼻子骂人啊”

“哎,你不知道,听说那娃一年来相亲不下七十次,远远近近问了个遍,都没一个姑娘瞧得上他。这不他老妈无奈之下,说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这话才出,特别是听到最后一句,其它人几乎当场晕倒,这男的到底丑到什么地步,条件得差到什么情况啊,是个女的就行,这…这…这得需要多大的‘包容’啊。

却听小赵有力无力的道:“好吧,可是过年以来,你就为这事忙出忙进的,都没好好坐一会,到底是帮哪家做媒啊,这么卖力干啥”

“除了你那远亲姨妈还有谁啊”

小赵神色疑惑,“不会吧,我那三个表哥不都结婚了吗,难到又离了?”

“不是你表哥家,是你表哥同村,你年前结婚的时候,人家还跟你表哥一起来送礼捏,说起来你也应该叫人家声表哥呢”

小赵恍然大悟,“想起来了,你是说大友表哥啊”,说到这里,却有些担忧,急道:“可他也结婚了呀,妈,重婚是犯法的,您别再乱介绍啦,否则,到时候你也有责任……”

套套法律理论盖下来,他老妈听得晕头转向,气道:“你这娃,什么重婚不重婚的,我看你是读书把头读昏的了吧,谁说是大友啊,是大友的弟弟,叫二蛋”,想起这个二蛋吃饭时的情形,小赵老妈都起可怜之心,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

什么?二蛋?

霎那间,屋内人仰马翻,笑成一团,就连小赵本人都已经没有力气再劝老妈,捂着肚皮笑个不停,脸都快要笑抽筋。

然而,他们却没发现,就在听到二蛋两字的瞬间,夏瑶全身一颤,如遭雷击。

她心脏剧烈狂跳,忽觉胸中无比的酸涩苦楚,双手更加抖得利害,筷子早已掉落在地。

二蛋,二蛋,夏瑶疯了似的冲出门外。

……

在当杀手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待它日归隐山林,希望能跟斩魂那样,取个贤惠妻子,平凡度过余生。可是,如今废了一臂,又有哪个正常人家姑娘愿意跟个残废一起生活呢。

另外间小屋里,柳晨也正暗暗感叹,不过也没有多想,反正,能不能娶到媳妇已经无所谓,到此相亲也不过是安安父母的心情而已。

他望着茶几上的饭菜,心里又想,那位大妈家还真客气,非得让自己吃了饭再走,只是这茶几也太矮了吧,真不适合自己吃饭,毕竟左手已废,没办法抬碗,只能把碗放在茶几面上,勾腰去凑着。

但要不把碗里的吃光又不太好,别人不知道的话,还以为嫌弃人家饭菜呢。

想到这里,柳晨无奈的摇了摇头,打算尽快吃完,好抽身回家,却不知屋外立着一道熟悉的倩影。

夏瑶泪眼汪汪,扶着门框瑟瑟发抖,仿佛失去支撑便会软倒在地上。

那道斜挂脸上的剑痕,那只僵直无力的左臂,身影非常憔悴却无比熟悉,一年来,每天夜里都在想。

望着柳晨佝腰吃饭的样子,夏瑶的胸口酸到泛苦,心已痛到抽搐。

二蛋,二蛋…,原来你还活着,可却过得这么苦,活得这么苦……

酸苦狂涌,痛涩齐袭,夏瑶张嘴欲哭,却又胸口闷塞,什么声音都哭不出来,只能吐出颤颤的气息,还有俏脸上的梨花泪雨,眼前的世界早成一片模糊。

柳晨忽觉有些不对,他转眼望向门边,霎时心头一震,胸口如遭重锤,只觉呼吸沉重、非常困难的咽了咽喉头。

他张了张嘴,却唇齿颤动,似有千言万语,而不知从何说起,就这样静静地望着,红涩泛泪的双眼逐渐模糊,倒映着泣不成声的颤颤孤影。

好久好久,不知过了多久,柳晨喉头抽动,咽着不断浸入嘴角的咸咸泪水,“你…变瘦了”

哇的一声,“二蛋”,夏瑶泪雨如倾,扑进柳晨的怀中……

门外,众人心情各异,却都沉默哑言。

凛凛寒冬,大雪未停,狂风啸过,仿佛吹起长白山下那首幽幽如梦的轻歌……

(全文完)

白玉楼的吃货 本文来源:爱玩网 作者:夜宿寒江 责任编辑:李同山_CMS70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竞赛事
Gaming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游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