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小岛秀夫到底想说啥?关于《死亡搁浅》的六大疑惑

《死亡搁浅》在前阵的TGA 2017中又放出了新的预告片,结合之前的预告片,我们是不是就能更加了解这个游戏了呢?

网易爱玩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尹紫电,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小岛秀夫到底想说啥?关于死亡搁浅的六大疑惑

从前,玩家调侃P社四萌这类游戏时会说“这年头,要是没点文化连游戏你都玩不懂”。而现在,《死亡搁浅》这款游戏则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它已经到了“甭管你有多少文化,你还是连预告片都看不懂”的境界。

在几日前的TGA 2017上,著名美食家、摄影师、摸鱼达人小岛秀夫监督新作《死亡搁浅》又放出了一段长达8分钟的新预告片,预告片延续了之前的“虽然我看不懂这是啥,但是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的风格,让玩家们一头雾水。有好事者还PS了一张“拔叔”麦斯·米科尔森和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围着大肚子的“弩哥”诺曼·李杜斯的图片,并配上文字We don’t f**king know, either(我们特喵的也啥都不知道),小岛秀夫转发了这张图片。

2我们特喵的也啥也不知道
我们特喵的也啥都不知道

关于新预告片中的种种细节,已经有很多文章都逐帧分析过了,无需笔者再赘述。古人云“窥一斑而知全豹”,可是仅从《死亡搁浅》预告片所传达的碎片信息中,我们仍旧对这个游戏的世界观、剧情、玩法一无所知,有的只有深深的疑惑。

1
我们从预告片中看到的所有信息都是小岛秀夫有意展示给我们的

疑惑1:婴儿究竟是什么?

《死亡搁浅》预告片中最重要的“道具”之一便是婴儿。婴儿们被严密地保护在透明容器中随身携带,他们漂浮在透明的黄色液体中,并用一根似乎是人造脐带的东西与携带者连接,在接口处还标示着“确保锁紧”,平添三份诡异。

而似乎所有人都将婴儿视若珍宝:在上一部预告片中,吉尔莫导演(胖西装男)将装有婴儿的容器小心翼翼地捧在胸前,跌跌撞撞地逃跑,似乎在躲避什么人的追捕;在最新的预告片中,队友陷入黑水自知必死后,将胸前装有婴儿的容器摘下来抛给弩哥,之后便准备吞枪自杀。这里的婴儿究竟是什么?又究竟有什么用?

gamersky_08origin_15_2016122203492D
预告片中的婴儿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在《死亡搁浅》的几部预告片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没有女性/雌性存在。不要说女人了,连只母螃蟹都没有。预告片中所有的螃蟹都是公的,但是其腹部非常诡异地被塞满了螃蟹卵。难道游戏发生在一个所有雌性生物都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消失或死亡的世界,所以不得不使用类似人造子宫的技术繁衍下一代?所以婴儿成了各方争夺的珍贵资源?

这似乎是一个说得通的解释,听起来很合情合理。但预告片中多处细节却表明“婴儿”不仅仅是人类延续的希望这么简单。新预告片中有这样一个细节,每个人的肩部都佩戴了一个类似雷达的装备,弩哥的队友自知必死并把自己携带的婴儿抛给弩哥后,他的探测器便停止了工作。而弩哥也是在接过婴儿后,左键的探测装置才被激活,进入了扫描状态。

5这个肩部的探测器也许会是游戏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这个肩部的探测器也许会是游戏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中,小孩子对灵异之物比较敏感,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而在《死亡搁浅》中婴儿似乎也成了侦测敌人的关键,探测器只有与装有婴儿的容器连接后才能正常工作。在预告片中,我们能够看到敌人的脚印,却看不到敌人本体。那这么说来,这些婴儿也许同时还是作为一种观测媒介,只有灵觉敏锐的婴儿能看到那些无法被肉眼观察到的东西,所以弩哥等人才要携带装有婴儿的容器?

这个解释似乎也说得通,但我们不妨更大胆一些,试问那些婴儿,真的是人类之子吗?从最初的预告片开始,这些婴儿就充满着诡异。装着婴儿的容器一会是一团漆黑,犹如装着一壶墨汁;一会又切换成黄色透明状液体,小小的婴儿在里面漂浮着。这些婴儿也不像是人类的婴儿只有最初的本能,从他们的眼睛中可以看出,他们是有智力的。

6新预告片的最后,婴儿进入了弩哥的身体
新预告片的最后,婴儿进入了弩哥的身体

在TGA 2016的预告片中,吉尔莫·德尔·托罗所扮演的胖西装男手无寸铁地躲在下水道门口,在听到脚步声后,他将管子连上婴儿容器,此时容器内的液体由漆黑变成透明。随后,他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般一个箭步跨到下水道门口。这个动作不是在躲避,而是在迎击。那么这个婴儿很可能不仅仅是探测媒介这么简单,更可能可以作为一种武器使用。

在这段预告片中,还出现了婴儿在弩哥手中化为一滩黑水的情景,随后沙滩上出现了婴儿手掌形状的“脚印”。那个婴儿似乎也成了那些“不可见之物”的一员。那么这些婴儿真的是人类吗?抑或这些婴儿本来就是“不可见之物”的一员,被人类通过某种方式捕获后封存在容器中,所以可以通过婴儿来探测“不可见之物”。我们对真相一无所知,只能等待小岛秀夫的解答。但小岛秀夫的野心似乎不仅仅是制作一款名作,而是要推动整个游戏设计理念的变革,由此引出了第二个疑问,棍子是什么?绳子又是什么?

7据称死亡搁浅是一款用绳子代替棍子的游戏,可什么是绳子?
据称《死亡搁浅》是一款用绳子代替棍子的游戏,可什么是绳子?

疑惑2:棍子是什么?绳子又是什么?

小岛秀夫对于他的再次起航之作《死亡搁浅》抱有极高的期待,这款游戏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他想要证明自己即使离开了《合金装备》,离开了科乐美也能做一番事业。他曾多次表示,他想让《死亡搁浅》像《合金装备》开潜入游戏之先河那样,开创一个前所未见的游戏类型,推动游戏设计理念的发展。

为了阐释他想要的创新,他多次引用安部公房的短篇小说《绳》最后的一段话:“绳与棍是人类最久远的两种工具。棍可以让邪恶之物远离,绳可以将良善之物拉近,两者皆为人类最早设想出的朋友。有绳与棍之处,便有人。”

8敌人身上拖曳的黑线是绳子吗?
敌人身上拖曳的黑线是“绳子”吗?

安部公房的小说《绳》写于1960年,这部短篇小说描绘了一个癫狂的世界,一个老人通过墙壁的窟窿目睹了一场暴行,一个父亲强迫他的两个女儿自杀,最终两个女儿杀死了她们的父亲。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女儿杀死父亲的工具不是“让邪恶之物远离”的棒,而是“将善良之物拉近”的绳——她们缢死了父亲。

而在小岛秀夫写下的《敦刻尔克》影评中,他盛赞《敦刻尔克》开启了另一种类型的战争片:“这部战争片中拒绝以击败敌人来描绘战争,你甚至连一张德军士兵的脸都看不到。这部电影聚焦之处,在于逃离敌人,撤退便等于胜利”。

9小岛秀夫盛赞《敦刻尔克》,并称游戏也也需要一款”敦刻尔克”
小岛秀夫盛赞电影《敦刻尔克》,并称游戏也需要一款“敦刻尔克”

他认为“自电子游戏诞生至今日,玩家们依然在使用棍子彼此争斗,是时候换成握紧绳子了。我们已经准备好接受一款不基于竞争,而是以绳子将良善之物拉近玩家并建立羁绊的游戏。我们不需要一款将玩家区分为胜利者与失败者的游戏,而是需要一款能在不同层次创建羁绊的作品。”在PSX 2017的采访中,他再次强调宣布《死亡搁浅》的主题是建立在“羁绊”的基础上。

小岛秀夫的文字令人不明觉厉,但我们还是很疑惑究竟是什么样的玩法,才能算是他口中的“绳子”?我们能够理解“棍子”的概念,FPS游戏中的枪、RPG游戏中的刀剑魔法都是棍子,那什么才能算绳子呢?预告片中巨人那巨大的脐带?婴儿容器与人类的连接管?敌人身体上的黑色线缆?小岛秀夫是想制作一款躲避看不见的敌人、玩家之间相互援助的游戏吗?(听起来有点像《黎明杀机》)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敌人究竟是什么?

10我们究竟是要与何方神圣对抗?
我们究竟要与何方神圣对抗?

疑惑3:敌人是什么?我们又是什么?

让我们先把什么样的玩法才能称之为“绳子”这个疑惑放到一边,也许游戏玩法作为一个秘密要被保守到最后,那么让我们先问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敌人是谁?我又是谁?”但即便是这个最简单的问题,玩家们也是一头雾水。到现在为止我们仍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同何方神圣战斗,也不知道自己又要在游戏的世界观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TGA 2016的预告片中,敌人尚且是有形的。他们是一群来自二战时代的亡灵,穿着军装、戴着头盔、拿着枪械。天空中轰炸机掠过,地面上坦克一面徐徐向前,一面从内部掉落出大块的脏器。而无论是坦克、战机还是士兵,身上都拖着黑色的线缆,那个时候笔者一度以为这线缆就是小岛秀夫口中的绳子。

11拍摄预告片所用的道具,可以看到坦克身上挂满内脏
拍摄预告片所用的道具,可以看到坦克身上挂满内脏

在看到那段预告片时,笔者曾认为敌人来自深海,是一股来自深海的神秘力量唤醒了二战时期殒命大海的战士和武器,向陆地发起进攻。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敌人都是湿漉漉的,像是刚从石油中捞出来;可以解释为什么亡灵们都是森森骷髅,使用着二战时代的武器装备;可以解释为什么战车等军用装备上都是锈迹斑斑。

与来自深海的被“线控”的亡灵战斗,创意很新颖但也不是很难理解,反正到最后还是大家拿枪互射嘛。结果在新的预告片中,敌人变得更加不可名状,难以描述,充满着“克苏鲁”的风格。他们不再是那种有形体的敌人,不再是那种你可以用子弹消灭的敌人。

12连敌人长什么样子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脚印
连敌人长什么样我们都看不到,只能看到手掌般的“脚印”

肉眼看不到敌人的躯体,只能看到他们走过时留下的黑漆漆的“脚印”。地面上会冒出黑水,黑水中伸出无数只手想要将人拖到水中。在这之后出现了更大型更难以名状的巨人,巨人身上还连着脐带,手中伸出数条黑色的“绳”。巨人甚至能改变重力,将空气液化,一切都变得光怪陆离,宛如在幻想世界中。最后,婴儿进入了弩哥的体内,而弩哥吐出了一滩带着虫子的黑水。

整部预告片给人的感觉就是云里雾里,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敌人又是谁?统统不知道。甚至让人怀疑故事究竟发生在地球,还是发生在一个不遵循我们已知物理规则的异世界位面内。 

13前一秒还是高科技,后一秒变成魔幻风,再下一秒又变回低魔世界
前一秒还是高科技,后一秒变成魔幻风,再下一秒又变回低魔世界

预告片中还有一个非常诡异的细节,那就是“脚印”,在每一个预告片中都出现的溢着黑色油状液体的脚印。脚印这个描述方式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从形状上来看,这些痕迹分明是手印。在弩哥手中的婴儿化作一滩黑水后,留下的“足迹”都是婴儿手掌的形状,更能证明这是手印。

补充图1

但问题也来了,婴儿爬行的姿势是什么样?是四肢齐动手脚并用,不可能只留下手印,膝盖和脚掌也应该会留下痕迹才对。只有如下图般用倒立姿势行走才会只留下手印而不留下其他痕迹。难不成那些不可见的生物都是倒立行走的?想到这里,恐怖氛围一扫而空,怪物都是倒立行走的小婴儿,想想还蛮可爱的。不知道这是小岛秀夫设计上的BUG还是故意留下的伏笔。

小岛秀夫到底想说啥?关于死亡搁浅的六大疑惑

还好有另一个细节把我们拉回了地球,让这个克苏鲁式的预告片多了一些现实感,那就是小岛秀夫不惜多次运用特写镜头向我们展示的标志——那个覆盖着蛛网的美国地图,上面印着“美国城市联盟(United Cities of America)”和“桥(BRIDGES)”。看到这个标志不禁让人产生出一种诡异的安全感“还好还好,故事还是发生在地球的。”

在新预告片中,根据弩哥之外的两名人类队友制服上的信息,他们隶属于“桥”组织麾下的尸体处理部队,而弩哥制服上的标示则是“搬运人员”,我们了解到的只有这么多,这虽然无法解答“我是谁?敌是谁?”的疑惑,但至少从侧面说明了一件事,弩哥所属的势力依旧有组织有建制,仍然在符合逻辑的范畴内。《死亡搁浅》并不会完全基于超现实的世界观,也并不是完全的不可言喻,至少它能让玩家的脚踩到一点地面上。

2
目前我们只知道有一个组织名为“桥”

疑惑4:第四次爆炸是什么?

在新预告片的片头里,弩哥念出了旁白“在很久以前发生过一次爆炸,那次爆炸中诞生了时间和空间;不久之后又发生了一次爆炸,那次爆炸使一个星球开始在空间中转动;之后发生了第三次爆炸,那次爆炸孕育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生命。然后,第四次爆炸发生了……”。

而在预告片的最后,他又接着片头念道“这次爆炸,将成为我们的末日……但不是现在。”由此可知,是第四次爆炸引出了《死亡搁浅》的剧情。

15据说第四次爆炸就会是我们的末日
第四次爆炸会是他们的末日吗

弩哥所说的四次爆炸,第一次应该是指一百三十七亿年前导致宇宙诞生的大爆炸。在那次大爆炸之前,宇宙只是一个奇点,没有空间的概念也没有时间的概念。大爆炸后诞生了宇宙,时间和空间开始出现。第二次爆炸可能指的是四十五亿年前的太阳点火,稀薄的氢气尘埃在引力作用下逐渐凝聚成一个高密度的星体,最终引发了核聚变。

而第三次爆炸,可能指的是生命诞生理论中的有生源论,这种理论认为生命最初的火种是携带有机物质的彗星撞击了地球;也可能是指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现象,这个现象至今仍是一桩悬案,寒武纪之前生命仍是原核生物形态,到了寒武纪却凭空出现了大量无脊椎动物,这其中出现了断档;甚至有可能指的是那颗灭绝了恐龙的陨石撞击地球时引发的爆炸。

而接下来的第四次爆炸,按弩哥的说法,“那将会是我们的末日(that will be our last)。”这第四次爆炸究竟指的是什么?简单粗暴的猜测:又一颗陨石撞上了地球,人类GG。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话游戏也没法进行下去了。

4

在最早的E3 2016的预告片中,弩哥脖子上的U盘便刻着两个物理学公式:瓦西半径公式和狄拉克方程。前一个公式关于黑洞,后一个公式关于反粒子。而在之后的两部预告片中多次出现了反物理规则现象,包括气液转化、重力反转,亡灵士兵也可以勉强被称为是时间倒流。

17弩哥身上的U盘状物体上刻着物理学公式
弩哥身上的U盘状物体上刻着物理学公式

那么第四次爆炸,很可能指的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爆炸,而是指物理规则的爆炸,我们所熟知的物理基本规则在这次爆炸中被打破,时间、空间的概念被消灭,所以才有了种种反物理现象。而所谓的that will be our last也不是指人类的灭绝,而是指人类文明的中断。既人类还没有死绝,有些人类也许被禁锢在时间中永远都不会“死”,但人类的文明已经没有未来了。再联系弩哥脖子上刻着物理公式的U盘,《死亡搁浅》的游戏剧情也许是弩哥对物理规则的修复,谁知道呢?

5
也许除了小岛秀夫没人知道这游戏究竟要做成什么样。

疑惑5:到底是搁浅还是羁绊?小岛是不是又在标题玩梗?

小岛秀夫曾经在推特中“善意”地提醒正在苦苦钻研“岛学”的玩家们,预告片中的信息既有线索,也有陷阱。将来如果出现预告片中的元素全部被弃之不用的情况也不奇怪。

小岛秀夫似乎总是在戏弄和“欺骗”玩家这件事上乐此不疲,比如在《合金装备V》的标题中他就在玩梗,当所有都以为《合金装备V》中的这个“V”是罗马数字5的时候,小岛秀夫却在通关时告诉玩家,这个V指的是Venom Snake(毒蛇)。玩家一直以来操控的并不是Big Boss,而是Big Boss的替身,那个舍身保护Boss的医护兵。

19直到最后才告诉玩家他们控制的不是BOSS,小岛秀夫也算是欺骗了世界
直到最后才告诉玩家他们控制的不是Boss,小岛秀夫也算是欺骗了世界

小岛秀夫还给了玩家一盘标题是“欺骗世界的男人”的磁带,指代Big Boss和毒蛇欺骗了游戏世界的男人们,然而小岛秀夫把玩家蒙在鼓里那么久,他又何尝不是欺骗世界的男人。所以对于小岛秀夫而言,看着玩家们被自己设下的陷阱误导,苦思“岛学“而不得其解,也许正是一件乐事。

那么在《死亡搁浅》的标题里,小岛秀夫是不是也在玩梗呢?在之前的采访中,当被问及“死亡搁浅”是什么意思时,小岛秀夫大扯一通,他说:“鲸鱼或海豚可能会出现集体搁浅的现象,如果它们还活着,那就是活体搁浅,而如果它们死了,那就是死亡搁浅。在游戏的题目中,它表示来自某个世界的生物搁浅了。”

20什么活体搁浅死亡搁浅,很可能是小岛秀夫为了几乎掩盖真实主题随口乱扯
什么活体搁浅死亡搁浅,很可能是小岛秀夫为了掩盖真实主题随口乱扯的

按照这样的说法,“死亡搁浅”很可能指的是来自某个高维空间的生物在我们的三维空间搁浅,同时干扰了我们的三维世界的物理法则,导致第四次爆炸的发生,人类将走向末路。

但是《死亡搁浅(Death Stranding)》之中的Strand一词是个多义词,不仅有搁浅的意思,同时也有绳子、线缆的意思,正好暗合小岛秀夫一直在说的“绳子”和”羁绊”。小岛秀夫也曾发推表示他的游戏主题是未来世界人类丧失了互相之间的“Strand(羁绊)”,游戏中的故事、世界观、角色都将围绕这个主题展开。

也许《死亡搁浅》真正正确的名字应该是另一个译法——“死亡之绊”,而“死亡搁浅”这个译法从最开始就是错误的。小岛监督是不是又想要当欺骗世界的男人,在标题中玩梗,让我们在未来拭目以待吧。

18也许除了小岛秀夫没人知道这游戏究竟要做成什么样

疑惑6:最后、最重要也是最终极的疑问

接下来就是玩家们最关心、最想知道、最后也是最终极的疑问:

什么时候能玩上?!!

什么时候能玩上?!!

什么时候能玩上?!!

小岛监督,别摸鱼了!快回去做游戏吧!!

DQnn_DZW4AE83eZ

招募野生写手!寻找游戏达人!快来参加爱玩百万稿费活动吧

你也配当二次元?从B站萌战开始说起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关注爱玩APP【精选】板块,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死亡搁浅 小岛秀夫
48小时评论排行
  1. 《英雄联盟》2019排位赛新增段位黑铁 比青铜还低 1634
  2. 《魔兽世界》限时特惠活动:充值半年卡赠送海盗船坐骑 1382
  3. Steam周特惠:TGS特卖《尼尔》等 恐怖游戏《返校》半价 577
  4. 2019《DOTA2》新赛季首个Minor赛事 中国区仅1个晋级资格 174
  5. Steam成人游戏遭打压:中国开发商用老方法补偿绅士 151
相关文章

作者尹紫电

天南海北,随便聊聊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