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欢迎专栏作家入驻。

易专栏

Features

在电子竞技领域,反兴奋剂的战争早已打响

吃药能让你游戏玩的更好么?理论上确实可以。但是后果自负。

网易爱玩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尹紫电,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对电子竞技而言,反兴奋剂的战争早已经打响

对于吃药这件事儿,传统体育项目有一句话:“查得出来是兴奋剂,查不出来就是高科技。”健美运动员滥用类固醇药物早已不是什么新闻;2016年米曲肼被列为禁药后,包括莎拉波娃等一大批知名运动员纷纷被卡在药检上;甚至还有俄罗斯这种因为兴奋剂丑闻导致整个国家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情况。

2015年,《运动医学》杂志一项研究成果估计,全球约有39%的精英运动员铤而走险服用禁药。甚至还出现了“奉旨吃药”的奇景:如果运动员能证明他们是为了治疗疾病而需服用某种禁药药物,就可以申请治疗用药豁免,光明正大地吃禁药。所以挪威滑雪队成员几乎全是“哮喘病患者”,美国棒球运动员患多动症的比例是正常发病率的三倍以上,就更不要说那些上一秒药检不合格下一秒就患上某种疾病的运动员了。

2.自行车、长跑、游泳等耐力项目都是兴奋剂重灾区
自行车、长跑、游泳等耐力项目都是兴奋剂重灾区

如果说“体育精神”是一袭华美的袍,那药物滥用就是上面爬着的虱子。吃药已然成了传统体育运动员职业生涯的一部分,现在的情况是你能通过尿检不是因为没吃药,而是因为国际反兴奋剂协会还没有把你吃的药列为禁药。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四体不勤的游戏玩家而言,传统体育界药物滥用的丑闻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看起来离电子竞技还很遥远。游戏世界中“挂B”常有,“药B”见得还真不多。毕竟只是打个游戏而已,最多也不过喝两罐红牛罢了,犯得着嗑药吗?

如果你也是这么想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种想法大错特错!在嗑药这码事上,电子竞技远没有置身事外笑话传统体育的资格。甚至因为监管的缺失,电子竞技中滥用药物的情况甚至比传统体育更加猖獗。这听起来好似天方夜谭,但真实情况便是如此,使用药物已经在逐渐成所有电竞选手必修课。

11
知名《CS:GO》职业选手SEMPHIS(左)直言不讳:“我们都在服用Adderall。”

首开药检?错,战争早就爆发了

不久前,拳头公司(Riot)通过了巴西《英雄联盟》联赛强制兴奋剂检测的规定,将在该项赛事中正式加入药检环节。对于这个新闻,很多国内游戏媒体报道此事时使用了“电子竞技首加入药检”的标题。

所谓“首开药检”的说法并不确切,在电竞领域滥用药物可不是最近才有的新状况。电竞和药物之间的战争早已爆发,而导火索正是两年前《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的禁药丑闻:

2015年ELS One科隆站比赛之前,曾效力于C9的职业选手科里·弗朗西斯(ID:Semphis)在采访中承认:在此前的ESL One卡托维兹站的比赛中,包括他自己在内的C9所有队员都使用了“阿德拉”来提升实力(“We all on Adderall, I don’t even give a f**k”)。

1448676064159291
在FPS类竞技中,能否集中大脑注意力进行反应、瞄准、操作对胜负太关键了

阿德拉(Adderall)在临床上是一种缓解多动症、注意力缺失的药物,其主要有效成分是苯丙胺,和冰毒(甲基苯丙胺)的区别只是一个基团,本质上就是弱化版冰毒,主要功效是提神,增强集中力。二战时多国军队将苯丙胺配发给前线士兵,用以抑制疲劳和鼓舞士气,以美日最甚,士兵服用后能不知疲倦连续作战数日。苯丙胺在中国都是严格受管制的一类精神药物,非法持有一百克以上可以判处死刑。

5.阿德拉等药物名义上是被严格控制的处方药,实际上却很容易在医生那开到
阿德拉等药物名义上是被严格控制的处方药,实际上却很容易在医生那开到

除了阿德拉之外,还有另一种提高注意力的药物同样被CS:GO选手们广泛使用——利他林。这种药物原本用于治疗呼吸衰竭,服用后可以直接刺激延脑呼吸中枢以起到兴奋剂的效果。同时它也可以用于治疗多动症,因为利他林可以增强大脑控制能力,使人能持久地集中注意力,等于给服用者上了一个“专注”BUFF。

除了这两样药物之外,还有阿莫达、专注达、莫达非尼等精神类药物也多被电竞选手使用,他们的作用无一例外都是抑制疲劳或提升专注力。这些药物被统称为是“促智药”(Nootropics),而对于需要持续高度集中精神进行高强度对抗的CS:GO选手而言,这些药可以使他们连续数小时高度集中注意力而不知疲倦,简直是最棒的辅助品。C9在ESLOne卡托维兹站能和彼时风头无两的Fnatic打得难解难分,其中有多少是因为药效,我们不得而知。

6.左侧是服用阿德拉的大脑,右侧是没有服用阿德拉的大脑,红色代表活跃度
左侧是服用阿德拉的大脑,右侧是没有服用阿德拉的大脑,红色代表活跃度

在传统竞技体育项目中,这些药物都是板上钉钉的禁药。使用药物提升成绩有违体育道德,同时这些药都具有严重的副作用:有强烈的成瘾性,且需要的剂量会越来越大;对人体造成严重负担,损害肝肾等脏器;长期服用会严重损害使用者的精神健康,会导致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等等。

Semphis自曝服药后,在CS圈内引发了强烈的震动。因为这类情况其实在电竞圈长期存在,但却被所有人熟视无睹,直到Semphis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告诉了所有人皇帝没穿衣服后大家才发现事态有多严重。C9经理立刻站出来矢口否认C9曾使用过药物,ESL也迅速表态,要在接下来所有的ESL比赛中加入反兴奋剂检查。亡羊补牢,犹未晚邪?

7.2015年的药物丑闻后,ESL才开始引入兴奋剂检查措施,其他赛事举办方依旧无动于衷
2015年的药物丑闻后,ESL才开始引入兴奋剂检查措施,其他赛事举办方依旧无动于衷

药物滥用——房间里的隐形大象

Semphis自曝后,ESL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对超过两百名职业选手做了药检,项目横跨《DOTA2》、《英雄联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和《星际争霸2》,没有一例阳性结果。ESL官方乐观地表示:我们认为在顶级联赛中还没有证据显示有使用药物的情况,可能在一些低级别联赛中有此类现象发生。

但情况真的有他们说的这么乐观吗?不!完全不!首先是检查手段,ESL执行的是唾液检查,而不是血液检查和尿液检查,唾液检查太容易蒙混过去了。其次,执行力度相当宽松,基本上就是发给选手一个采样棒,让选手自己采集唾液再交回去,采样在一派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和谐有序进行。

8.选手晒药检照片
选手晒药检照片

最后,老鼠永远比猫跑的快。即便是奥运会级别的血检和尿检,即便是执行力度最严厉的飞行检查,也有漏洞可钻。还记得书写了“中国田径史最辉煌的故事”的马家军吗?很多年后我们才知道这故事都是用药水写成的。

马俊仁强迫运动员使用药物,甚至亲自为运动员注射药物。那些恨不得血管里流的都是药的运动员,却通过了最苛刻的飞行检查——而且是四次。什么是飞行检查?药检官突击到访,看着运动员采集尿样,即便是这种程度的检查都会被蒙混过去,而且被蒙混了四次,就更不要提ESL这种宽松的检查了。

傲游截图20180123184429
马俊仁靠药物取得奇迹后,开始做广告说是因为喝“中华鳖精”,致使我国大量王八冤死

而药物泛滥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这里有一个简单而直观的办法,你只要随便找一个英文搜索引擎,将游戏名称和药物名称(例:CS:GO+Ritalin)输入进去轻敲回车,就能找到数百页相关内容。其中除了媒体的相关报道之外,还有大量游戏玩家服药游戏后发布的感想,目前我看到的最早的一批内容发布在十年之前。十年之前的国外玩家们就已经普遍知道吃药可以提高战力,那么你觉得今天会是什么样呢?

在游戏中使用药物这件事情历史之悠久,远超我们的想象,吃药可不是因为这几年电竞概念火热才出现的新玩意。早在2003年《光环》被列为WCG比赛项目时,《光环》的选手们就已经在服用安非他命和利他林了。原因很简单:《光环》的线下赛耗时极久,往往要连续打十几个小时,为了能持久地保持状态,选手们就转而选择向药物求助。

10.可以说从游戏开始有竞赛的时候,使用药物的情况就出现了,即使这些药物被包装成所谓的促智药也遮盖不了他们的真面目
可以说,从游戏开始成为一种正式竞赛的时候,作弊的情况就出现了,即使这些药物被包装成所谓的促智药也遮盖不了他们的真面目

资深电竞人Bjoern Franzen将电子竞技中的滥用药物现象称为是“房间里隐形的大象”:大象就在那里,所有人都知道大象就在那里,但所有人的装作没看见。个人项目使用此类药物是最常见的情况,《英雄联盟》的选手在训练和比赛中像勾兑鸡尾酒一样同时服用多种药物的事情也不稀罕。

来自东南亚和东欧的选手们滥用药物的情况最严重,受限于母国经济条件的因素,他们迫切需要更多的钱来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而来自北美和西欧的选手们则更多是受到野心地驱动使用药物,而药物的主要来源也正是北美和西欧。有些北美和西欧的选手甚至不仅自己用药,还通过为其他选手供应药物赚钱,活脱脱一个“以贩养吸”。

11.文章标题:阿德拉之外的选择,五种最适合游戏的促智药,他们还在后面特意标注了哪些药没有被收录进禁药名单。这种文章能公然挂到网站上,药物之泛滥可想而知
文章标题:《阿德拉之外的选择,五种最适合游戏的促智药》。还在后面特意标注了哪些药没有被收录进禁药名单。这种文章能公然挂到网站上,药物之泛滥可想而知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为什么电竞嗑药会泛滥成这个样子?原因有多方面。但可以确定的是,从选手、俱乐部、主办方、观众乃至于整个社会,所有人都责任,没有无辜者。

其实,天朝玩家们对滥用药物的感触并不深,原因在于我们生活在一个对毒品及成瘾物管控非常严格的国家。根据我国的司法解释,贩卖苯丙胺类(即上文中说的阿德拉)毒品超过一百克,便属于《刑法》中所说的“其他毒品数量大”——十五年起步,最高死刑。近年在武汉、银川等地都有因为贩卖新型毒品被处以极刑的案例。

天朝的选手、主播目前尚未有相关的丑闻爆出,似乎最多也只不过像《DOTA2》老DK那样出门比赛红牛论箱喝。或者是像《英雄联盟》德玛西亚杯中EDG对阵Snake的比赛中Haro那样,困了倦了,就在赛场上嚼嚼槟榔。

12.”槟榔打野”haro,从某个角度来说,嚼槟榔也证明了他没吃药,吃了药就不用嚼槟榔了
“槟榔打野”haro,从某个角度来说,嚼槟榔或许也证明他没吃药,因为吃了药就不用嚼槟榔了

但是在西欧和北美,阿德拉、利他林等药物却是正在被全社会滥用。原本应该是被严格管控的处方药,却可以轻易地从医生手中开到。这些药物被拿来减肥、拿来缓解压力、拿来抑制疲劳,药企把这些药物包装成万能的神奇小药片,再向医生输送利益,从而将这些药物大量卖给职场人士。滚石乐队有一首歌叫《妈妈的小帮手(MOTHER'S LITTLE HELPER)》,说的就是此类药物之一的安定药。

就连学校这座象牙塔都没能在这场狂欢中独善其身,反而成了嗑药重灾区。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剑桥十分之一以上的学生为了应对考试使用过这些药物,逼得剑桥教授提议要在考试前给学生药检。而大洋彼岸的美国常青藤高校的服药比例更是达到了五分之一。而《自然》杂志的网上调查也披露:超过20%的科研工作者承认自己使用过这类“大脑伟哥”。这股妖风甚至最后刮到了中国,无良商家把这些药物包装成“美国聪明药”卖给中国家长,却闭口不提成瘾性和副作用。

13.欧美药企通过营销将精神类药物包装成促智药,吹的天花乱坠,这点倒是和国内二手药贩子很像
欧美药企通过营销将精神类药物包装成促智药,吹的天花乱坠,倒是和国内二手药贩子很像

甚至已经有药企不满足于挂羊头卖狗肉,转而开始为电子竞技定制药物。2008年的时候一家德国公司就开始销售名为FPS-Brain的药物,打出的旗号就是能够提升反应速度,无副作用,无效退款。如果全社会都已经对滥用精神药物见怪不怪,那么职业电竞选手认为吃药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不稀奇,这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14.FPS-brain药物,现在似乎已经停产了
FPS-brain,现在似乎已经停产

对于一个每天需要集中精神进行大量练习的职业选手,一面是如此之低的药品获取成本,另一面是越来越火热的比赛和越来越惊人的奖金,一部分人选择倒向药物的怀抱便是必然的结果。俱乐部往往也会默许甚至支持服药行为,因为俱乐部也需要选手出成绩。选手意志不坚定而俱乐部为了成绩没有制止服药行为,这是选手和俱乐部的责任。

对于赛事主办方而言,他们实际上也是选手服药的受益者。归根结底,赛事主办方想要的是精彩纷呈的比赛,要能吸引观众来看才行。但往往越是到最后,赛程就会变得越长,选手们也会越疲惫,没人愿意看两伙精疲力竭的家伙互扔泥巴。所以对于主办方而言,他们既然不必对选手的健康负责,那么面对选手使用药物提神也会装作没看到,所以对于药物滥用主办方们往往采取“民不举官不究”的政策。

hqdefault
赛事主办方必须负起责任,否则和古罗马的角斗士奴隶主何异?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目前为止,除了ESL和Riot之外,没有一家主要赛事主办方宣布要引入反兴奋剂检查。各大联赛比赛条款中兴奋剂相关的内容也是语焉不详,原则上醉酒、吸毒都属于严重违规,但是选手在比赛中喝酒吸大麻简直太常见不过了,却没人得到处罚。甚至菲律宾DOTA2银河联赛还因为想要加入药检环节,被valve取消了官方赛事资格(理由是:侵犯人权,因为菲律宾的检查包含毒检),因为自身利益而对选手滥用药物视而不见,这是主办方的责任。

而对于整个玩家群体来说,我们的责任则在于对兴奋剂的知识了解的太少;对药物滥用的严重程度认识不足;而且玩家们从未正视过兴奋剂问题,看待嗑药事件时往往是一种戏谑和调侃的情绪。

这三点在天朝玩家身上尤为明显,关于嗑药天朝玩家们最常问的问题,总结一下就是:打个游戏还要吃兴奋剂?打游戏光兴奋有用吗?吃个药怎么了,红牛不是药?之后大家就会玩起毒奶、核桃、宝矿力、嗑药猛如虎一波零杠五的梗,讨论区里充满着快活的空气。

16.嗑药猛如虎,断药0比5
嗑药猛如虎,断药0比5

让我们来正式回答一下这些问题吧,打游戏吃药真的有用。吃药不能让你拳打大魔王、脚踢奇迹哥,但是让你的精神更集中、状态持久是没问题的;而所谓“兴奋剂”只是个习惯称呼,不仅包括使人兴奋的药物,还包括压制疲劳、提神醒脑、提高专注力、提升耐力的药物。甚至广义来讲甚至“红牛”也可以算在内,如果认为兴奋剂就只能让人“兴奋”,实在有些太过小瞧现代医药技术。

而反兴奋剂最核心原因是作为竞技体育,应该追求“公平公正公开,更高更快更强”,而不是比谁家的药更厉害。而电子竞技最令广大玩家想为之欢呼的恰恰就是它的“公平性”,没有传统体育项目里那么多的门门道道。就是一横一竖,赢的站着输的躺下。只要你有实力,就不怕被潜规则坑。WINGS五个毛头小伙子挑翻世界豪强登顶TI就是这种公平性最好的证明,不要让药物毁掉这一切。

17.电子竞技,只要你够强你就能赢,这才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
电子竞技,只要你够强你就能赢,这才是竞技的魅力所在

反兴奋剂,任重而道远

其实在竞技体育运动中,比赛双方通过各种旁门左道为自己尽可能争取优势是一项传统,使用的手段远不只有吃药这种严格违禁行为,有时候甚至看起来有些鸡贼。比如在足球比赛中,主场球队有时会提前在草坪上浇水,让场地变得泥泞难行,自己则提前做好准备比如穿上长钉鞋。篮球比赛中,球场空调“坏了”、客队浴室没有热水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

电竞比赛也同样如此,早年没有游戏外设这种东西的时候,选手们也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在比赛还没开始的时候就领先一步,比如在鼠标垫上抹点润滑物质让自己的鼠标活动更平滑一些。雷蛇开发出第一款游戏专用鼠标后拿到某次CS比赛上供选手使用,选手们惊讶的发现原来一只专业鼠标就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提升,于是比赛结束后所有的雷蛇鼠标都被顺走了。

18.药物也是一样,在比赛中也许甚至微小的助力却会让你赢下最终的胜利
药物也是一样,在比赛中也许甚至微小的助力却会让你赢下最终的胜利

诚然,我们永远无法在竞技体育中做到绝对的公平。你用二十块的鼠标,别人用私人定制的电竞鼠标;你在家打天梯,别人有专门的陪练和数据分析员,那么比赛还没开始他就已经占据了优势地位。像这类不公平的现象我们永远无法消除。既然电子竞技中有如此之多的不公平,我们为什么独独要咬着兴奋剂不放?

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副作用的兴奋剂,兴奋剂的定义之一就是“长期服用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一旦松开兴奋剂的口子,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不使用兴奋剂的选手天然处于劣势,最后就等于是在强迫所有选手使用兴奋剂。一旦兴奋剂成为标配,下一步就是使用更新型、更大剂量、更强药效的兴奋剂,最后就是比谁药吃的多、比谁吃的药猛,这无异于是在强迫选手慢性自杀。

19.不揪出并处罚那些用药的选手,就等于是在逼所有选手都用药
不揪出并处罚那些用药的选手,就等于是在逼所有选手都用药

那些因为过量使用兴奋剂倒在赛场上的选手还少吗?丧心病狂的健美运动自不用说,自体血液回输技术(提前抽自己的血液储存起来,等到了赛前再输回自己体内增加血红细胞含量)被发明后,已经有十几名自行车运动员因为血液回输引发的血栓死在了赛场上。某国游泳队据说还用过这种办法:比赛前一个月让选手受孕,靠怀孕时分泌的荷尔蒙充当兴奋剂,赛后再把孩子打掉,神不知鬼不觉。

嗑药猛如虎的马家军之所以分崩离析,就是因为马家军运动员们实在不堪忍受长期使用兴奋剂带来的后遗症的折磨,她们普遍患有肝病,身体出现男性特征:长胡子、不来例假、嗓音变粗,甚至有人因兴奋剂不孕不育,马家军忍无可忍最后才和马俊仁摊牌决裂,最终在悉尼奥运会的飞行药检后全盘崩溃。竞技体育发展成这样,还配称得上是竞技吗?我不想看到电竞也走到这种地步。

20.电子竞技的蛋糕越来越大,而苍蝇也会越来越多
电竞这块蛋糕越来越大,苍蝇也会越来越多

只要有捷径,就会有人去走,这是人类的天性,是千万年的自然选择的产物。电子竞技正在蓬勃发展,在将来必然会成为不亚于传统体育的一块大蛋糕。如果不想看到在电子竞技中发生那些耸人听闻的惨案,那么就必须要防微杜渐,从现在就把兴奋剂问题掐死。而想要在电子竞技中擒住“兴奋剂”这只猛兽,光靠选手自觉远远不够。需要选手、俱乐部、赛事主办方、玩家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拳头公司在《英雄联盟》比赛中正式引入强制兴奋剂检查措施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但就是这一小步,也许正为一个全面禁用兴奋剂的新时代的到来拉开序幕。

对电子竞技而言,反兴奋剂的战争早已经打响

招募野生写手!寻找游戏达人!快来参加爱玩百万稿费活动吧

你也配当二次元?从B站萌战开始说起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关注爱玩APP【精选】板块,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易专栏 业界风云 反恐精英 电竞嗑药 CSGO 英雄联盟
48小时评论排行
  1. 《英雄联盟》2019排位赛新增段位黑铁 比青铜还低 1966
  2. 《魔兽世界》限时特惠活动:充值半年卡赠送海盗船坐骑 1506
  3. Steam周特惠:TGS特卖《尼尔》等 恐怖游戏《返校》半价 676
  4. Steam成人游戏遭打压:中国开发商用老方法补偿绅士 236
  5. 2019《DOTA2》新赛季首个Minor赛事 中国区仅1个晋级资格 181
相关文章

作者尹紫电

天南海北,随便聊聊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