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手机订阅

这里有玩家们自己的故事、精彩的游戏同人小说、有爱有趣的心情随笔。
记录游戏人生,讲述百态故事。

游戏人生

LIFE IS A GAME

作为一名爱玩吃鸡的警察是怎样的体验?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网易爱玩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hzcneo,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李楠(化名)知道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派出所的办公大厅里依旧灯火通明。兰州冬天的夜晚寒冷而干燥,时断时续的寒风不时从窗户的缝隙之中涌进房间里,屋外墙上“为人民服务”几个字在路灯的映照下隐约可见。

李楠用力揉了揉满是睡意的双眼,努力让自己从片刻的休息中清醒过来。十二点的时候,他才刚刚完成一次两个多小时的出警任务,回到办公室中。对于每一个民警来说,三天一次的二十四小时值班总是让人精疲力竭,抓住片刻时间休息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基本技能。身边的其他两个同事同样是一脸疲惫,缺乏休息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没有时间再犹豫了。李楠喝了口杯子里有些变冷的水,微凉的液体从喉咙飞快地冲进胃部,让精神又清醒了一些。他整理了一下警服,重新往保温杯里倒上热水,招呼着同伴从门口向警车走去。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537
李楠的水杯,不出警时就放在台子上

没人知道这次出警回来的时候会是几点。现在距离一整天的值班结束还有八个小时,这是李楠离开《绝地求生》的第五天。

跳伞

我见到李楠是在兰州市区的一间网吧里。他坐在网吧专门为《绝地求生》开辟的专区,正和自己的朋友们进行着一场四排游戏。专区里的电脑都是全新配置的,27寸的显示器,GTX1080的显卡,黑色的机箱上还没有出现长久使用留下的污渍。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坐在电脑前的客人们大多把外套挂在座椅的靠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他们之间不时会高声呼喊,通常是在游戏之中遇到了紧急情况。见到我来,李楠用手示意稍等一下,随即又回到了激烈的战斗之中。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519
李楠常去的网吧

在坐到椅子,打开电脑之前,网吧的客人们拥有完全不同的身份。周末无所事事的上班族;永远精力旺盛的大学生;没有找到工作,满脸愁云的打工仔;还有我面前这个二十七八岁,穿着灰色羊毛衫,胡子挂得干干净净,有些微胖的基层民警。然而进入游戏之后,他们都只有唯一的身份——目标是“今晚吃上鸡”的玩家。当天上午,李楠刚刚结束了一次二十四小时的值班。即便在家休息了一整个下午,他现在看上去依旧疲惫不堪。脸上的黑眼圈还没有完全退去,右手移动鼠标也有些迟缓。

“二十四小时的值班累么,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我问李楠。

“还行吧,习惯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扭了扭僵硬的脖子,“休息时间少,要抓紧放松一下。”

说起来轻松,李楠却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到今年李楠已经做了整整三年的基层民警。他并不是警校出身,只是在大学毕业之后才阴差阳错走上现在的岗位。回想起刚到派出所的日子,繁重的工作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周上班六天,每三天值班一次二十四小时,遇到重大活动和特殊节假日,加班总是不可避免。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542
派出所的日常工作,繁琐而劳累

去派出所之前,李楠从来没有想过民警的工作有这么累。“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我永远都不知道基层民警的工作会如此繁复琐碎。即使是我们那个小小的管辖区域,也有多到让你无法想象的事需要警察处理,特别是在值班需要出警的时候。”最开始的半年,他下班之后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这也让他远离了之前一直喜爱的游戏。

屏幕上新的一局游戏刚刚开始,四个人正打开降落伞向电厂飘去,坐在身边的队友还在向李楠抱怨刚刚一局过早的死亡是因为运气不好落地没有捡到枪。这一次为了稳妥起见,他们选择了航线末端的电厂。下落的过程中,他不停地转动屏幕观察四周是否还有其他的队伍。这次好在运气不错,电厂附近只有他们一队。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相比起警察的工作,李楠适应《绝地求生》只花了几周的时间。去年7月,他在朋友的安利之下接触到了这个游戏,而且游戏玩了不到二十个小时就成功吃到了鸡。随着游戏玩得越来越深入,自己之前也有着一定的FPS游戏经验,李楠在海岛上混得如鱼得水,“吃鸡”也逐渐成了他在下班之后难得的娱乐项目。

和大多数选择到网吧进行游戏的玩家一样,李楠有三个固定的队友。四个人从小就认识,也在形形色色的游戏中做过搭档。从最早的《反恐精英》,到后来的《英雄联盟》,组队游戏变成了这些男人们友谊的延续。即便现在大家都有了不同的工作,只要有空还是能聚在一起玩游戏。多年的配合让他们看起来默契十足,四个人一边收集着物资,一边还在聊着家长里短。聊天的过程中不时爆出笑声,但除我之外,并没有引起网吧中其他顾客的注意。

下载
每一局的“吃鸡“争夺战,都是从跳伞开始的

由于没有敌人的干扰,物资收集得很顺利。满配M4A16、98K加上8倍镜、三级头,整个队伍装备齐整。现在他们该开始转移了。

转移

一打开瓶盖,保温杯里的热气就在警车干冷的空气中蔓延开来,弄得车窗玻璃一片模糊。凌晨的街道寂静无比,即看不到行色匆匆的路人,也没有急驰而过的车辆,路灯下的树木倒影幢幢,接二连三地被警车甩在身后。

李楠只是喝了一小口热水,就拧紧杯盖把保温瓶放回了原位。每一次出警的时间都不一定,一口热水对于疲惫不堪的民警就显得尤其重要。他擦了擦布满了水蒸气的玻璃,看着窗外的黑漆漆的夜色,想着此刻自己的同龄人大多数早就进入了梦乡。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553
夜色中的派出所

警车里坐着三个人,开车的是一个来警局不到半年的小伙子小周。因为刚从学校毕业,出警的次数不多,小周有些紧张,双手抓紧了方向盘,眼睛死死地盯着路面。后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被大家叫做张师傅。此时他一手抓着手机,正在闭目养神。虽然不是典型的老中青三代,这却是警局出警的一般配置。

作为基层民警,出警的任务总是千奇百怪,无所不包,但大多数都是无比细碎的生活小事:家庭中的夫妻争执,邻里之间的口角吵架,普通人印象里的打架斗殴、入室抢劫倒是很少发生。

有时候,李楠觉得民警的工作更像是保姆,唯一不同的,是要看护着更多的人。

“楠哥,这次醉酒的人不会特别难处理吧?”等红灯的时候,小周向李楠询问。

“你之前没有遇到过么?”

“之前只听其他人说过,这是第一次。”

“没事,等会让李楠冲在前面,他有经验。”后排的张师傅忽然加入了对话。他点亮了手机的屏幕,换了个姿势,随后从汽车后排传来了《开心消消乐》的音乐。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李楠所在的派出所将近有四十个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最小的二十岁出头,最大的五十多岁。不需要出警的时候,大家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着文书工作,接待着前来办事的群众。因为年轻人较多,玩游戏的人也不少,不过在PC上玩《绝地求生》的只有李楠和另一个同事。有时候两个人会讨论一下游戏里的事,只是这样的机会一直都不多。

“也许我们是最后一代用电脑打游戏的玩家了。对于年纪更小一点的玩家来说,手机游戏的吸引力往往更大。”李楠的这个话听起来有些自嘲,却也是现实的一部分。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游戏玩家的群体正在飞速扩大。中午休息的时候,无论年龄大小,大家都会抱着手机,玩游戏更是不在少数。无论是手游,端游,还是网游,玩得人多了,接受的游戏的程度也越来越高。“想一想十年前,大家会认为警察不应该去打游戏,现在已经没人会这么想了。”

《绝地求生》手游版出来的时候,所里的几个没玩过的小伙子拉着李楠求带,说他经验丰富。熟悉的画面,陌生的手感,搬到了触摸屏上之后《绝地求生》就像是变了一个游戏。李楠却没有变,还是熟悉的作风,勇往直前绝不退缩。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李楠永远都是冲在第一个人,不管是在游戏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在《绝地求生》里,他喜欢刚枪,喜欢开车冲在第一个探路,喜欢击倒敌人后自己只剩一丝血的刺激感。

“不要躲在角落里阴人,这不是游戏的乐趣。”他这么解释自己一马当先的作风。

虽然这么说,但这种刚烈的游戏玩法也带来了很多的弊端。刚开始玩《绝地求生》的时候,因为一味地想要击杀眼前的敌人,他常常忽视了身后的埋伏者,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中途被淘汰。每到这个时候,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心里想着下次要多注意一些。

勇猛的性格不仅在游戏种不能取得胜利,在工作中也会带来很多麻烦。最开始出警的过程中,自己有时候也因为冲动行事,反而不能处理好简单的局面,最后任务完成得比较艰难。慢慢的他知道冲在前面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特别是像醉酒这种辣手的出警任务。

兰州的冬天天寒地冻,北方人又喜欢喝酒,所以喝醉了在公共场所发酒疯的事情时有发生。有时候影响了周围居民的休息,或者扰乱了当地的公共秩序,就会有人报警,然后就轮到民警们出动了。

这时的李楠坐在警车里,望着窗外,陷入沉默。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坐在警车里前去出警,就像在《绝地求生》中坐车跑毒圈转移。路上的时间需要思考下一步的对策,接下来该执行什么样的方针。虽然这个过程已经出现了成百上千次,但每一次都遇到完全不同的情况。

“等会到了那别急,先看看情况再说。”李楠转过头对小周说道。

获胜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是每一次你都能用你想要的方式取胜,这是他从游戏和现实都学到的东西。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遭遇战

路过P城的时候,李楠的车队遭到了伏击。密集的子弹倾泻在吉普车上,啪啪作响,火星四射。电光火石之间,开在前面的吉普车耐久少了一半,右前轮也被打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队友更是直接被击倒在地。

“赶紧下车,找掩体。”李楠艰难地停下有些失控的车辆,朝队友被击倒的地方扔了颗烟雾弹。“别动,看看我们能不能救你。”这时候他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疲惫,变得有些激动和亢奋。烟雾很快在不远处散开来,等待救援的队友屏幕上一片白色。面对当前的战局,他无能为力,只好转过头看向队友的屏幕,一脸焦虑。

“楠哥,会不会是挂。这个移动靶打得也太准了,这么快的车速也能直接打下来。”另一个队友在旁边抱怨。

“有可能,也不好说。”李楠只是小声地嘟囔了一下,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QQ图片20180605175737
只要你玩过《绝地求生》,就绝不会对外挂感到陌生

在《绝地求生》的玩家中,外挂是一个始终绕不开的话题。和大多数正常的玩家一样,李楠讨厌外挂。去年六月他刚接触游戏的时候,玩家不多,外挂也相对较少。后来依靠着直播平台和玩家们的口口相传,游戏迎来了第一次爆发式的增长,于是各种“牛鬼蛇神”都出现了。现在李楠偶尔想起那时候的游戏环境还是会很怀念,虽然那时大家玩得都不怎么样,也总比每一次都被透视爆头要好。

外挂的猖獗一度让李楠离开了《绝地求生》,那是去年秋冬的时候。一方面是接二连三的各式活动让加班变成了常态,另一方面场场游戏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也让游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平均两三周才有一天的休息,李楠失去了到网吧玩游戏的动力,打开手机看看网上《绝地求生》的直播,还有论坛上关于主播开挂的各种谩骂,他即生气又无奈。

之前的游戏生涯中,李楠在其他游戏中也遇到过外挂。上学的时候打《反恐精英》,有些网吧会自带外挂程序。玩《魔兽争霸3》的时候,对方开图的情况也遇到的几次。只是这些游戏中作弊都是小规模发生,从来没有一个游戏的作弊情况像《绝地求生》这么泛滥。他以前觉得开挂的玩家只是一味想赢,直到成为民警之后才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人人都想赢。不管在游戏还是在生活之中,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赢。我们从网上看到的,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似乎赢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一旦自己亲身去做,却发现不是如此。”民警的工作让让李楠看到了很多生活的另一面,那些真实的却不尽如人意的一面,“也许我们讨厌的是那个并不是无所不能的自己。”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416
国外玩家对国人的开挂行为又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认识

在现在的这间网吧里,李楠亲身遇到过开外挂的玩家。那是不久之前,外挂最猖獗的那段时间。开挂的小伙子看上去不到二十岁,一个人坐在靠墙的角落里玩着单排模式。如果不是他有别于其他玩家不时四处张望,眼神总是躲躲闪闪,李楠根本不会注意到他面前开着透视的屏幕。

当时的《绝地求生》里开挂的情况已经非常普遍,但在网吧这种地方公然开挂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令人不齿的开挂行为一旦被发现,身边玩家们压抑已久的怒火会瞬间爆发,随之而来的人身攻击瞬间将会把开挂者淹没。虽然李楠曾经无数次想过如何当面质问开挂的玩家,甚至亮出自己警察的身份给与威慑。但真当碰到了这种情况,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在大家印象里,警察被神化了,觉得他们无所不能。其实警察也是普通人,也是无能为力的时候,特别当你脱下了警服。”李楠当然清楚他不能用警察的公职去制裁单个的开挂者,也不能阻止整个游戏的环境的堕落。相反他知道此时自己轻率地质问开挂者反而会造成混乱的场面,一发不可收拾。在之前的执勤过程中,他已经遇到了太多类似的情况。

犹豫之后,李楠把顾客开挂的情况告诉了网吧的老板。没过多久,老板把这个顾客请出了网吧,动静很小,沉浸在游戏中的其他顾客并没有察觉。李楠揣测不出此刻小伙子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他路过的走道上还有写着“禁止开挂”的黑板。

图片1
网吧里写着“禁止开挂”的黑板,不知道能起多少作用

烟雾弹只起到了拖延时间的作用,并没有挽救队友的生命。猛烈的火力压制没有给李楠任何拯救队友的机会。双方持续交火,但因为地形的原因,己方始终处在劣势之中。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队友的血条逐渐走空,最后瘫倒在慢慢消散的烟雾之中。

第四个毒圈刚刚刷新,地图还剩三十个玩家。这是一个还算正常的数量,经过了整个冬天蓝洞长时间还算认真的反外挂行动之后,暴力外挂的数量已经大量减少了。这也是李楠重回《绝地求生》的原因之一。再三权衡,他和队友们选择了撤退,坐上了仅剩的一辆还能行驶的载具,在烟雾弹的掩护下杀出重围,向安全区冲去。

刚刚对面的玩家是不是外挂,李楠不想去考虑。毕竟即使不公平,游戏和生活都要继续下去。现在他们只剩下三个人,带着不多的药品和弹药,前面是最后的决赛圈。

决赛圈

警车还没停稳,李楠就看到路灯下瘫倒着的人影。现场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要好,醉汉没有借着酒劲大声喊叫,随处胡闹,只是无力地坐在路边。不远处的路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线,在醉汉身后投下一块阴影。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447
雨中的警车

“走,下去看看情况。”李楠一边指挥着小周,一边慢慢接近醉汉。和计划中一样,他走在最前面,但没有一丝急躁,步子迈得不紧不慢。之前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自己不够镇定,反而会让对方的情绪变得激动。小周跟在后面,而张师傅则站在车门旁,注视着前面两个年轻人的行动。

出警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分工,就和《绝地求生》中一样。有人是突击手,有人是狙击手,有的人负责出面和当事人交涉,有的人负责在一旁提供必要的帮助。游戏里死了可以重新来过,现实中任务执行得不顺利,后果却要严重得多。李楠知道没有事情是可以靠一个人搞定的,到哪里都一样。

“先生,您好。”醉汉已经昏睡了过去,一点回应都没有,接警电话中描述的那种狂躁表现已经消失不见。稍稍靠近之后,还是能闻到身上散发出的浓重的酒味。凌晨的气温已经降到了一天之中的最低点,即便穿着厚厚的制服,三个民警还是感到刺骨的寒意。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月亮正逐渐向西方移动。

“把他带回所里吧,留在这里可能会有危险。”李楠和小周两个人抬起醉汉的肩膀,合力架着往警车走去。走到一半,醉汉突然开始呕吐,污浊的呕吐物沾到了民警的鞋子上,瞬间一片狼藉。费了好大的劲,在警车上把醉汉安顿好,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喝了口热水,才开始清理鞋子上的呕吐物。

《绝地求生》让一位民警明白,现实和游戏都很艰难

回去的路上,醉汉在后座上又重新睡了过去。张师傅坐在一边,重新玩起了手机,周围空气中弥漫着的酒味似乎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小周在开车,脸上原本紧张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疲惫。

到所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一次出警任务又结束了,离下班还有六个小时。“楠哥,还算顺利啊。”小周对李楠说道,脸上表情有些尴尬。好像在他的想象之中,任务应该会有更加惊险一些,会遇上更多的麻烦,自己会有更多的存在感,就像所有人想象中警察的工作一样。

“是啊,顺利就好。”

如果是在《绝地求生》中,这肯定不算是一次精彩的决赛圈。没有双方激烈的交火;没有彼此之间勾心斗角,运筹帷幄的战术较量;也没有胜利的兴奋或是失败的懊恼。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完成你的工作,仅此而已。

微信图片_20180512195610
玩家还是警察,有时候仅仅是一件衣服的区别

暂时还没有新的任务,李楠决定先休息一会。再下一次电话铃声响起之前,这可能只会持续一小段时间。无论是在海岛还是在沙漠,吃鸡世界里不存在休息。搜刮,火拼,转移,求生,努力地成为最后一个站着的人,或者在倒下后重新开始。但是那永远只是游戏中那个不那么复杂的世界,一个不需要凌晨两点随时出警的世界,一个没有民警只能靠自己的世界。

起航

失去队友,开车冲进决赛圈的那场比赛,李楠没有吃到鸡。他们倒在了G城南面的大平原上,仅剩的一辆吉普车在行进的过程中就被引爆了。三个人瞬间成盒,最后的名次是第7,死亡的时候还剩不到二十个人。

李楠和朋友们没有休整,很快有开始了下一局。那天也许是运气不好,也可能是太疲惫的缘故,一整个下午都没有成功吃鸡。有时候是毒圈刷得太糟,有时候是落地没捡到枪,也有时候仅仅是遇到了外挂。离开网吧的时候,大家的情绪不怎么高涨,但没有很失落,还彼此相约着下周继续。

兰州的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漆黑的夜色开始占领整个城市。“今天打得不好,让你看到了,平时我们的成绩要好一点。”李楠对我说。只要说到游戏,站在我面前的他又褪去了民警的身份,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玩家。

1
李楠玩了300多个小时的《绝地求生》,然而这只是生活很小的一部分

然而不管是玩家还是民警,本质上来说他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年青人,干着普通的工作,玩着普通的游戏,过着普通的生活。就和这个城市中千千万万的人一样。

三天之后,李楠会再一次值班二十四小时。

一周之后,李楠会再一次踏上跳伞的航班。

招募野生写手!寻找游戏达人!快来参加爱玩百万稿费活动吧

你也配当二次元?从B站萌战开始说起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关注爱玩APP【精选】板块,更多精彩等着你!

你可能感兴趣:
游戏人生 绝地求生 吃鸡 hzcneo
48小时评论排行
  1. 打脸PPD!中国留学生队伍拿下DOTA2 TI8北美预选赛门票 1874
  2. 守望先锋联赛第一赛季结束 龙之队40负结束征程 658
  3. 爱玩游戏早报:《赛博朋克2077》E3演示所用配置曝光 159
  4. 游戏成瘾并未正式列入精神疾病 需等待世界卫生大会确定 113
  5. E3 2018免费发放的《赛博朋克2077》雕像炒至500美元 93
相关文章

作者hzcneo

一个有趣但无用的人

1760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