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瓦克五

中量级游戏玩家

0 发布时间:2018-08-30 09:46:11
# 游戏江湖事 #

从告盗版到告"友商",从告游戏玩家到告游戏网站,任天堂的最强法务部从来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它正是任天堂“TMd世界主宰”的背后功臣。

2014年夏,加利福利亚。洛杉矶动物园上空骄阳似火,帕克·米尔斯套上厚重的玩偶服,扮成大金刚的模样,应付着来往络绎不绝的孩子们——任天堂《大金刚国度:回归3D》发布会正在举行,而他需要以这种方式集聚人气、炒热气氛。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罩子里的米尔斯又热又闷,他觉得胸部非常不舒服,提出想休息一下。这个请求被负责人拒绝了。

“那我能要个冰袋吗?”米尔斯只能退而求其次。得到的答复依然是“不”。

工作完成了,米尔斯也躺进了医院。医生发现他 有大动脉壁撕裂 状况, 建议他动 手术 永久佩戴心脏起搏器。 伤心的米尔斯一纸诉讼将任天堂送上了法庭。

类似的劳工纠纷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媒体记者们早已熟视无睹,可就是因为被告是任天堂,让这件本没有什么“新闻价值”的事件被《洛杉矶时报》《每日电讯报》这样的大媒体报道了出来,《每日邮报》还专门追加了照片,以增加新闻的厚度。

在欧美国家,这样的遭遇总是能激起人们的广泛同情。可是在米尔斯身上,人们的同情似乎又多了一层意味,“他起诉的可是任天堂啊……”

没错,“任天堂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法务部”,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自打转型电子游戏领域,任天堂 大小诉讼中鲜尝败绩,成为业界奇谭,任天堂法务部也因此威名远播,堪比铁嘴状师。让我们回味几桩任天堂法务部的彪炳战史吧——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1982 / 怼环球影业

与环球影业的这场官司仍然与大金刚有关。上世纪80年底初,任天堂投放于美国市场的《大金刚》街机游戏成为游戏市场的一匹黑马,一举卖掉了15万份,一直把不准市场脉搏的美国任天堂,也因为这只猩猩从命悬一线中被挽救了回来。

大金刚当时有多火呢?孩子们看着电视里大金刚的动画,吵着要买大金刚的玩具,而家长在满足其要求之余,还会为他们添置一条印着大金刚图案的床单。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翻拍过《金刚》电影的环球影业看到了“大金刚”的吸金能力,也想从中分得一杯羹——都是名字中带“Kong”的大猩猩,也都有掳走女主的剧情,这些都是非常有利的证据啊!“任天堂在抄袭我们的电影!”环球因此起诉任天堂,表面上是讨个公道,真正的目的则是胁迫任天堂妥协,将大金刚这棵摇钱树攫为己有。

正如环球料想的那样,面对这样的飞来横祸,任天堂方面的态度大为紧张;但是为美国任天堂效力的律师霍华德·林肯显得气定神闲。经过仔细的确认,他认为任天堂并不涉及任何侵权行为,建议任天堂在法庭大胆迎击。为此,他专门请来了知名律师约翰·D·卡比,做好了对簿公堂的准备。

best-ministry-of-law (13)
霍华德·林肯(右)与荒川实

任天堂也不愿意将好不容易获得的胜利果实假手他人,即便看起来像是一场蚍蜉撼大树的对决,他们仍然决心破釜沉舟、放手一搏。当环球的高层得意洋洋地与任天堂负责人做私下沟通的时候,却发现任天堂居然分毫不服软,没有任何的退让之意,这让环球的大佬气得当场拍了桌子:既是如此,准备好法庭上见吧!

1982年6月29日,环球正式提起诉讼,不仅向任天堂索赔重金,甚至要求禁止任天堂在美国市场继续开展电子游戏业务。面对自以为稳操胜券的环球影业,卡比律师举重若轻地抛出证据,证明环球根本就没有金刚的排他性版权。这让环球方面大为震惊——这个事实他们自己都是第一次知道。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best-ministry-of-law (3)
“星之卡比”这个名字,就是以这位替任天堂摆平一切的卡比大律师的名字命名

自金刚问世之后,其版权问题就是一笔糊涂账,环球影业自以为拍了电影就是其商标的拥有者,而事实上,原版电影面世已超过40年的版权保护期,现有的各类相关版权则被多家个人和机构所瓜分,环球只是拥有了其中的翻拍权而已。

在法理上,环球的指控再也立不住脚;在情感上,环球仗势凌人的做派也让法官颇为反感。最终,任天堂胜诉。任天堂兴奋之余干脆趁胜追击,反诉环球授权制作的掌机游戏侵犯了自己的版权,最终让环球赔了580万美元,扬眉吐气。

best-ministry-of-law (1)
这款山寨《大金刚》的游戏就是让环球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把柄

自此一役,任天堂不再惧任何的法庭角力:当年孱弱之时,都和环球这样的巨头比过招,当自己羽翼渐丰后,还有什么对手是值得害怕的呢?

best-ministry-of-law (2)
现如今,任天堂和环球影业正在共建主题乐园,环球影业还计划把马里奥兄弟搬上大银幕……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1989 / 怼百视达

1989年,百视达和任天堂都过上了流淌着奶与蜜的小日子:这一年,美国每4户家庭中就拥有一台红白机;而每17个小时,就有一家新的百视达连锁门店开业,笑迎宾客满朋。当利益产生了冲突,一段龃龉就此开始。

自从第一家门店于1985年在得克萨斯州开业,百视达很快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录像带租赁旗舰。随着红白机的到来,游戏卡带和录像带一样走进了租赁店铺的货架。

虽然录像机和红白机都是当时主流的家庭娱乐设施,但是VHS录影带和游戏卡带的花费不菲。在百视达,只要花不多的钱,就能租到最新问世的电影和游戏,自然成为当时人们喜闻乐见的消费方式。

彼时的资讯传播不甚发达,很多孩子是只有去逛百视达门店,才会发现又新出了什么游戏。百视达也因此成为变相的游戏资讯中心、一个兴奋的诞生地。

best-ministry-of-law (4)
一张百视达会员卡,多少孩子的梦寐以求

游戏租赁产业虽然极大的方便了玩家,但对作品的发行方却着实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任天堂相信游戏卡带只租不买,影响了大量潜在收益,这对自己和开发者都是不公平的。

“游戏租赁无异于商业掠夺!”上文提到的律师霍华德·林肯在挫败了环球的阴谋后,坐上了美国任天堂副总裁的交椅。当他看到蓬勃发展起来的游戏租赁业之后,深感忿懑。

美国的国情和日本太不一样了。自1984年日本政府颁布版权修正法案以来,游戏租赁在日本一直是被禁止的商业行为——直到现在也是如此。但是美国的游戏租赁是完全合法的,任天堂曾经寄希望于美国国会,多次试图从国家立法角度推动反游戏租赁,但毕竟不是自家后院,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彼时的任天堂在用FC拿下了全球市场之后,简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公司制定了严格的第三方厂商准入制度,并对流通渠道采取高压把控,收取高额的权利金和卡带制造费,不仅要先款后货,交货期和起订量也由自己说了算,就算如此,仍然有大批游戏制造商为此挤破了脑袋。不想,牛气冲天的任天堂在百视达这里碰了壁——百视达开展的业务不受法律限制,任天堂就算气到牙痒似乎也无济于事。

领导人毕竟是律师出身,美国任天堂终于找到了曲线救国的方法。任天堂敏锐地发现:因为原版游戏说明书经常会被玩家遗失,百视达在出租游戏时,会为顾客附上说明书复印件,任天堂认为复印说明书的行为违反了版权法,揪住这一点开始做文章。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1989年8月4日,美国任天堂对百视达娱乐提起诉讼,控告百视达在其租赁游戏中复制红白机的游戏说明书,要求百视达立即停止此种行为。在此之后,百视达只能通过自制说明书,来绕过任天堂的限制。

虽然百视达的租赁业务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少影响,但任天堂为了捍卫自身权利,竟然以如此诡奇的角度切入,其锲而不舍的精神竟让人有一丝感动。

“打不过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场官司风波之后,百视达以几何量级迅猛发展,全盛时期发展到了全美超过9000家门店。任天堂不得不用新的角度审视百视达,选择将其作为一个资源优渥的宣传平台,甚至还会制作百视达专用的游戏宣传广告。1995年,为了推广Virtual Boy,任天堂为百视达提供了75万台机器投入租赁,只不过这批游戏机的效果实在不如人意,纵有百视达的加持仍然沦为了失败品。

best-ministry-of-law (7)
百视达版《马里奥:奥德赛》广告

时代浪潮下,有的企业被淘汰出局,有的则依然笑傲。如今,任天堂的业务仍然如火如荼,而百视达在全美仅剩下一家濒临灭绝的门店,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2015 / 怼Angry Joe

“干得好,任天堂!这是我做的最后一个有关于任天堂的视频!”2015年4月,人气游戏主播Angry Joe意外地发布了一段非游戏视频。在视频中,他人如其名显得非常愤怒,将矛头直指任天堂:“有些人说我做的《马里奥派对10》的视频特别有趣,不过有人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视频现在已经找不到了,而我在后台收到了任天堂的版权警告。”“为了这款游戏,我特意添置了四个Pro手柄,买了Wiimote控制器……前后一共花了900多美元,但这对于贪婪的任天堂是不够的。”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任天堂对于版权的控制向来严苛。2013年,任天堂宣布所有含任天堂版权内容的视频广告收益都归任天堂所有。对于以此收益谋生的游戏主播们来说,此举像是被活生生夺走了饭碗。

任天堂可不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发出声明后不久,很多涉及任天堂游戏的游戏主播都收到了任天堂的版权声明,勒令要么删除视频,要么向任天堂寻求许可,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2015年,任天堂提出一项新举措,鼓励主播们向任天堂提交视频或者整个频道的版权验证,主播将获得六成至七成的广告分成。对于刻板的任天堂而言,这样的举措已经算得上是宅心仁厚之举,主播们理应感恩戴德。可是和其他游戏厂商相比,任天堂仍然被视为一个可憎的吸血鬼——育碧正鼓励并感谢游戏主播的付出,EA则付费请游戏主播直播自家的游戏,相形之下,任天堂的“你六我四”就显得太不上道。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尤其是,要想收获分成还有前提:整个频道的所有视频都必须是任天堂许可名单里的视频,视频必须先经过任天堂审核许可,这就意味着你只能按照任天堂的清单来选择游戏,清单之外的任天堂游戏是不行的,别家的游戏就更没可能了。此外,视频仅限制作完毕后上传的成品,直播任天堂家的游戏是被禁止的。作为坐拥200万订阅数的油管大咖,Angry Joe显然不愿意为这样的规则束缚住手脚。

玩家们对任天堂的态度也大为不解:Angry Joe曾经制作了那么多任天堂游戏的视频,大张旗鼓地为任天堂点赞,没有向任天堂索取推广费就算不错了,任天堂居然还倒打一耙,真的是!

任天堂不管那么多,板着脸要求Angry Joe将所有含任天堂游戏的视频全部删除,还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告了他一票,要求他把视频收入的40%分给任天堂,难怪逼得Angry Joe一改逗逼本色,气得吹胡子瞪眼。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Angry Joe不是第一个抨击任天堂的知名主播。PewDiePie也表示过,在第一次听到任天堂宣布这些政策的时候,感觉犹如“当头一棒”,“他们得到了钱,但他们完全错过了从主播那里得到的免费曝光和宣传机会。现在有那么多的游戏可以选择,任天堂选择当最后一名。就算有更多的游戏厂商实施任天堂这种分享收入的做法也没问题,还是有很多游戏可以玩。”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在这件事上,玩家几乎一边倒地站在主播这边,但是也有少数人指出任天堂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既然制定了规则,那就需要按照规则行事。《战神》之父David Jaffe评价说:“任天堂对视频分成收费的政策很不明智,但是我们得尊重他们,因为这是他们的内容。虽然任天堂这样做不好,但也不能确定任天堂这样是否出于贪婪,而Angry Joe在谴责任天堂时表现得相当傲慢。”

2017 / 怼MARICAR公司

“在东京街头开始一段超级英雄的卡丁车之旅!”在日本卡丁车出租公司MARICAR的官网以特别耸动的口吻这样写道:“当您造访东京时,一定要体验一下超级英雄卡丁车!您可装扮成自己喜欢的卡通角色,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奔驰在东京街头,保证所有的目光都聚在你身上!你可以不相信我们,但请相信我们的客户,因为他们说‘玩一次不够!’”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这种略显中二的娱乐方式,在日本这个动漫大国倒更像是顺理成章的存在,MARICAR的这项业务广受外国人的欢迎,连“金刚狼”休·杰克曼都直言深感兴趣。

在各式各样的卡通角色中,马里奥系列无疑最受欢迎,于是日本人经常能见到马里奥、路易、碧琪、库巴等你追我赶地穿梭街头的超现实场景,MARICAR的官网也一度大量采用这些照片作为宣传的噱头。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敏感的任天堂自然不会坐视不理。2017年1月,任天堂以侵害著作权与不正当经营为名,对MARICAR提起了诉讼。任天堂认为MARICAR在向客户出租卡丁车的时候,同时出租了马里奥等 任天堂旗下 著名角色的服装,并 未经 任天堂 允许 的情况下,擅自 着这些服装的人的照片与视频用于宣传与经营。 除了要求MARICAR停止类似行为之后, 任天堂还提出了1000万日元的赔偿。

best-ministry-of-law (10)
任天堂还认为MARICAR的商标名模仿Mario Kart(马里奥赛车),有侵权之嫌

现在 打开MARICAR 官网 已经找不到 任天堂角色的宣传照, 取而 代之的是 超人、 维尼小熊 小黄人等 同时,MARICAR将服装租赁业务从自家主营业务中剥离出来,交由另一家公司负责,从而规避了侵权的风险。

虽然在官网上已经撇清了关系,但顾客仍然可以在MARICAR租到马里奥的服装。在其他对外宣传的管道上,MARICAR仍然不时地傍上任天堂,比如最近CNN旅游频道报道了这项活动,标题是《在东京街头实现你的马里奥赛车梦》……

这些例子只是任天堂官司的冰山一角,从告盗版商到告“友商”,从告游戏玩家到告游戏网站,任天堂的最强法务部从来就没有消停的时候,似乎在用亲身行动告诉我们:无敌也可以不寂寞。

最强法务部出击!任天堂世界主宰的背后

招募野生写手!寻找游戏达人!快来参加爱玩百万稿费活动吧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