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获得两个世界纪录的游戏 为何会落得惨淡收场?

普利尼

二十年老炮玩家

0 发布时间:2018-10-10 14:40:37
# 药丸小讲堂 #

两个世界纪录,都几乎带着“最佳”的耀眼光环,这样一个作品,最后却落得如此惨淡结果。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最近一个都不能算是“新闻”的小消息,把一个尘封在小编脑海里很多年的游戏重新拉回我的视野——《大神》,这个在我心里曾经是“第九艺术”代名词的作品。

在最近的纽约漫展NYCC上,《大神》被授予了最受好评的动物主角游戏 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先别提这个所谓“世界纪录”是如何评定的,这已经不是这个游戏第一次获得吉尼斯了,在12 年前,他就被颁发过另一个世界纪录——一个听上去极度悲情,且现在也尚未有后来者超越的记录:“商业上最失败的年度最佳游戏”。

没人想要的记录
没人想要的记录

两个世界纪录,都几乎带着“最佳”如此耀眼的光环,《大神》这个游戏在游戏界的地位可想而知——事实上,只要稍微关注单机游戏界的人,都根本不需要小编再对它太多介绍。这确实是游戏界公认的,现在还鲜有作品能达到的“艺术品”。

而这样的一个作品,最后却落得首周销量仅有十几万的惨淡结果。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早在小编06 年底通关了《大神》,并得知本作销量极为惨淡的消息后,这个问题都一直都困扰着我。直到现在,当这个游戏又从我脑海角落里拉出来时。这个问题又重新蹦了出来。

一个获得两个世界纪录的游戏 为何会落得惨淡收场?

所以我觉得,与其千篇一律地对本作歌功颂德,还不如就探讨一下——在业界地位如此崇高的《大神》,到底为什么会被2006 年的市场“抛弃”?

一、让玩家成为一条狗?

其实真正能激发我重新思考这个尘封已久的问题的,正是最近的《大神》获得的这个世界纪录——“最受好评的动物主角游戏”?还有什么游戏是用动物做主角的?

如果真的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你会发现:你真的挺难一下子喊出有什么著名的,以纯粹动物作为主角的游戏——注意,那些盯着动物头,却做着人类的事情的那些诸如《古惑狼》、《动物之森》等所谓“动物”游戏,显然不能算在内。

我更喜欢将称之为“兽人游戏”
我更喜欢将称之为“兽人游戏”

毕竟,在《大神》里,玩家操作的“白野威”天照大神,可真的是一只纯正的不能再纯正的“母狗”(非贬义)。四叶草将这一只白狼(狗)可真的是描绘的惟妙惟肖。玩家哪怕不进行任何操作,光看白野威的一举一动。你都能很清楚地了解到它可真的是一只120% 纯正的 ... 狗。

看白野威在卖萌是这个游戏最舒服的部分
看白野威卖萌是这个游戏最舒服的部分

是的,你甚至还不能与NPC们做出任何语言上的交流:基本上都是你头上的一寸法师作为“发言人”,玩家能对 NPC 做的,大抵也就是拿头撞一下人家,或者轻轻地咬一下他的衣袖——比你熟悉的《山羊模拟器》大概早了 10 年。

拿《大神》跟这货比略嫌有点掉价,但实在找不到别的了
拿《大神》跟这货比略嫌有点掉价,但实在找不到别的了


但这就导致了玩家几乎没有什么代入感,谁会将自己代入进一条狗身上呢?哪怕它是天照大神,但整个游戏下来,玩家还真没法做出什么超越“狗”这个动物的互动行为。回到刚刚那个问题,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几乎找不到以“动物主角”而闻名的游戏。起码在“独立游戏”这个名词本身还是空气的2006 年,你完全没法找到。

哪怕到了现在,我们大部分人也只会知道《山羊模拟器》等少数几个独立游戏,可想而知在2006年,传统游戏还大行其道时。一个以纯动物主角的大制作,是多么地超前。而这对市场受众不会有一点影响?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毕竟,作为一个人类扮演一只动物,潜意识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抵触的。

二、这是我认识的神话?

说《大神》是游戏界“和风”的极致,我觉得应该没多少人会表示异议。

因为直到现在,你还没法找出一个日本游戏能像《大神》一般,将古日本神话文化与风格呈现得如同艺术品那般完美的作品。爱玩专栏也曾经撰写过一篇《大神》的考究文章。“卡姆依”、“须佐之男”、“高天原”... 每一个画面、音乐及游戏细节。神谷英树与四叶草几乎用吃奶的力气,推翻重做了好几次,最后运用了类塞尔达式的 A · AVG 模式,展开了这个庞大的古日本神话世界绘卷。

现在依然没有这样的“水墨画”
现在依然没有这样的“水墨画”

但如今回想起来,对于日本人而言,将古代神话如此事无巨细地成体系地描绘,是否真的如此具有吸引力呢?它们或许知道天丛云剑,但是否能知道“中津国”到底指的是哪里呢?

要知道,不是每一个本国人都能对自己国家的古代神话如数家珍,就像国内现在很火的《太吾绘卷》,很多玩家知道峨眉武当,但有多少人听说过“公输坊”里的“公输”其实就是代指鲁班呢?其实这些对古代文化的断层,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提高玩家对这个游戏的文化门槛——起码,不是所有东西都如此熟悉了。

忠犬八公的故事倒是不少人知道
忠犬八公的故事倒是不少人知道

不过其实这并不算是什么样的问题,只要玩家们“熟悉”的那些经典要素依然存在,那同源文化所带来的维系感就不会改变——但情况总有例外:万一这游戏里的“经典要素”,与你心中的印象却大相径庭时,你又会如何呢?——很不幸,《大神》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这种例外。

《大神》里的有许多哪怕身为外国人的我们也耳熟能详的人物,但是他们与我们印象中的那些高逼格神话角色相比,显然更加地接地气,甚至可以说“可笑”:懒散又懦弱的“须佐之男”、满口怪话的“牛若丸(源义经)”当然,还有成天卖蠢的汪酱主角“天照大神”。

《大神》里的须佐之男一开始又懒又虚荣
《大神》里的须佐之男一开始又懒又虚荣

我要说,小编真的爱死《大神》里的这些人物了,平实又有点童趣,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散发着无比的光辉。然而,他们很可爱,很丰满,甚至很童趣——就是没逼格。

说白了,《大神》是将曾经神秘而又有范儿的日本神道神话重新演绎,变成一个老少咸宜冒险谈的游戏。然而“老少咸宜”这种定位却是从来不适合商业主机游戏市场的。毕竟大众玩家们想看到的可是《火影忍者》里的那种“须佐之男”,而不是《大神》里那种搞怪懦弱的胡须男;游戏整体的风格也完全不会是追求简单视觉冲击的主流玩家们的菜。

但主流玩家想看到的是这种“须佐之男”
但主流玩家想看到的是这种“须佐之男”

毕竟不是人人都有任天堂这种“妇孺专业户”,遑论《大神》还只是一个全新的IP 。再外加游戏那一口天知道是哪国语言的“咿咿哦哦语”。小编敢说,甚至游戏尚未发售,这一套下来就会被让不少主流消费人群劝退。

但那是古代日本啊——让你穿越回春秋时代,你也听不懂人家说话,不是么?

更何况你还是只狗。

三、 又长又臭又无聊?

你如果在说四叶草工作室不会做动作游戏,那大概相当于你在说马云爸爸不会赚钱。

所以从底子上说,《大神》绝对是一等一水平,勾玉、剑与镜子三种装备种类繁多,每种小分类都有完全不同的玩法体验;核心的“笔调系统”更是绝对的神来之笔——不仅圆了很多人从小的神笔马良梦,更与这个游戏整体的水墨和风基调完美融合在一起。

神一般的“笔调系统”,贯通整个游戏
神一般的“笔调系统”,贯通整个游戏

但是有些时候,游戏打起来爽,并不代表好玩。《大神》在游戏上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太简单了。

或许四叶草是真的想将这个游戏打造成迎合大众的作品,游戏在难度上妥协得简直不像是四叶草。初期就没有太多很卡人的地方,少数难过的BOSS更多地只是在机制上考验玩家的脑筋。而到了中后期获得部分关键装备后,游戏更是一路平推——事实上只要你有意多去刷强力武器,再打最终 BOSS “永暗之王”时,甚至你都没法听完本作经典曲目“太阳初升(太陽は昇る)”的前奏部分,战斗就宣告胜利。

这可让许多硬核玩家不满意了,尤其是一路玩着卡普空游戏上来的老ACT粉丝们,这样不可调节的低难度简直是在侮辱他们的水平。更雪上加霜的是,游戏的支线收集内容更是多得令人发指—— 100 个念珠就不提了,游戏里还有各种各样的奇怪古董,很多位置更是需要极限般的跳跃反应力——你说你要是把这样的秀操作匀点到战斗上该有多好啊。

给老爷爷“画”个太阳晒衣服,也能得到好东西
给老爷爷“画”个太阳晒衣服,也能得到好东西

各种支线任务也是多的吓人,各种与小妖赛跑的沙雕逗比任务层出不穷,搭配上游戏“沉闷”的战斗,这游戏不受部分硬核粉丝待见,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事情甚至会演变成“我能理解你的艺术,但我就是不喜欢你的游戏”的情况。

吃吃吃,胖死你
吃吃吃,胖死你

但怎么说呢,只要你真的静下心来玩那些支线,你会发现,支线的剧情实在是充满了四叶草式的搞怪与日本神话特有的韵味,你还能在里面找到几乎所有日本古代民间传说的梗——到了游戏终盘,这些NPC更是直击玩家泪腺的“大杀器”——反正一句话,哪怕冲着在这一部分上,四叶草所花费的心血。这个游戏就已经值回票价。

《大神》最终BOSS战 (来源:网易)

大神最终BOSS战:从主题曲《Reset》的变奏到《太陽は昇る》,一气呵成

这无法扭转这个游戏依然会遭到一定硬核玩家不喜的事实,至于这个游戏想打的大众玩家,在前面几个要素的劝退下,你觉得还剩下多少呢?

写在最后:四叶草也要背锅么?

是的,最后一个让《大神》折戟沉沙的要素,小编觉得,或许就是四叶草本身。

其实这是一句废话,游戏是他们做的,他们心里难道不会有点B数?当然有,事实上,我觉得早在《大神》立项阶段,不要说卡普空高层,哪怕是三上真司与神谷英树这些当事人,也肯定很清楚——这样的游戏推出市场,最后很可能只会撞出一头血。

《大神 绝景版》发售时,神谷英树还发推妄想大卖后《大神2》立项,他是真爱这个游戏
《大神 绝景版》发售时,神谷英树还发推妄想大卖后《大神2》立项,他是真爱这个游戏

但是四叶草之所以是四叶草,不就是因为他们的头铁、任性么?从专为生化服务的“恐怖小组”到“第四开发部”,再从“四叶草”转变成今天的“白金工作室”与“探戈”。“美優亭風流”们一直就是如此地张扬、不羁、才华横溢。哪怕是今天的“白金”你也能看出这种气质——即使被现实压得疯狂制作垃圾外包赚钱,也得咬牙推出贝姐3 的韧劲,是一般小工作室很难看到的。

四叶草现在也就剩这个LOGO了
四叶草现在也就剩这个LOGO了

所以这帮“刺头”自然也不会受卡普空待见,你可以想象当年制作《大神》时,他们的资源得有多么匮乏。宣传上更不会给他们花多大的心思——哪怕《大神》本身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充满着光辉,这也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了。

于是《大神》在商业上的失败,似乎也是早就注定的事情——但如果没有四叶草,又岂会有《大神》这样精致的艺术品呢?

以前从未有人做过,在此之后,似乎也很难再看到了。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