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 奥德赛》“男女不限”的奔放情感,真的符合历史么?

普利尼

二十年老炮玩家

0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4:05
# 药丸小讲堂 #

如果你搜索一下,就发现在古希腊,“同性恋”还真的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不过,跟《刺客信条 奥德赛》里相比,又有点不大一样。

无论从风评上,还是从销量上来看,《刺客信条 奥德赛》都表现得非常不错——从《起源》走出来的RPG道路,看来的确是有成果了。

而从玩家们的讨论上,不难发现网友们更热衷于本作新加入的剧情要素——浪漫剧情。这实乃再正常不过的人之常情,毕竟“在游戏里谈恋爱”,一直以来是很多人非常热衷的爱好。君不见这个需求都专门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游戏类型Gal Game,每天都会有无数 宅男 隔着屏幕对自己的纸片人老婆表达爱意。

但我们熟悉的“阿育”自然不会做得这么俗。事实上,这次《刺客信条:奥德赛》全程加入了对话选择系统,其中一部分NPC可以发展罗曼史,而“可攻略对象”不仅广涵男女老少,甚至无论你选择男主角还是女主角,你都能与其发生浪漫剧情。也就是说,咱们经常所提及的“搅基”与“拉拉”,在这个游戏里如同家常便饭。

真的奔放
真的奔放

说实话,这可能会吓到部分玩家:你说这现代题材有这回事儿很正常,难道公元前时代也流行“龙阳之癖”不成?阿育你是不是为了讨好LGBT人群才如此魔改历史啊?

还真不是,如果你搜索一下相关的关键词,就会发现其实在古希腊,“同性恋”还真的是一件极为稀松平常的事情——不过,跟《奥德赛》里的故事相比,又有点不大一样了。

一、男男之爱:“还原史实”...真的有问题

古希腊所谓“男同性恋”,从定义范围上要比咱们所熟知的狭窄得多。

虽然无论是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还是苏格拉底这些大名鼎鼎的古希腊学霸,都或多或少有掺和搅基这档子事儿,实际上在古希腊,即便他们的确流行这档子事儿,但更多的其实是指“成年男性”与“未成年人”之间的情感——对,当时流行的其实是“正太控”。

柏拉图《会饮篇》的场景
柏拉图《会饮篇》的场景,全是男人

毕竟刚从部落社会进化而来的古希腊,虽然青少年生存不再如此艰难,但基础教育依然等同于不存在,于是他们需要一个“年长者”来指导他们所有的东西,包括性知识。再加上当时古希腊女性地位奇低无比,最终就导致当时的古希腊上层社会流行一种现在看到会大喊“警察”的现象:成年男子“追求”他们看上的少年。他们最后会结成一对“爱人”,对少年进行“辅♂导”直至成年。

《刺客信条 奥德赛》“男女不限”的奔放情感,真的符合历史么?

再次强调,这种老少配才是当时古希腊最流行的同性恋——这种嗜好直到同性恋被严重压制的天主教当权时代,也依然会有某些人面兽心的神父 对少年唱诗班的兽行...咳咳,扯远了,反正无论如何,在《刺客信条 奥德赛》里,我们绝对不可能看到这种“还原史实”的玩法,育碧应该还不想被国外相关部门叫去喝茶。

至于咱们能在《奥德赛》看到的那些成年男子之间的剧情,其实在古希腊时期并不是什么被鼓励的事情——当时的人们甚至非常排斥气质阴柔的“娘娘腔”。所以像阿尔亚西比德这样的“艹羊娘炮”在当时是经常被嘲讽的对象,其社会地位与权利甚至会被残酷剥夺,太真实了。

这位艹羊汉子其实会活的很辛苦
这位艹羊汉子其实会活的很辛苦

而且说到底,这些都是古希腊上流人士吃饱没事干的玩法,真正为生活奔波的普通贫民甚至那些连“人”都算不上的奴隶,才没有资本去搞这些。但是如果真的爱好这档子事儿,该怎么办呢?因此那会儿的少年奴隶的悲惨命运就开始了——事情到这里就有点可怕了,小编就不在这里详细赘述。

反正在《奥德赛》里你能“撩到”的船员与铁匠等等汉子,其实在真实的古希腊历史里,并没有闲心如此浪漫。毕竟,那依然只是一个刚刚脱离原始社会的残酷世界而已。

当然,比起之后统治欧洲的天主教对同性恋的残酷压迫,在古希腊时期,哪怕是成年男子之间的同性恋,也是相对较为宽容的,在这一方面《奥德赛》并没有太明显的魔改剧情。但女同性恋又如何呢?

二、女女之爱: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凉?

再重复一遍,在古希腊,女性的地位是非常、非常低。

虽然也有学者认为在更早的《荷马史诗》年代,女性也有各种各样的权利,但起码在《奥德赛》所在年代里,女性依然没游戏里表现出的这么平等。柏拉图的《会饮篇》里这头赞美完男同性恋,那头却说其他种类的同性爱不应受到重视。当时女性的处境可见一斑。

《刺客信条 奥德赛》“男女不限”的奔放情感,真的符合历史么?

但难道当时就没有女同性恋了么?当然不是!相反的是,当时诞生了一位可以说是女性主义与女同性恋者的先驱——诗人萨福。

萨福画像
萨福画像

这位被柏拉图称为“第十缪斯”的女诗人,在古希腊那个重男轻女的国度也非常受人欢迎。但与她的诗歌成就相比,她与她女弟子的暧昧关系更为人津津乐道。这么说吧,她现世所遗留的少部分诗歌里,大部分都是描绘她与女弟子之间爱慕之情。

按今天的说法,这简直就是个典型的“拉拉”——对了,“拉拉”英文原词“Lesbian”其实就是指萨福她居住的莱斯博斯岛(Lesbos)。在那会儿一天到晚都有许多无知少女慕名前往莱斯博斯岛接受萨福的教♀导。

后世画家描绘萨福与女学生的暧昧关系
后世画家描绘萨福与女学生的暧昧关系

总的来说,萨福到现在为止,都是女权主义与女同性恋者的图腾,莱斯博斯岛总是有大量女性前往“朝圣”。但除此以外呢?没了。女同性恋乃至女性在古希腊资料里记载的内容实在是极为稀少,哪怕是萨福本身所著的诗歌,也在中世纪被教会当成是“伤风败俗”而遭到销毁,到了现代十不存一。所以我们仅通过她的只言片语,也很难知道当时古希腊女性社会的具体状况。

但是这也给育碧提供了非常大的发挥空间:我就说有,但你也没法证伪,不是么?所以对于这一块,可以完全放飞自我——游戏里甚至还让女主角“满足”一位与老丈夫生活不和谐的老妇人, 在整整“战斗”了两天两夜后,一直在门外等待的丈夫居然还乐呵呵地给女主角报酬! 阿育,你真玩得比《看门狗2》还狠啊!

《刺客信条 奥德赛》“男女不限”的奔放情感,真的符合历史么?

老头儿你绿的还蛮开心的啊
老头儿你绿的还蛮开心的啊

总结:古希腊依然是古希腊

小编不大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愿意这么“男女通吃”地玩下去,不过上面的事实证明了,虽然为了不让“FBI Warning”,育碧还原的历史与真实世界有点小区别,但《刺客信条 奥德赛》依然表达出了当时古希腊人那种对情爱极为开放的社会风气。

毕竟,作为西方世界文明最自豪的“起源”,古希腊的确是一个非常经典的时代。自由的感情只是它的冰山一角,古希腊的哲学、艺术、还有咱们很熟悉的希腊神话... 这个时代一点都不比古埃及、文艺复兴等《刺客信条》任何一个背景时代逊色。

古希腊远不止这些
古希腊远不止这些

所以,别再无脑练级刷装了,《刺客信条 奥德赛》中除了打打杀杀以外,还有太多太多的人文风情等着大家去挖掘。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