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查尔星港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翻译:Wooyeon)

在暴雪嘉年华期间举办的WCS年终总决赛是所有星际2选手梦寐以求的舞台。今天采访的主角Stats和Zest也为了站上这梦想的舞台而付出了努力。

同为92年生的Stats和Zest都曾是KT神族选手的代表,他们在战队解散以后也在为对方加油,并且继续自己的挑战。27岁的年龄,作为职业选手来说已算高龄,但二人的能力依旧不受影响。

Stats和Zest都认为这届年终总决赛的竞争将十分激烈,不仅因为有无敌的Maru,还因为外国选手的实力大幅提升。他们说:“这次WCS年终总决赛没有谁是软柿子。”

问:好久没有接受采访了,能介绍一下你们的近况吗?再谈一下即将出征的WCS年终总决赛。

Stats:GSL超级赛结束以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离WCS年终总决赛越来越近了,所以我就开始在家里闭关修炼了。这是我连续第三年出征,所以感觉自己是暴雪嘉年华的常客了。去年的成绩令人遗憾,早早就出局了。今年想的是最少要进8强,所以我正在努力中。

Zest:今年的最后一项国内赛事GSL超级赛,我因为预选赛迟到而被取消资格。所以我的休息时间也很长。现在因为WCS年终总决赛即将开幕,我正在努力练习。去年表现疲软,所以没能打进年终总决赛,今年我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晋级了。我个人比较喜欢有对局间的那种场地,这次8强赛以后就都有对局间了。因此如果能打进8强,我应该能取得好的成绩。

问:WCS年终总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能谈一下你们的具体备战情况吗

Stats:我就像备战GSL的比赛一样,主要在天梯上练习。备战GSL的时候,身边有很多可以帮我练习的选手,但是现在赛季结束了,只剩年终总决赛,帮忙联系的选手就不好找了。所以我只能一门心思打天梯了。

Zest:我也和Stats一样,主要以天梯练习为主。现在还剩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我得把练习强度加到两倍以上。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问:以前你们在KT的时候曾同住一个屋檐下,你们两个年龄一样大,又都是神族选手,一定有很多共同点吧,你们现在还会互相交流吗?

Stats:我只要到江南站附近就会找Zest练习,偶尔我也去他家玩,一起吃饭。但是我现在有了Patience这个新的男人(?),我和他经常见面,所以和Zest就越见越少了。因为有这次采访,我们才好不容易又见面了。不过平时在游戏里有什么不懂的我也会经常问Zest。而他一般都会耐心解答。

Zest:我是不喜欢主动联系别人的。我是“宅男”,不爱出家门。我就喜欢在家里呆着。偶尔打着打着觉得胸闷了,不爽了,就会去找Stats倒倒苦水。

问:会不会想念以前在KT的时光呢?

Stats: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觉得孤独,会想念以前的队友。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会想念以前保姆大妈做的可口饭菜。还想念以前即使个人赛出局了,也还要打SPL,周末忙碌练习的时光。以前有什么不清楚的,转头就可以问坐在身边的队友,现在没有这种好事了,让人有些遗憾。

Zest:我最能感受到的就是大妈的空缺。大妈的饭做得太好吃了,人也很和蔼。另外,我这个人必须要有动机才能自觉努力,自己一个人练习总是会缺少动力,陷入疲态。是不是因为没有人刺激我的原因?

问:Zest2017年陷入了深深的低迷。而今年GSL打进了决赛一扫低迷。你认为是什么让你走入了低潮期?又是什么让你走出来的?

Zest:2016年后半期开始我就显出疲态。主要是因为我即使是成绩再好也不会涨年薪。即使你再怎么努力,反正结果也是一样,所以自己也开始倦怠了。再加上听到了战队解散的消息,这种疲态就一直伴随着我。2017年,这种状态就反映在成绩上了。今年我重新振作起来,努力练习,虽然打进了WCS年终总决赛,但和我最努力的时候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可能我也只振作了一半的精神(笑)。

Stats:去年我看Zest在网吧赛就被淘汰了着实震惊。他本不应该是那样的人啊,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后来听说Zest练习并不努力,这才恍然大悟。去年年末,我开始看Zest的个人直播,他不仅用神族打到了天梯第一,还达到了我从未达到的分数7000分。让我觉得他真是个厉害的朋友。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问:Stats在2017 GSL S1夺冠以后,就从低潮期走了出来,但是在最重要的年终总决赛你的实力却没有发挥出来。

Stats:我真的很想打破在WCS年终总决赛上低迷的状态。说实话要是能拿年终总决赛的冠军,GSL冠军不拿也无所谓的(笑)。不管怎么说,结尾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今年能收豹尾。现在还剩一周的时间,我会拼命练习的。

问:今年以来,JinAir的Maru可谓独步天下。如今大家的目标都是战胜Maru。那么年终总决赛有希望战胜他吗?

Stats:Maru真的很了不起,如果在天梯上和他打,即使我局面优势也很难找到打下来的timing。他的防守滴水不漏,往往后期就占据优势了。他和那些普通的人族选手不一样。虽然可以预料今年Maru会搞事情,但没想到他搞了这么大的事情。即使在WCS年终总决赛,我也不希望遇到他。

Zest:即使在KT的时候,Maru也是我们队的苦手,而今年的GSL,Maru更是大杀KT出身的选手。有时候觉得这也太过分了,但是从年龄上来说,Maru确实到了全盛期的年龄了。我挺羡慕他的年龄。

问:越打到上面,遇到Maru的几率越大,你们有信心战胜他吗?

Stats:希望他在遇到我之前就被淘汰了(笑)。

Zest:信心这种东西当然是没有的(笑)。今年决赛我被他4:0零封,半决赛也是4:1战胜了我。输成这样怎么会有信心。我不可不想再碰到他。

问:2018年外国选手的表现很是亮眼。在'GSL vs the World'的比赛中,Serral战胜了Stats夺冠。目前韩国选手的竞技力与外国选手的竞技力有多大的差距呢?

Stats:现在两者之间的差距在减小。Serral甚至可以和韩国顶级的虫族选手相提并论。Special去年都还有很多不足,但最近我和他练得很多,感觉他进步真的很大。外国选手们一年一年在进步,今年的年终总决赛也有很多外国选手,相信比赛不会好打,都无法轻易战胜他们。

Zest:这次年终总决赛和我分在一组的Serral,在他'GSL vs the World'夺冠之前,我就觉得他很厉害了。我看了他的比赛,认为他和Rouge、Dark等人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另外包括Showtime在内的很多选手也都很强。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下降了,还是因为这些选手进步了。(笑)大概两者都有吧。这届年终总决赛,没有一个软柿子。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问:我们来聊聊星际2的平衡性吧。最近的TVP大家很爱用前置兵营及导弹车的开局,神族叫苦不迭。对此你们怎么看?

Stats:我认为导弹车必须要削。导弹车太强了,可以利用它创造各种的战术。作为神族来说,需要考虑的太多了。这次年终总决赛之前是不会有补丁出来了,所以我只能尽可能多考虑一些,拿出最好的应对办法来。

Zest:面对人族从前置兵营到导弹车的开局战术,神族如果双开能守住,就有优势,但这并不容易做到。通常情况下单基地开局的神族应该处于防守的状态,这样一来即使我们防住了,也并不占优势。

问:神族打人族时候的压力,要让普通玩家好理解的话,应该如何比喻呢?

Zest:就好比剪刀石头布的时候,我只能出一种,而人族可以出两种。

Stats:就像是剪刀石头布的时候,人族知道我要出什么的感觉。人族因为有死神,就肯定能知道我的开局战术。

问:那么PVZ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Stats:最近虫族选手们防守都很厉害,经济流也很强,所以神族很不好打。甚至让我怀疑神族对虫族是不是真的是优势对抗了,输的话经常都是虫族压倒性的优势。相反,如果神族想战胜虫族,就要防住一波又一波,等到后期兵种组合成型才可以赢。赢的时候多少会感觉有点空虚。因为神族兵种组合完成的话虫族会被轻松推倒。看到这样的场面,人们会怀疑神族的优势是不是太大了。但是在组合完成之前,神族硬撑的过程非常吃力。暴雪还不如调整成神族后期弱,虫族中期弱。

Zest:我认为神族的实力取决于他们造农民的能力。如果神族只是用一些很明显的开局,虫族就可以放心大胆造农民。所以我在想我们必须要选择多种多样的开局战术,但要设计新的战术是很痛苦的事。作为虫族来说,要预测神族的开局是越来越容易了,所以他们打ZVP的时候也会觉得更轻松吧。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问:很明显,每到年末虫族就变得强势了,虽然在大变革初期虫族因为其他种族的各种战术吃了一些苦头,但慢慢他们就适应了,越到后期越强。

Stats:我同意这种说法,每年年初大变革补丁出来的时候,虫族都不在状态,经常会被放战术。但越到后来他们就越知道对手要怎么打,经济也更好了。

问:两位选手都是92年生的,都面临兵役的问题了,所以这次出征年终总决赛一定有不一样的感想吧

Stats:我们都渐渐上了年纪,都接到过兵役的通知书了(到了年龄就会发,可以申请延期),于是终于有了自己已经27岁的实感。在当兵之前,我真的很想在WCS年终总决赛上取得好成绩。

Zest:我已经是第四次参加年终总决赛了。我两次倒在16强,还有一次8强。常常那么早出局让我也很遗憾。自己的年纪也这么大了,剩下的机会也不多了。我比谁的感觉都要强烈,我昨天甚至还收到了兵役通知(笑)。看到通知书我一下就打起精神了。在参军前,我真的要好好努力一把。

问:星际争霸今年已经20周年了,作为星际争霸2的选手,你们对暴雪有什么期望吗?

Stats:在海外星际争霸2的新人选手不断涌现,这个项目也在不断发展。但是在韩国却没有新人,也没有青训系统。我认为暴雪对韩国星际2的投资不够。现在没能取得成绩的选手在一个个放弃,今后等我从部队转业回来,怕是星际2整个市场都没了吧。希望暴雪能多多费心,让星际争霸2的市场在韩国继续生存下去。

Zest:星际争霸是RTS的代表游戏,希望暴雪能继续做下去,做出星际争霸3,4,5。另外,我和Stats的想法一样,从现在星际争霸2的系统来看,只有上游的5~10%选手能有收入。在这之下的选手基本没有收入,所以他们想要继续职业生涯是很难的。选手在减少,粉丝也会减少,这个市场也会越来越小,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改善。

问:采访即将结束,最后请发表一下出征年终总决赛的感言,以及想对粉丝们说的话

Stats:这次WCS年终总决赛对我个人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大赛。所以我会为了夺冠的目标而努力。我如此努力,相信我会有好的竞技力。之前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今年争取不要有遗憾,赌上自己的一切。希望粉丝们多多期待。

Zest:去年没能打进年终总决赛,所以我现在比谁都充满渴望。今年我希望走得更远,再次感受观众们的欢呼声。去年即使我成绩不好,粉丝也给了我很多的支持。今年的成绩虽然也不算好,但我好歹也进了WCS年终总决赛,我会用好的成绩来报答大家。

星际2总决赛Stats、Zest专访:兵役前最后努力一把

分享到:
本文来源:查尔星港 责任编辑:叶星辰_NG2798
16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